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赫魯曉夫

斯大林死後的政變:赫魯曉夫精心佈局 抓捕處死貝利亞(圖)
2021-06-08

氣憤之極的貝利亞要求發言辯駁,而其他幾位大員緊接着赫魯曉夫的發言,不給他一絲機會;一聲聲尖刻犀利的批判,如同一陣陣排炮打向驚慌失措的貝利亞。「排炮」還未停止,赫魯曉夫就說道:「我有一個建議,把貝利亞開除出主席團和黨中央,開除出黨,並送交軍事法庭。同意的舉手!」赫魯曉夫第一個舉手,在場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舉了手。

他是赫魯曉夫的兒子 卻用腳投票(圖)
2021-06-04

蘇聯陣營一些領袖的子女跑到西方陣營去尋找新生活:斯大林的女兒六十年代初就叛逃到美國,卡斯特羅的私生女九十年代中期移民美國(卡斯特羅的兩個姐姐也移民到了美國)。

【老照片】「你爺爺失誤我爺爺就餓死了」 郭羅基腦筋急轉彎躲大禍(圖集)
2021-05-16

郭羅基有兩個孩子,兒子名聽雷,女兒名觀雲。他在《梁效顧問馮友蘭》書中回憶,文革中居然也被追究,有人說:取這兩個名字,都包含反動思想,要他交待。郭急中生智:「『五洲震盪風雷激』,所以兒子叫『聽雷』;『四海翻騰雲水怒』,所以女兒叫『觀雲』。」那兩句是毛的詩,誰敢說「包含反動思想」?全場都啞了。

毛在這一點上最看不慣赫魯曉夫(圖)
2021-05-11

赫魯曉夫儘管也是獨裁者,他的「非斯大林化」很不到位,因而也做過一些不人道的事,但是他的人道情懷和人類意識仍然不是毛澤東所能望塵的。赫魯曉夫並非不知道,如果以傾國之力加強他的個人防護,他自己完全可以在核大戰中倖存,但是他不是毛澤東,他仍然不能對億萬人民的死亡無動於衷。

把中共與蘇共區別對待 美國決策層對共產主義認識過於膚淺(圖)
2021-04-12

制衡和對抗這個被裏根稱為「邪惡帝國」的共產超強,在美國朝野和民間都早已形成共識。所以儘管蘇聯在戈爾巴喬夫領導下逐漸走向去共化,由於歷史的原因,美國對俄國從不信任,也不敢放鬆警惕。當年兩次被毛澤東罷黜的鄧小平,復出後果真成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創造了通常資本主義國家才有的經濟成長。難怪美國人驚呼中國還是是共產主義國家嗎?難怪美國決策層都產生「它們會變成我們」的幻覺。而這正是美國的淺薄所在。

今曉越: 從赫魯曉夫脫鞋到耐克遭邪
2021-04-03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中華傳統文化無論是做人還是治國理政,講的是和為貴、善為先、忍為上。盛唐時期文化更是恢宏大度、包容萬方,使諸國來朝、四夷賓服。共產主義黨文化卻將你死我活的鬥爭哲學演繹到極致,鼓吹「戰天、鬥地、整人」,「人善被人欺」,國...

【老照片】這一教訓布林肯一定要吸取 而這位生猛不亞於楊潔篪(圖集)
2021-03-22

「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誠哉斯言,我們都能記住嗎?布林肯什麼時候能學會呢?如果楊潔篪因為說話大聲、兇猛、牛逼,就是贏了美國之話。赫魯曉夫在聯合國大會上,用皮鞋敲敲桌子,就是稱霸全球了。圖為發生在1960年10月12日的聯合國大會第902次會議期間,有代表在發言中批評蘇聯和東歐之後,赫魯曉夫脫下皮鞋猛敲桌子。

穿越史塵評鄧、赫
2021-03-18

錯失歷史機遇 文革後,大批中共老幹部官復原位——「胡漢三回來了」!出生入死二、三十年,竟成「革命敵人」,被老毛送入監獄、牛棚,這口氣怎麼順?當然對毛深深含恨。一九八二年筆者供職浙江省政協,親聆一位「三五支隊」老幹部抱怨:「剛從牛棚出來...

赫魯曉夫看文革 毛是另一個斯大林(圖)
2021-03-08

毛恨透了赫魯曉夫,所以他對劉少奇會痛下殺手,因為他心中認定劉少奇就是中國的赫魯曉夫,不管劉少奇表示出多麼忠於他,他是一絲一毫也不相信的,他恐怕也知道斯大林活着的時候,赫魯曉夫也是好話說盡的。更何況劉少奇已經在一些地方表露出對他的不滿。有意思的是赫魯曉夫看文革,也把它看成毛式斯大林主義的瘋狂。

赫魯曉夫對中國上山下鄉的影響 (圖)
2021-02-10

上次說到毛的新村夢,其實就是他的中國夢。它雖然不容迴避,但那是上世紀20年代初曇花一現、幾乎沒人注意的一件事情。 風水輪流轉,明年到我家。30年以後,即上世紀50年代,歷史居然給了他把這個夢想付諸實施的機會。 1949年...

令狐不敗:耳光的背後 食堂之外 衛生間也不一樣
2021-01-21

一個食堂,一個衛生間,大家都離不開,多大的領導也離不開。 食堂分級別,衛生間也馬虎不得。 有的講究人,出國訪問都帶着自己的專用馬桶。據說有個漁村女星有這樣的習慣。 所以,這小小的方寸之地,可以體現尊卑高下,也可以體現國情,...

尼克遜和赫魯曉夫廚房辯論比高下(圖)
2020-12-22

赫魯曉夫(左)和尼克遜(右)在莫斯科郊外美國國家展覽會上的言辭交鋒被稱為「廚房辯論」載入冷戰歷史。 七月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國總統普京在德國參加G20峰會時的會面,媒體簡稱「特普會」,各方議論紛紛。舉世關注的不光是美國201...

一位西方學者眼中的薩哈羅夫
2020-12-18

特殊的人生 本書的英文原名為《Meeting the Demands of Reason》,是美國康涅狄格洲立大學的一位名叫Jay Bergman的俄羅斯歷史學教授所著,該書記錄了前蘇聯異見分子,社會活動家,人權鬥士,和物理學大師安德...

黨內政敵突然發難 赫魯曉夫找來朱可夫頓時形勢逆轉(圖)
2020-12-14

一年後的1957年,在中央主席團會議上,對赫魯曉夫的決策持反對意見的馬林科夫、卡岡諾維奇、莫洛托夫等人突然發難,以7比4的票數要求赫魯曉夫下台。赫魯曉夫通過朱可夫元帥緊急從全國各地調來中央委員,召開中央全會,全會以絕對優勢的票數支持赫魯曉夫,反而把馬林科夫等人打成「反黨集團」,罪名就是「反對黨中央路線,反對蘇共20大制定的反對個人崇拜的方針」。由此可見,代表基層幹部群眾的大多數中央委員是支持赫魯曉夫的。

斯大林和共產黨控制高幹們的奇葩手段(圖)
2020-12-03

斯大林用「官職等級名錄製度」和「錢袋制度」大搞體制腐敗 「列寧和斯大林的戰友」米哈伊洛維奇·莫洛托夫,曾擔任過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蘇聯外長等要職。莫洛托夫生前,與蘇聯作家丘耶夫有過140次談話。這些談話,披露了許多蘇...

赫魯曉夫的遺願:對知識分子表示懺悔(圖)
2020-11-23

赫魯曉夫被趕下台後,對自己不尊重藝術家的行為進行了反思,三次邀請涅伊茲維斯特內到他家做客,都遭到拒絕。臨終前,他對家人說:「從我這方面來說,我表現得很粗魯。假設現在能夠見到他,我一定懇求他的寬恕」。赫魯曉夫請涅伊茲維斯特內為自己設計墓碑的決定正是他表達懺悔,求得知識分子寬恕的表現。這是他晚年的自省和進步,是他的理性自覺和自我救贖。但無論如何,這都值得我們嘉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