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赫魯曉夫評價朝鮮戰爭:戰爭是金的主意 毛表示贊成

作者:
我並非譴責斯大林鼓勵金日成,相反,如果我處於斯大林的職位,我也會鼓勵金的。(赫氏後來在1956年蘇共20大上譴責斯大林「大清洗」罪行,但在是誰挑起侵略韓國戰爭此事上,並未「栽贓」於斯大林。)「毛澤東的答覆也是贊成的。他同意了金日成的計劃,並進一步認為:既然這場戰爭將是朝鮮人民自己決定的內部事務,美國人不會幹預的。(歷史證明毛的預測完全錯誤。)

42歲的赫魯曉夫和58歲的斯大林,1936年

維基解密2011年8月30日公布的一份美國駐首爾大使館2010年2月22日發往美國華府的電報內容稱,在金正日死後,北京將無法阻止朝鮮崩潰,中國大陸高層對朝鮮的態度有分歧。

據這份代號為10SEOUL272的機密電報稱,韓國外交部次長千英宇2010年2月17日告訴大使,在金正日死後,北京將無法阻止朝鮮崩潰。千英宇說,朝鮮的經濟已經崩潰,其政治將在金正日去世後「兩到三年內」崩潰。

千英宇駁斥韓國媒體關於中國公司已同意向朝鮮經濟注資100億美元的報導,稱沒有根據。他表示,北京並沒有想使用經濟槓桿,迫使朝鮮的政策發生改變。千英宇承認,北京真正想要一個無核化的朝鮮,但北京對目前現狀也很滿足。除非中國大陸把朝鮮推到崩潰的邊緣,朝鮮很可能會繼續拒絕採取有意義的步驟無核化。千英宇在談到中國大陸高層對朝鮮態度的分歧時表示,北京的官員認為朝鮮半島應該統一在韓國的控制下。千英宇說,朝鮮作為緩衝國對北京幾乎沒有價值。千英宇還表示,一個強大的韓日關係將有助於東京接受的統一的朝鮮半島。

金家王朝極端奢侈與資金不足悄悄賣黃金——

據資料顯示,金正恩上台以來,朝鮮進口高檔奢侈品的數額遠遠超出其父親金正日執政時期。僅在過去兩年間,朝鮮就耗資10億多美元從中國進口奢侈品發放給特權階層,這些物品包括高級汽車、電視、計算機、高級洋酒、手錶等。分析認為,金正恩試圖以此方法收買特權階層的人心,維護其脆弱的獨裁統治。除此之外,金正恩家庭的奢侈程度也遠超其父親金正日。據報導,金正恩與其夫人李雪主不但配戴名牌手錶、購名貴手袋,而且耗費巨資購買進口遊艇、建專用滑雪場等供其個人享用。他們通宵達旦設酒宴集體狂歡時使用的洋酒進口量,也比金正日在位時還多。

由於長期受到國際制裁,使本來就資金匱乏的朝鮮經過上述「折騰」,再加上慶祝金日成百年冥誕、試射導彈等,導致朝鮮資金來源更為緊張。韓國《朝鮮日報》曾報導,窮困的朝鮮最近1年向中國大陸出口2噸以上的黃金,換得1億美元。這是在過去無論經濟如何困窘,也沒打開過的「最後錢袋」。

韓國《東亞日報》2012年6月披露的一組數據顯示,中國大陸平均每年至少向朝鮮無償提供10萬噸糧食、50萬噸石油,以及價值2000萬美元的其它物資。金正恩的姑父張成澤2012年8月17日訪華時,不但被溫家寶數落了一通,而且一分錢沒給就把他打發了,此事被外電稱為「極為罕見」。路透社說,金正恩曾尋求9月訪華。這一要求被「婉轉」拒絕。

抗美援朝無正義可言——

一提金家王朝的發跡,就必然回憶到「金一世」當年所發動的侵略韓國戰爭以及中國大陸的「抗美援朝」。在御用歷史學家和無骨文人的筆下,「抗美援朝」至今仍是對抗美帝國主義侵略者的正義之戰和「打敗美國野心狼」的勝利之戰。其實,聯合國解密檔案早已透露:當年首先是狂妄兇惡的金日成突然侵略韓國,企圖用武力一舉統一朝鮮半島,然後才有以聯合國名義成立的多國聯軍(以美軍為首)為保護韓國人民而對朝鮮軍隊的沉重打擊。金日成既已喪失道義,「抗美援朝」自然也無正義可言。

《赫魯曉夫回憶錄》其中就有一章《朝鮮戰爭》;作者是前蘇共中央第一書記,掌控蘇聯多年;當年由於斯大林的介入,作為斯大林的幕僚,赫氏對朝鮮戰爭的來龍去脈自然一清二楚,而對斯大林、金日成、毛澤東等人在侵略韓國戰爭過程中的各種態度、反應及表現,又多有具體描述。

金日成在1949年就密謀進犯韓國——

《赫魯曉夫回憶錄》:「大約在1949年底,即我從烏克蘭被斯大林調入莫斯科時,金日成率領代表團抵達莫斯科以求教於斯大林。朝鮮人想要用刺刀尖刺破韓國。金日成說:我們的第一次攻擊一定會在韓國立刻引起內部暴動,南北人民的力量將會取勝。自然,斯大林不能反對金的決定,他似乎確信作為共產主義者,不要插手原本應由朝鮮人自己解決的內部事務。朝鮮說是要幫助被李承晚統治的韓國人民。斯大林說服金日成,勸他對此事要考慮再三,做些計算,然後制定一個具體計劃。金日成先回國,待進犯計劃準備完畢,又來莫斯科。他告訴斯大林說他一定會勝利的。我記得斯大林對此表示懷疑。他擔心美國人會幹預(斯大林對美國介入的預測,後來被事實證明是正確的。)不過,我們傾向認為:假如戰爭真如金日成所說將很快取勝,那麼就可避免美國的介入。」

「儘管如此,斯大林還是決定徵求毛澤東對金日成計劃的意見。我必須強調:這場戰爭不是斯大林而是金日成的主意。金是挑起者。當然,斯大林沒有勸阻金日成。依我看來,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不會勸阻充滿信心的金日成要把韓國從李承晚和反革命美國影響中解放出來。但若真的如此,又有違於共產主義者對國際事務的觀點。我並非譴責斯大林鼓勵金日成,相反,如果我處於斯大林的職位,我也會鼓勵金的。(赫氏後來在1956年蘇共20大上譴責斯大林「大清洗」罪行,但在是誰挑起侵略韓國戰爭此事上,並未「栽贓」於斯大林。)

「毛澤東的答覆也是贊成的。他同意了金日成的計劃,並進一步認為:既然這場戰爭將是朝鮮人民自己決定的內部事務,美國人不會幹預的。(歷史證明毛的預測完全錯誤。)

「(金日成因垂涎韓國的豐富物產而突然襲擊,此行徑與強盜無異。他發起的『朝鮮戰爭』故應屬『強盜戰爭』。)我記得在斯大林官邸舉行的那場氣氛高昂的晚宴上,金日成告訴我們朝鮮的生活條件,他強調了有關韓國的許多深具吸引力的東西,即肥沃土壤和適合種植稻米的優良氣候,非常賺錢的漁業等等。金日成說南朝鮮統一後,將有利於整個朝鮮。朝鮮將能保證北部工業原材料之供應,而南部盛產的魚類.稻米和其它農產品又能滿足全朝鮮人民的食品需求。我們祝願金日成事事成功,並向全體朝鮮領導人祝酒,期望他們鬥爭勝利的那一天。」

蘇聯為挑起戰爭的朝鮮提供大量武器和軍事設備——

《赫魯曉夫回憶錄》:「我們本來就一直在不時提供武器給朝鮮。很明顯,他們將接受必需數量的坦克、大炮、機槍、步槍、工程設備及防空武器等。我們的空軍戰機已經用於保衛平壤,因此也在朝鮮設立了軍事基地。

決定性時刻到來,戰爭打響了。(朝鮮的)攻擊發起成功,軍隊迅速掃蕩南部。但是很不幸,金日成所預言的戰事一開,韓國人民就會立刻在內部造反推翻李承晚的結果並未出現。起先看來,金日成預測不錯:韓國政權不穩,也無力防衛,抵抗不力。李承晚在韓國確實缺乏支持,但那裡還沒有足夠的內部勢力以產生共產主義起義。很明顯,朝鮮黨的準備.組織工作並不充分。金曾以為朝共組織已遍布韓國,一旦得到信號,就會四處造反,但這根本沒有發生過。」(赫氏所述,充分證明韓國人民根本反對金日成的侵犯。既然金日成發動的是不得人心的侵略戰爭。)

「朝鮮佔領了漢城。我們都很高興,再次祝願金日成成功,因為這是民族解放戰爭,不是一個人反對另一個人的戰爭,而是階級戰爭。然而,就在金日成軍隊打近釜山時,其戰鬥力突然減弱。釜山是南部最後一個港城,它本應在戰事結束前被佔領。如果它已被佔領,那麼朝鮮就可以統一,再也不會分裂了。它將成為一個單獨的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富有原材料和工農業。

但這並未發生。敵人利用了李承晚在釜山組織的頑強抵抗之優勢,他們已準備好部隊登陸仁川。此次登陸襲擊成功了。形勢對朝鮮非常危險。事實上,在韓國的全部朝鮮軍隊已被登陸行動所切斷,他們的大部分武器都被李承晚軍隊繳獲。在此危機時刻,朝鮮面臨著災難性的威脅。」

斯大林在侵略韓國戰爭中所扮演的各種角色——

《赫魯曉夫回憶錄》:「斯大林應對朝鮮所處危險局勢部分負責。事情是:當金日成準備突圍反擊時,斯大林下令召回我們在朝鮮師部及旅部的顧問,以及所有幫助朝鮮建設軍隊的顧問。我問斯大林為何這樣做?,他不耐煩地說:『把我們的顧問再保留在那裡,已太危險,萬一他們被俘,就會成為敵人指控我們參與此戰的人證。此戰本來就是金日成的事務』。所以,我們的所有顧問都被召回。結果,朝鮮軍隊剛一開始就陷入麻煩,在仁川以後開始的陣地戰中,我不斷提心弔膽地收讀關於金日成陷入悲慘局勢的軍事報告。我對金深感抱歉,有一次建議斯大林再向金提供有限的援助。我說:『金日成本人並非軍人,現又面對第一流的美國軍隊。我們的駐朝大使是以前列寧格勒地區委員會的第二書記。儘管他曾經得過副將軍的戰時軍銜,但他並非職業軍人。他甚至沒有經過基本的軍事培訓。我們完全可用另一個指揮過實際戰役的合格軍人來代替。比如說馬林諾夫斯基(後來成為赫魯曉夫的國防部長),他指揮過遠東軍區。我們為何不把馬林諾夫斯基派去朝鮮以幫助金日成作戰呢?』;斯大林以絕對敵意否定了我的建議。我大為驚訝。斯大林沒有祝福過金日成嗎?我們沒有支援武器給金日成嗎?我們不是站在金日成一邊嗎?但我們的幫助僅僅是武器。如果我們沒有拒絕金的請求而派遣一名合格軍官去評估戰事,並指導戰役,無疑金日成便會取勝。我相信:如果金得到我們的一個或頂多兩個坦克師,他將加速向南部推進,並佔領釜山。後來,美國報紙說:如果釜山被(朝鮮)拿下,美國將不會以武裝部隊干預。(赫魯曉夫對此事記憶有誤。據Edward Crankshaw的評註:就在朝鮮發起攻擊以後,美國立刻以空軍干預,隨後又派步兵大軍,即麥克阿瑟將軍整合他在日本的衛戍部隊所組成。在戰爭初期,美軍傷亡慘重,並有一名師部將軍被俘。但仍有足夠軍隊打入最南端的釜山灘頭陣地。沒有美國人,釜山肯定會被攻佔。其間,麥克阿瑟又在準備登陸仁川而對朝鮮軍隊進行粉碎性兩棲打擊。但以後中國人在1950年秋天的干預,又把戰爭形勢再次轉變。)

在拖延很久以後,美國人自己發動了登陸反擊。美軍奪回了漢城,並向北推進,穿過了三八線,即在日本戰敗後根據和平協定建立的定界線。形勢對朝鮮和金日成已變成大災難。朝鮮空軍的裝備大都是MIG-15,即我們最新最好也是最易操縱的噴氣式戰機。在戰爭進程中,美國人重新裝備了空軍,並引進了一種比我們更快更強的新戰機。我們的MIG-15戰機頓顯過時,並開始遭受挫敗。我們失去了空中優勢。美國人可能割斷我們的空中防衛,並泰然轟炸朝鮮,我們無力提供對城市和電廠的空中保護。」

毛澤東請示斯大林:中國軍隊是否應入朝參戰?——

《赫魯曉夫回憶錄》:「當朝鮮的悲慘局勢仍在發展,我們對金日成及朝鮮人民深感抱歉時,周恩來突然出現。在他會見斯大林時,我並不在場。其時斯大林正在南部的Sochi,周直接飛去那裡會談。斯大林回到莫斯科後,對我說周恩來是受毛澤東指示飛來的。當時,朝鮮軍隊的大部分幾乎都被摧毀了。周恩來請示斯大林中國軍隊是否應該開赴朝鮮境內,以便阻擋美國人及韓國人的步伐。起先,斯大林和周恩來似乎都斷定:中國若干預,將不會成功。然而,就在周回國前,不知是誰(或是受毛澤東指令的周恩來,抑或斯大林自己)重拾話題。然後,他們同意中國應該對朝鮮提供積極支持。中國軍隊已經駐紮在邊界一帶。斯大林和周恩來相信中國軍隊將能完全掌握局勢,他們將打敗美國及韓國軍隊,並扭轉朝鮮的悲慘形勢。周恩來飛回北京。他是毛澤東的最有影響、最有才能的顧問,斯大林對周也很尊重。我們都認為周是一個機智、靈活、頭腦更新的人,與他交談會很明智。」

彭德懷對中國軍隊與美軍的交戰過分樂觀——

《赫魯曉夫回憶錄》:「中國並未宣戰,只是把志願軍送入朝鮮。這些軍隊由彭德懷指揮,毛對彭最為尊重,曾經說彭是中國軍事地平線上最明亮的一顆星。戰爭重新開始。中國軍隊成功地阻止了美國人和韓國人的推進。陣地戰到處出現。在檔案館裏,你可發現彭德懷寫給毛澤東的局勢報告文件。彭撰寫了冗長電報,詳細敘述抗擊美國人的戰役。他斷然宣稱:敵人將會被包圍,在決定性的側翼進攻下被殲滅。在這些先是送給毛澤東,後來又轉送斯大林的戰役報告里,『美國軍隊被消滅,戰爭已結束了』這樣的描述已有好幾次。

不幸的是,戰爭根本沒有很快結束。我們得到消息說毛澤東的兒子,一個將軍,在美軍對指揮部的轟炸中喪生。(此人應是毛的長子毛岸英[1922-1950],其職位並非赫魯曉夫所說的將軍,而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俄語翻譯兼機要秘書)這樣,毛澤東自己的兒子死於韓國!因為技術和武器嚴重不如美國的優良,中國遭受了可怕的損失。無論在進攻或防守上,中國的戰術大都依靠純粹的人力。

戰爭開始延長。在雙方不斷捲入時,戰鬥也變得更加血腥。前線似乎在穩定。當朝鮮人開始對韓國人施加壓力時,美國軍隊佔領了平壤,並把朝鮮人打回由日本投降協定製定的邊界線。(赫魯曉夫的述評,在對中國人民志願軍戰績不以為然之同時,又流露出對美國軍隊戰術及其武器裝備的讚賞。)

我對朝鮮戰爭的記憶,不可避免是粗略的。我沒有看到任何討論對朝鮮的軍事技術援助問題的文件。但我基本理解我們的政策。我閱讀寄自我們大使的所有文件。在戰爭開始時,我已經得到特殊公民權利,並被放入政治局郵件名單。在烏克蘭工作時,我沒能收到任何政治局郵件,除了那些直接關係到烏克蘭或我個人的主題。然後,我被調入莫斯科,斯大林說機密文件可以轉交我,這就使我開始看到毛澤東收自彭德懷、再轉送斯大林的戰役報告,也使我能夠熟悉在韓國不斷發展的局勢。」(赫魯曉夫此處說明,是為了證明他對朝鮮戰爭的進程之上述介紹,是有機密檔案為根據的。)

大陸官方關於朝鮮戰爭的種種謊言——

大陸官方史書對建政後首場外戰「抗美援朝」的緣由,說法一向如此例:「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布武裝干涉朝鮮內政……10月8日,毛澤東向中國人民志願軍發佈赴朝參戰的命令。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和朝鮮人民軍並肩作戰,向進犯鴨綠江附近的美國侵略軍發起強大反攻。全國掀起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偉大運動。」(參見《中國近現代史大事記(1840-1980)》知識出版社1984年3月上海版)

但從以上《赫魯曉夫回憶錄》的描述,可見官方說法里的種種謊言:

首先,大陸官方所用貌似中性的「朝鮮戰爭」一詞,其實是粉飾金日成悍然挑起的侵略韓國戰爭。1949年底,金日成首先將侵略意圖通知斯大林,斯大林再去徵求毛澤東的意見。可見毛澤東早已知曉金日成將要發動的戰爭之侵略性質,但卻顛倒黑白稱此戰爭為「朝鮮內政」。其次,因為金日成首先侵犯韓國,為了保護盟友,美國決定反攻朝鮮。此應視為「反侵略戰爭」,卻被大陸官方誣稱「武裝干涉」。再次,因為金日成發動的侵略戰爭立即遭到美國等盟友的強烈反擊,很快將金日成軍隊驅趕回北部邊界,即靠近中國東北處;但大陸官方卻誣稱美國「進犯鴨綠江」。又,既然金日成發動的是侵略戰爭,毛澤東命令的「援朝」就是在援助侵略。既如此,所謂「抗美援朝」在道義上就絕無「偉大」可言。

中國的「抗美援朝」,與美國的「抗金打毛」,既是血腥現代戰爭,雙方傷亡之大,可以想見。但大陸官方為了政治需要,一向報喜隱憂。據大陸官方對外公布的、也由官方出版物統一口徑的「抗美援朝」的損失數據,一般表述是:當年戰場直接統計是死傷11.4萬人。後來累計是18萬人;花費人民幣新幣62億元,欠下蘇聯30億元人民幣的軍火債。但現在歷史學家普遍認為大陸官方官方的統計數字遠遠小於真實數字。僅以著名的美國漢學家費正清透露的史實為例:在介紹朝鮮戰爭雙方傷亡情況時,費正清寫到:「……美國的傷亡達14萬2千人,使朝鮮族戰爭成為到那時為止美國歷史上第4次最大的戰爭。」(韓國的傷亡數字估計為30萬,朝鮮約52萬,中國可能達90萬。)(參見《美國與中國》,費正清著,張理京譯,馬清槐校,商務印書館1987年5月北京第一版第283頁)大陸官方數字18萬,費正清數字90萬,兩者之差,霄壤之別。怎不令人深思!

大陸官方在「抗美援朝」戰爭進程中,只公布某一戰役斃傷俘敵軍及擊落擊傷敵機之龐大數字,卻隱瞞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的真實人員傷亡和武器損失數據。僅以中美雙方第一次師以上大規模作戰的第二次戰役(即著名的1950年11月長津水庫之戰)為例,原第三野戰軍精銳宋時輪第九兵團12個師的15萬人馬,企圖圍殲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2.2萬人。結果美軍不僅殺出重圍,從海上安全撤離,而且還帶走所有傷兵、陣亡將士遺體及9萬平民。據統計,宋兵團此役傷亡高達9.5萬人,其中活活凍死者就有4萬多,凍傷幾萬人,幾乎全軍覆滅。但志願軍軍方統計說宋兵團傷亡4萬多人,犧牲7千多,整整隱瞞了一倍的傷亡數字!此統計又說美軍陸戰隊一師2萬多人,凍傷者7千,其凍傷率高達35%。須知,連此戰志願軍人員自己都承認:美軍禦寒設備遠比我們的好。我們都是穿單衣作戰,每天一般只啃兩個生馬鈴薯充饑。此外,據近年中國非御用史學者描述一致透露:宋時輪在「長津水庫之戰」後曾嘆:這讓我怎麼向陳老總交待呀?(陳老總,即陳毅,原第三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宋時輪先後任三野第十縱隊司令員,第九兵團司令員)就憑宋時輪這句真話,便可見此役志願軍損失之慘重。由此更可推斷志願軍軍方對整個戰爭統計數字之大謬不然。

周恩來在1954年向赫魯曉夫私下承認「抗美援朝」的重大損失——

赫魯曉夫在其回憶錄里說「中國遭受了可怕的損失」,以他的蘇聯高層領導之身份,以他能親睹彭德懷寫給毛澤東的軍情報告之便利,他的說法應該可信,儘管他沒透露這種「可怕損失」的具體數字。在回憶錄的《胡志明和越南戰爭》一章里,則發現赫氏所說「可怕損失」的一個佐證如下:

(在1954年日內瓦會議之前,蘇聯、中國和越南在莫斯科舉行過一次會議)「在克林姆林宮凱瑟琳大廳的那次會議的間隙,周恩來強留我聽他說話,他把我帶到一個角落,說:『胡志明同志已告訴我越南局勢幾乎無望,越南人將無力反抗法國,因此他們決定如需要,就撤退到中國邊界,他們又想要中國派軍隊進入越南,就像我們在朝鮮所做的。換言之,越南人是想讓我們幫助他們趕走法國人。我們只是不能批准胡志明的請求。我們已經在朝鮮犧牲了太多的人員——那場戰爭使我們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我們已沒有條件在此時捲入另一場戰爭。』」當時中蘇兩黨關係尚好,蘇聯一直是國際共產主義盟主,中國代表周恩來對「老大哥」蘇聯代表赫魯曉夫所吐露的心聲,想來是可信之言。

2012-11-29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