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翻臉無情 盛世才玩爆蘇共中共;終保晚節 新疆回歸祖國懷抱

德卡諾佐夫對盛世才說:「你是聯共黨員,要永遠信仰馬克思主義,不能動搖。」但是盛世才對他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作為三民主義的忠實擁護者,我要在新疆建立民主統治。」盛世才的轉變,可能與當時的國內外形勢以及蔣介石的威望在抗日戰爭中不斷提升有關。

盛世才送給瑞典著名考古學家、探險家斯文·赫定的照片

抗日戰爭爆發前後,一大批中共高級領導人和“左翼”文化人士去過新疆,其中包括周恩來、王明、康生、任弼時、毛澤民、陳雲、李先念、鄧發、周小舟、滕代遠、俞秀松、陳潭秋、方誌純、孟一鳴、林基路以及杜重遠、茅盾、張仲實、王為一、趙丹等等。他們有的是路過,有的是到那裡工作。另外,中央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後,儘管只剩下三萬餘人,但還是組織兩萬多人向西挺進。因此人們自然要問:在那民族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們為什麼要做出如此選擇呢?這一切,都與被稱為“新疆王”的盛世才有關。

一、1928年“七七”事變

介紹盛世才之前,需要先了解一下民國以來新疆的政治概況。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迪化(今烏魯木齊)和伊犁兩地的革命黨人立刻發動起義以示響應。結果,迪化起義因遭到新疆巡撫袁大化的鎮壓而失敗,伊犁的革命黨人則取得了勝利。1912年1月,伊犁都督府成立以後,曾經派兵進攻迪化,但由於南北議和的消息傳來,雙方息兵停戰。不久,袁世凱任命原新疆按察使兼鎮迪道楊增新為新疆都督兼民政長,從此新疆進入一個相對穩定的時代。

1914年6月,楊增新擔任新疆將軍,1916年7月任督軍,1925年1月改任督辦,一直掌握着新疆的軍政大權。作為民國的封疆大吏,楊增新始終以保持新疆的穩定和統一為使命。他深知如果新疆出了問題,後果不堪設想。他曾經說過:“設若新疆一旦政綱失握,外有強鄰之虎視,內有外蒙之狼貪,恐此大好河山將淪陷於異族之手。”與此同時,他對於 大陸的政壇風雲和軍閥混戰,採取了“認廟不認神”和“紛爭莫問中原事”的態度;對 大陸到達新疆的人員,則注意嚴加防範。1928年7月,楊增新發表承認南京國民政府的通電,因此被任命為新疆省主席兼保安總司令。就在這時,新疆交涉署長兼軍務廳長樊耀南突然發動政變,將楊增新殺害。

辛亥革命爆發後,樊耀南先後擔任新疆法政學堂教員和副總統黎元洪的顧問。1917年黎元洪當了總統以後,任命他為新疆阿克蘇道尹,後來又擔任迪化道尹兼軍務廳長、交涉署署長和俄文法政專門學校監督(校長)等職。1928年7月7日,新疆俄文法政專門學校舉行首屆畢業典禮,邀請楊增新等政要參加。典禮結束以後,樊耀南舉行宴會。宴會期間,楊增新被樊耀南埋伏的殺手殺害。

正當樊耀南以為大功告成,前往省長公署宣布執政時,民政廳廳長金樹仁一面派部隊固守要隘,保護省城,一面率省政府衛隊包圍省署,並且在混戰之中活捉樊耀南。這一事件在新疆歷史上被稱為“七七”事變。

“七七”事變後,金樹仁將樊耀南用殘酷的磔刑處死,然後召開各級軍政要員會議宣布事變經過。於是他被推舉為新疆省政府臨時主席兼總司令。隨後,南疆北疆的軍事將領和少數民族的王公貴族也紛紛通電錶示擁護。1928年11月17日,南京國民政府為了承認新疆“七七”事變之後的現實,正式任命金樹仁為新疆省政府主席。

二、1933年的“四一二”政變

金樹仁主政新疆後,在繼承楊增新統治方略的基礎上,又有很多創新。當時新疆孤懸塞處,外敵窺伺已久,而中央政府又鞭長莫及,一旦發生衝突,後果不堪設想。為了鞏固國防,加強軍隊建設,金樹仁於1930年派省府秘書長魯效祖到上海、南京等地延攬軍事人才。當時正在國民政府參謀本部擔任科長的盛世才表示願意到新疆效力,於是他辭去原來職務,取道蘇聯,於這一年年底到達新疆。

盛世才入疆後,由於他來自南京政府參謀本部,金樹仁對他頗有戒心,只給了他一個閑職——督辦公署上校參謀主任。在此期間,盛世才委曲求全,唯命是從,想方設法獲得金樹仁信任。不久,他擔任軍官學校戰術總教官,這為他拉攏學生、培植親信提供了很好的機會。

1931年2月,哈密王府軍官和加尼牙孜、總管堯樂博斯發動武裝暴動,甘肅馬仲英乘機率部入疆,致使新疆陷入大規模民族仇殺之中。金樹仁先後派魯效祖、張培元為總司令,盛世才為參謀長率部進剿,終於在9月將馬仲英以及和加尼牙孜擊敗。1932年,馬仲英派馬世明聯合和加尼牙孜進攻哈密,盛世才出任東路剿匪總指揮,又將敵人擊退。1933年初,馬世明率部進犯,盛世才兩次解圍,再次打敗馬世明。盛世才的屢戰屢勝,使他獲得“常勝將軍”的美譽。

1933年4月12日,新疆省政府參謀處長陳中,聯合迪化縣縣長陶明樾、航空學校校長李笑天等人,在“歸化軍”首領巴品古特的支持下發動軍事政變。“歸化軍”由十月革命以後流亡到新疆的白俄組成。

政變爆發後,金樹仁逃離迪化,並命令盛世才率部火速返回省城平亂。與此同時,政變領導人陳中也派人到盛世才的駐地,要他支持政變,共同主持新疆局勢。第二天盛世才率部到達迪化城外,但是卻按兵不動。這時,陶明樾找到東北義勇軍的首領鄭潤成,請他出兵支援。東北義勇軍參戰以後,迫使據守城內的軍隊很快投降,陳中等人遂控制了局面。4月14日,政變發動者召開會議,一致推舉盛世才為新疆臨時督辦,推舉教育廳廳長劉文龍為新疆省政府臨時主席。這次事件在新疆歷史上被稱為“四一二”政變。

三、盛世才控制新疆局面

盛世才上台後,南京中央政府於6月10日派參謀本部次長黃慕松飛抵迪化,名為“宣慰”,其實是為了調查“四一二”政變的真相。黃慕松下車伊始,便與陳中等人聯繫。他們的密切來往,引起盛世才的猜忌。盛世才害怕陳中等人聯合黃慕松取代他的地位,便決定先發制人。6月26日,他以召開臨時緊急會議為名,在督辦公署花園埋伏殺手,將應邀前來的陳中、陶明樾、李笑天等人逮捕,隨後即以“謀叛罪”將他們押到東花園擊斃。於是,在盛世才的逼迫下,作為“欽差大臣”的黃慕松只好悄然返回 大陸。面對這一局面,南京政府因為鞭長莫及,只好順水推舟,任命盛世才為新疆督辦,劉文龍為新疆省政府主席。這一年年底,盛世才又以涉嫌謀叛的罪名,將劉文龍及其全家軟禁,並指定年邁多病的朱瑞墀擔任省政府主席。朱瑞墀於第二年3月病死,盛世才集軍政大權於一身,開始對新疆實行獨裁統治。

當時,新疆還有馬仲英和張培元兩股勢力,與盛世才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馬仲英擁有兵力一萬餘人,活躍於北疆等地。張培元有8000多人,佔據伊犁一帶。盛世才上台以後,馬仲英和張培元先後率部進攻迪化,對盛世才形成夾擊之勢。盛世才除率部迎戰外,還向斯大林求助。1933年10月,他派自己的外事處長借口去蘇聯治病,赴莫斯科與蘇聯當局接洽。隨後,他從前線返回迪化,與蘇聯特使簽訂了秘密協定,其中包括蘇聯向盛世才提供300萬盧布的軍火(內有30架飛機和機槍、通訊器材)等內容。作為回報,盛世才答應向蘇聯出讓開採黃金、石油和礦山的權利,以及在新疆修築一條通向蘇聯的鐵路。此外,盛世才還答應要在新疆“推行和扶植共產主義觀念”。

在此前後,盛世才與蘇聯駐迪化總領事保持密切聯繫。他經常邀請總領事到家裡做客,飯後還請對方參觀自己的書房,並且說他在學生時代就信仰共產主義,書架上的《資本論》《共產黨宣言》《列寧主義問題》等著作,就是他的秘密藏書和必修之課。除了這種“精神賄賂”外,當客人離開時他還有貴重禮物相贈。因此,蘇聯總領事向莫斯科彙報:盛世才相信共產主義,對馬列主義研究頗有心得。

不久,斯大林派紅軍進入新疆,換上中國軍隊的服裝,先後將張培元、馬仲英擊敗。張培元被迫自殺,馬仲英也退往吐魯番、喀什一帶。在此之前,盛世才還以召集軍事會議為名,把東北義勇軍首領鄭潤成等人逮捕並處以絞刑。至此,盛世才在斯大林幫助下消滅了全部異己勢力,牢牢地控制了新疆的局面。

為了幫助盛世才在新疆建立蘇維埃政權,斯大林除了直接派兵和提供大量軍事援助外,僅僅在1935年8月,就向新疆貸款500萬盧布,1937年1月又貨款250萬盧布。在管理方面,蘇聯向新疆派遣政治、軍事、財政等方面的顧問和專家300餘人,其中有不少人是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培訓過的中共黨員或加入蘇聯共產黨的中國人。

鑒於盛世才的上述表現和斯大林的戰略決策,共產國際於1934年曾指示中共中央要重視新疆問題,並要求把新疆作為通向蘇聯的國際通道。於是,究竟是西進還是北上,便成為中國工農紅軍在長征途中爭論的一個主要問題。關於這一點,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說:長征期間,他與毛澤東在懋功會晤,當時他根據自己掌握的情報,知道蘇聯在新疆有相當力量,如果紅軍向那裡轉移,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毛澤東也認為,“新疆倒是紅軍可以休養整理的地方,只是離中國 大陸太遠”。這一選擇被張國燾稱為“西進計劃”。張國燾還說,由於當時還沒有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口號,因此無論西進還是北上,目的都是要背靠蘇聯。這些內容對於解讀中國近現代史,頗有幫助。

1936年4月,盛世才在蘇聯的幫助下,頒佈以“反帝、親蘇、民平(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設”為內容的“六大政策”。一時間,新疆各地紅旗飄揚,到處懸掛着斯大林和盛世才的巨幅畫像。

四、全面奉行親蘇親共政策

兩個月以後,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國家政治保衛局局長鄧發經過新疆,要到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彙報情況,於是他成為中共與盛世才最早取得聯繫的一位負責人。隨後,中共中央提出“寧夏戰役”計劃,其要點是:1.佔領寧夏,控制河西走廊,打通與蘇聯的陸上交通;2.與東北軍進行合作,建立西北國防政府。該計劃經共產國際批准後,由中國工農紅軍組織兩萬多人的西路軍渡過黃河,經河西走廊向新疆挺進。

同年10月,共產國際派正在莫斯科的陳雲和滕代遠率代表團專程赴新疆接應。在離開莫斯科之前,陳雲向季米特洛夫提出需要大批軍火的要求,季米特洛夫經蘇共中央批准,準備了90輛坦克、90門大炮和其他武器彈藥,一併運往中蘇邊境。12月中旬,當陳雲、滕代遠率代表團抵達靠近新疆的霍爾果斯時,看到蘇聯已經準備好大批坦克、大炮等軍事物資。但是,由於西安事變的爆發,蘇聯當局改變原有計劃,陳雲以及大批軍火滯留在中蘇邊境的蘇聯一側。這時,西路軍在河西走廊遭到馬步芳和馬鴻逵的頑強阻擊,再加上中央指揮失當,西路軍幾乎全軍覆沒。1937年4月,西路軍殘部1000餘人被困在祁連山一帶,當時還滯留在中蘇邊境的陳雲受命去號稱“新疆東大門”的星星峽接應。為此,盛世才派出專人專車,把陳雲、滕代遠等人從邊境對面接到迪化,並專門設宴招待這些遠方的朋友。隨後,他根據陳雲的建議,派數百名官兵和數十輛軍車,載着糧食、軍裝等大批物資,由迪化出發,前往星星峽尋找彈盡糧絕的西路軍殘部。當李先念等西路軍殘餘人員被找到時,他們對盛世才伸出救援之手感動得流下眼淚。

1937年5月,西路軍殘部400餘人到達迪化,以督辦公署“新兵營”的名義進行訓練。這些人由盛世才提供給養,由蘇聯提供槍支、彈藥、坦克、火炮、裝甲車等軍事裝備。兩年後,其中30多人被選送蘇聯,繼續學習軍事技術。同年10月,毛澤東派周小舟赴新疆與盛世才商談建立八路軍辦事處事宜。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成立後,周小舟、滕代遠先後擔任辦事處主任。

五、盛世才提出加入中共的要求

1937年11月下旬,王明和康生從蘇聯回國路過新疆,受到前所未有的歡迎。利用這次會面的機會,盛世才向他們提出兩個要求:一是請延安派更多的幹部到新疆來工作,二是他自己要加入中國共產黨。對於第一個要求,王明立即答應;但是對第二個要求,卻因為事關重大,王明無權決定。據說,當時王明和康生聽了盛世才要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話以後,非常吃驚。大家覺得:“盛世才如能加入中國共產黨,豈不意味着沃野千里、與蘇聯為鄰的新疆,不費一槍一彈便成了共產黨的天下?!”(袁南生:《斯大林、毛澤東與蔣介石》下冊,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652頁)

據《斯大林、毛澤東與蔣介石》一書分析,盛世才的要求引起了毛澤東的極大興趣和重視。證據之一是毛澤東把他的弟弟毛澤民等數十名親信派往新疆,並被盛世才委以重任;證據之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同意了盛世才的入黨要求。因此,1938年3月任弼時到莫斯科彙報工作路過新疆時,曾經對盛世才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同意他入黨,但這件事必須先請示斯大林和共產國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炎黃春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