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廣州發現秦朝造船遺址 考古發現令人不解:秦朝能造60噸大船?

1975年,在廣州市區中山四路一帶,考古專家挖出一座秦代造船遺址,大約建造於秦始皇統一嶺南時期。然而,對於這一座秦朝造船廠,一些學者認為秦朝大約製造載重25噸~30噸的平底木船,但另外一些學者評價卻令人不解。

中國廣州網的“秦代造船遺址”一文:這處造船工場的巨大規模,造船木材的選擇及船台的結果形式等都充分表明2000多年前我國造船技術和造船生產能力已達到很高的水平——當時可以造出寬8米、長30米、載重五六十噸的木船來。

眾所周知,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時,所用的船隻僅僅130餘噸,難道在秦朝時期,中國人就能造出60噸的木船,甚至是戰船?更為重要的是,秦始皇建造這些大船,難道是用於跨海登陸作戰?

客觀的說,中國造船史歷史悠久,至少在7500年前,中國人就懂得造船。在浙江跨湖橋遺址中,考古專家就曾挖出一艘小木船,根據碳14測定,這艘小木船距今至少有7500年,是中國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水上交通根據。

到了商朝,《詩經·商頌》中歌頌殷人先祖的《長發》中記載,“相土烈烈,海外有截”。顯然,這是說明商朝有過跨海作戰的經歷,征服了海外領土。部分學者指出,商朝時期中國人就懂得運用風帆,這是中國船隻對自然風力資源的首次運用。

春秋戰國時期,中國船舶製造和運用就蔚為大觀了,最典型的是吳楚之戰:公元前525年,在吳楚長岸之戰中,吳軍曾以吳王座艦——大型樓船余皇,作為指揮艦。而且,伍子胥奔吳見到闔閭之後,稱“樓船者,當陸軍之樓車”,顯然說明吳楚都有水軍。

顯然,秦朝造船技術發達,與一代又一代的積累息息相關,那麼經過幾千年的積累,秦朝真的就能製造60噸大船了?

其實,上文伍子胥提到的“樓船”,就是古代的大船,載重量超出我們的想像。

春秋戰國時代,東南沿海國家普遍設有“船宮”,專司造船,而且商船和戰船開始分開,說明當時海外貿易發達。而且在秦漢王朝,都設有“樓船將軍”一職。

根據《史記·平準書》記載,“(漢武帝)乃大修昆明池,列觀環之。治樓船,高十餘丈,旗幟加其上,甚壯”。東漢劉熙所撰《釋名》中記載,樓分三層,分別叫“廬”、“飛廬”、“雀室”,其中“雀室”是瞭望指揮平台。漢武帝準備征服南越,於是建造大型樓船,甲板上有三層建築,高10丈(27.6米),大約可載1000人(學者研究判斷,有爭議)。

從秦始皇到漢武帝征討南越,大約有百餘年時間,技術發展不會過於誇張,由此可以判斷秦朝造船情況。顯然,從漢朝樓船載重來看,秦朝製造60噸船隻並非不可能。

另外,《後漢書》記載,公孫述盤踞漢中,曾打造十層赤樓帛蘭船。吳主孫權也曾造大樓船,名曰“長安”,可載戰士三千。可見,中國古代船隻載重量超出想像,能裝3000人的大船,一人按50公斤計算,說明經過400餘年發展,中國已經能夠製造載重150噸的船隻了。

更為重要的是,在廣州秦朝造船遺址旁的南越王墓(趙眜之墓,趙佗之孫,南越國第二任國王)中,考古發現的二種文物,佐證了秦朝或許真能製造60噸的大船。

一,在南越王墓中,出土原支大象牙一捆,共5支、並排堆放。其中最大的象牙長126厘米、整堆象牙寬57厘米。學者研究確認,這些象牙就是產自非洲。

二,除了不可思議的非洲象牙,還出土了一批中亞器物,比如產自波斯的銀盒。除了銀盒,考古專家還發現了異國風情的漆盒、熏爐和深藍色玻璃片等。

可見,早在2000多年前,中國對外海上貿易非常發達,或許未必遠航非洲,換取非洲象牙,但遠航波斯,換取非洲象牙、波斯銀盒等,卻極有可能。如果真能如此遠航,那麼製造60噸大船,也就順理成章了。

其實,從考古發現來看,早在春秋戰國時期(甚至更早),東南亞海上貿易就極為發達,海上絲綢之路就已經慢慢在形成,由此自然提升了造船技術。

那麼,秦始皇為何製造這些大船?據史書記載,秦始皇平定嶺南時期,當時處在番禺(即今廣州)的一支秦軍,專門建造了大量的船隻,供平定甌越(大致包括今浙江的溫州、台州、麗水等地)所需。這就很驚人了,早在2000多年前,秦始皇就已經實行了跨海登陸作戰。

總之,儘管很難100%確認秦朝船隻的最大載重,但從歷史記載和考古發現來看,當時未必不可能製造載重60餘噸的樓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騰訊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