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的定格:毛澤東遺體前8個人手牽手

作者:
隨後汪東興來了,把杜修賢召喚到停放毛澤東遺體的大房間里,並叮囑其他人員一概免入,就連張耀祠、張玉鳳等貼身侍從也不得進入。接着,他們八個人走進來,圍繞停放着毛澤東遺體的床走了一圈後,排成一行在遺體前照像。八個人手挽手、十指相扣,在遺體前照像。照完後又照其他合影。總共照了二十幾張,以後,遺體即被轉移至人民大會堂,等着「萬民瞻仰」。而且整個拍照過程都安排在深夜進行,令人感覺籠罩着一層神秘的色彩。

八人幫合影照片,照片中左起張春橋,王洪文,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

毛髮動「文革」,是借所謂「群眾運動」來掃除一切對建造毛家王朝的障礙,這個障礙就是由中共元老們組成的官僚群集團,其中最大的群體就是以劉少奇為首的文職官僚系統。在這方面毛通過文革從中央到地方,在各級政權中都己基本完成了清洗,即所謂的打倒走資派,由「造反派」取而代之。但在軍隊系統卻還遠未完成。在將級軍官以上根本沒有「造反派」的位置。尤其在林彪事件後,原來的老軍頭們好多都官復了原職。而這些人與劉、鄧文職官僚系統的人都有千絲萬縷關係,看見朋友的下場能不兔死狐悲?何況好多人自己都在文革中不同程度遭過整。所以看見毛要咽氣了,當然不想讓江青一夥再當權。而此時的老毛大限將至,已無力在軍中搞大清洗了。

於是在毛澤東病重期間,王震和幾個將軍就私下找到葉劍英提出以武力抓捕江青、王洪文、張春橋等人,但是老謀深算的葉劍英認為時機尚不成熟。他用右手單獨伸直大姆指,然後用左手把右手姆指按下去,以這種「肢體語言」表示要等老毛「倒頭」(死了)才能行動。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李德生到北京弔唁,乘機便跑到玉泉山看望葉劍英。葉劍英把收音機開到最大音量,以防止別人的竊聽,然後低聲的和李德生商量以武力抓捕華國鋒,汪東興,江青等人。葉劍英認為華國鋒、汪東興是毛澤東一手提拔的心腹,也是文革的既得利益者,也是靠迫害老幹部起家的政治暴發戶,江青集團的四個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如果上台會繼續執行毛澤東的路線。自己也會死無葬身之地。因此必須一起打掉。李德生支持葉劍英的行動,並提出在瀋陽軍區秘密抽調800名精幹的軍人荷槍實彈趕來北京和其它部隊一道攻打中南海的中央警衛團(8341部隊)。一場宮廷政變就這麼定了下來。

李德生回瀋陽軍區和副司令員蕭全夫秘密商量(瞞着毛遠新與曾紹山)從39軍64軍16軍23軍和軍區司令部警衛連分別抽調了800名精幹的、有實戰經驗的軍人,每人一支自動手槍200發子彈,於9月底坐汽車秘密趕到北京玉泉山葉劍英的家附近等待葉劍英的命令。瀋陽軍區司令部警衛連長於大海(化名,30年後他成為蘇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發現還有北京軍區和幾個軍區的許多軍人荷槍實彈在一起等待命令。但是軍人們不知道要幹什麼,於大海只是感到氣氛非常緊張。此時在玉泉山會議室中,王震、楊成武等幾個高級將領好像在爭論一個什麼重大的事情,眾人七嘴八舌亂成一團。站在窗外面警戒的於大海突然聽到王震猛擊桌子大喝一聲,「就這麼定了」!於大海事後才知道,在將領中是王震一錘定音:抓捕四人幫!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平時並不大來往的李先念突然聯繫葉劍英,轉達了華國鋒與汪東興的想法。說他們也想以武力抓捕江青等人。使葉劍英又驚又喜。原來毛死後,江青更加驕橫跋扈,根本不把華、汪等人放在眼裡。於是華國鋒意識到,自己這個大位不但坐不穩,很可能不久就會被江取代。而華國鋒所持有的最大「護身符」,即毛所謂的「遺詔」:「你辦事我放心」,後面還有六個字是「有問題找江青」。這更令華感到不安。其次華也深知,軍隊根本不會聽他的。單靠他中央警衛團8341部隊那些人根本打不過老軍頭們已部署進京的兵力,因此決定倒戈與葉劍英合作。而葉劍英和幾個心腹商量後,也認為應該轉變原來的方案,抓住這個意想不到的機會,聯合華國鋒、汪東興共同打掉江青集團。因為華國鋒是中央第一副主席,毛澤東指定的「接班人」。如此一來便佔有道義上的制高點,對黨內、黨外,現實和歷史都能有一個站得住腳的說法。更名正言順了!於是最後決定利用汪東興的警衛團實施這次抓捕行動。葉劍英從外地調來的軍人,部署在二線,既是後援,又是監督。於是葉劍英派出幾個貼身警衛員去中南海現場參與並監督中央警衛團的行動。為了以防萬一,葉劍英命令副總參謀長楊成武和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在中南海周圍埋伏警衛一師荷槍實彈,瀋陽軍區等一千名軍人緊握手槍蹲在中南海地下通道中,以防汪東興萬一變卦,就衝進中南海,消滅中央警衛團,打死華國鋒、汪東興、江青、王洪文、毛遠新等。衛戍區的另外三個警衛師在北京城內待命,同時北京軍區的幾個軍在北京周邊待命隨時準備阻擊萬一有企圖來救援華國鋒、汪東興、江青的部隊。這幾個軍是老華北軍區的部隊,都是楊成武的部下。

由於部署如此周密,華、汪又是真心合作。而江青一夥,除了狂妄傲慢就只剩孤家寡人。所以到時完全是瓮中捉鱉,手到擒來,前後僅用了35分鐘便大功告成。毛家王朝的政治香火與「傳位夢」,也就此永遠破滅!

四年後,華國鋒、汪東興、陳錫聯被迫下台。再加上早已被判了刑的毛遠新,於是坊間有了個戲謔性的稱謂曰「八人幫」。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這樁大公案,卻由一張照片引發。

八人幫合影照片,照片中左起張春橋,王洪文,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八人手拉手,十指相扣,如此向遺體告別,世所罕見。

1976年9月10日,毛澤東死後第二天晚上,汪東興突然令中南海專職攝影小組組長杜修賢帶上足夠的膠捲跟他走一趟,杜緊跟着到中南海毛澤東死前的最後住處。四下無人,他在過道里等了大約40分鐘。既不敢進又不敢退,正在猶豫之間,內門忽然開啟,他看到華國鋒、陳錫聯、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毛遠新陸續從裏面的房間出來,有的一邊走一邊剔着牙,像是才吃過飯,似乎還有一股酒氣。姚文元走過來的時候說:「我幾次打電話找你,今天要你完成一個重要任務」。江青看了看說:「你就帶了一個閃光燈?又是平版光」。隨後汪東興來了,把杜修賢召喚到停放毛澤東遺體的大房間里,並叮囑其他人員一概免入,就連張耀祠、張玉鳳等貼身侍從也不得進入。接着,他們八個人走進來,圍繞停放着毛澤東遺體的床走了一圈後,排成一行在遺體前照像。八個人手挽手、十指相扣,在遺體前照像。照完後又照其他合影。總共照了二十幾張,以後,遺體即被轉移至人民大會堂,等着「萬民瞻仰」。而且整個拍照過程都安排在深夜進行,令人感覺籠罩着一層神秘的色彩。過了兩天,江青、姚文元、汪東興都曾向杜修賢詢問,要這次照片的樣片。杜修賢暗想,三個人同時要看一個活動的照片樣張,這還是第一次,可見此次活動的重要性。於是連忙沖洗了三份樣片,分別送去。每份有七、八張。江青首先選定了六、七張,其中有合影兩張,一張是八個人手挽手的,一張是沒有挽手的。江青表示很滿意,責成杜修賢修版、放大,趕快衝印八份,分別送給八個人。毛澤東逝世後的頭一個月內,國內政治形勢變化十分微妙。表面看來老實敦厚的華國鋒,一直在權衡與比較着各種政治力量,並在其中小心謹慎地拿捏着分寸。這張照片充分證明,華與「四人幫」的幾個人曾經非同一般的親密關係。因此杜修賢將這些照片密藏了一份。

1978年12月汪東興被解除了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和中央警衛局局長的職務。杜修賢為求自保,考慮再三,拖到1980年2月中共中央十一屆五中全會前夕,經由人民日報總編輯胡績偉將該照片和親筆寫的拍攝過程轉呈給中共中央紀委。此後不久,華國鋒即被迫辭職。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