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做人 最失敗的 就是這三樣結局!

做人,有成功也有失敗。我們不是害怕失敗,但我們害怕以下三樣失敗。

一:轉了一圈,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起點

人一生為目標而活。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我們才有奮進的方向,才有前行的動力。但是大多數人,要麼這個目標不明確不清晰,要麼這個目標定的太高太不切合實際。沒有目標的人,一生行走幾乎全憑的是感覺,也就是常說的東邊風大朝東走,西邊風大朝西跑。結果跑來跑去,人到中年才發現,自己疲累了一大圈,怎麼又回到了原點?

而目標定的太高太大,會讓我們在行走中常常有力不達標,窮盡一生的疲累感。會讓我們在前行中被生活所設置的各種障礙各種阻力壓垮。沒有人是萬能的,更沒有人是力量大無邊的。太多時候,我們的平凡註定了我們只能走一條平凡的路,只能成為平凡的一員。但是有太多的人,打一開始便鄙視平凡,非要逼自己成為一個傑出的人,一個能幹出驚天動地事業的人。於是乎,宏大的計劃有了,雄偉的目標有了,但獨獨沒有一樣東西:那就是成就自己的力量,那就是抵達目標的才能和實力。

結果只有一樣,要麼半途而廢,要麼中途坐蠟,將精疲力盡的自己打回起點。

二:把自己活成了自己最恨的人

人有好惡。打我們開始懂事,我們的生命取向便開始在我們的價值系統里裝進是與非的概念,裝進要成為和不能成為的兩種人生走向。

我們嚮往自己成為某一類人,我們同時也痛恨跟這類人相背的另一種人。

行走過程中,我們肯定會選擇志同道合者做為朋友,而視那些背道而馳者為「敵人」。

但是有一種奇怪的人生,我們奮鬥了一輩子,折騰了一輩子,最後才發現,我們根本沒有抵達我們最被設置的那個高度,沒能成為我們最初想成為的那一類人。更可悲的是,我們頹喪中無比痛憾地發現,我們將自己活成了自己最痛恨的那一類人。

為什麼?

被眼前利益引誘,為了小利益不惜跟自己讓步,隨意更改自己最初的那根紅線。

我們總以為,偶爾一次的離徑對人生鑄不成大錯。我們甚至還安慰自己,不要緊,就這一次,下不為例。但我們嚴重忽視了一樣東西,那就是人生的慣性。

人往上走極難,但人往下滑極為容易。

一次看似無所謂的讓步,往往會讓潛伏在我們生命中的那根下滑神經猛地活躍起來。於是有了第一次,便接着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想想看,我們所有的壞習慣,哪一樣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三:沒有一樣優點的人。

人是有主流一面的。

主流一面往往就是我們常說的優點。

生活中我們評價一個人,總是講要看主流,要看他大的方面。只要主流是正確的,是好的,這個人基本就有可交性,哪怕他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點和不足。

我們還常常勸慰他人,不要太計較,不要對人太苛責,太求全責備。但事實卻是,我們越是想發現他人身上的優點,或是發現自己身上的優點,竟然越是找不到這種優點。最後悲哀地發現,我們竟然活成了一個沒有優點的人。

是,想想看,我們有什麼優點呢?

傳統的東西被我們丟了,什麼誠實守信,什麼樂助他人,什麼尊老愛幼,什麼換位思考,替他人着想。在現實的窄小衚衕里,我們為了活得滋潤,為了活得像那麼回事,我們拚命往自己身上貼一些「適合時代」的活法,我們拚命想改變掉自己不合時宜的一面,為了害怕他人嘲笑,為了害怕他人給我們挖坑,我們拚命地把自己變「聰明」變「機靈」,變得「世故」,變得「勢力」。這樣一步步下來,終於一天,我們重新回過頭,想找到身上那些發光點時,才知道,所有的光早在我們行走的路上,被我們親口吹滅了。

現在,對,現在,我們真的渾身無光,於是我們驚呼,被這個社會坑了。

但是認真想一想,我們真是被社會坑的?

有一句話永遠是真理:成就自己的,永遠不是貴人,而是你自己。

毀掉自己的,也永遠不會是環境,同樣是你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大時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