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央行無法對抗的風險正在逼近

錢緊將是未來很多年的新常態,家庭和企業的流動性焦慮也是新常態。(圖片來源:)

這世界沒有不破的泡沫,只是破裂的時間和方式有所差別。當今所有國家的房地產泡沫,都遠不如當初的日本房地產更有堅實的基礎,因為日本是典型的人多地少的國家。

1977-2019年,即便像加拿大溫哥華這樣居住環境在全球屈指可數的城市,在2000年以前的價格走勢也是相對平穩的,此後的升勢開始凌厲,一直持續到2017年。

2000年之後樓市急升的主要根源是什麼?

雖然因素有很多,但最核心的因素是有些國家沒有完整的私有產權保護制度,當本國加入世貿組織、經濟快速發展之後,有些富人就首先開始擔心自己財產的安全性,導致資本和人員外流,給溫哥華、多倫多、悉尼、墨爾本等城市帶來了強大的人流和資本流,推動了樓市的繁榮和價格的急升。

富人們擔心自己財產的安全性、瘋狂地將資產移出母國會帶來什麼後果哪?當然會帶來母國的資本匱乏,進而導致經濟和失業問題。此時,母國就會用所有手段打擊資本外流,2017年伊始,恰恰是母國打擊資本外流的開始。既然錢與人無法再順利流出,這些熱點城市的房屋就會失去動力。加上這些城市因房價高漲會影響社會穩定,銀行和政府就會使用各種政策工具進行打壓,最終導致了房地產的熄火。

Corelogic周三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份澳大利亞八個州府城市的房價環比下跌0.5%,同比下跌8.4%。自房價於2017年9月見頂之後,目前已下跌9.7%,相比之下,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跌幅僅僅為7.6%。人口眾多的悉尼和墨爾本的房價繼續領跌,兩地的房價分別較2017年的高點低14.5%和10.9%。

很明顯,過去兩年並沒有發生2008年那樣的金融危機,是什麼原因讓價格跌幅超過了金融危機期間?顯然是更根本的因素髮生了變化,當然是需求在喪失。2008年雖然發生了金融危機,但經濟全球化還在進程中,資本和人員依舊可以比較順場地自由流動,對一些富人來說,價格下跌就成為難得的買入機會,而需求旺盛就限制了當時的價格跌幅。現在,需求在喪失,跌幅當然就會更大。

無論這些國家在未來採取什麼樣的貨幣政策(無非是降息或QE),房價都會走向漫漫的價格回歸之旅。源於逆全球化到來之後,各國收縮資本流動是一個很長時間的過程,否則就會導致本國經濟和社會問題。而沒有外來資本和人流的補充,這些地區的房屋需求就難以恢復,房價就沒有新動力。或許也可以說,某國富人的資本瘋狂外逃僅僅是特定時期的特定歷史事件(其它國家並不具備),是沒有完善的私有產權制度帶來的,由此帶來的上述城市的房地產繁榮也不可重複。當這些城市喪失了最主要的需求來源之後,價格只能不斷回歸。

這就像將一個乒乓球拋在桌子上,開頭的時候還可以不斷地跳,但最終要實現靜止。

中國發改委已經要求大中城市開放戶籍入戶限制,隨着多數城市開放入戶,人口凈流出城市的人口流出速度會加快,步入鶴崗化的進程將在下半年加速,這些城市的房子就會失去財富的意義,帶來的結果是整個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持續收縮。未來房地產的焦點主要體現在人口流入的城市。

當房屋價格普遍開啟跌勢或因二手房屋成交周期不斷延長而喪失流動性之後(這當然是有些國家進行行政干預的結果),意味着全球流動性的劇烈損失。

所以,全球下一個大風口就是多數人都會陷入流動性焦慮之中!

中共央行有辦法對抗這種收縮嗎?沒有!如果以房地產消滅流動性的速度來為市場補充流動性,這將導致天文數字的通貨膨脹,其補充流動性的速度就會受到通脹的制約。所以,在這件事上,央行能力有限,可恰恰,發展中國家的通脹正在進入上升周期。也就是說,錢緊將是未來很多年的新常態,家庭和企業的流動性焦慮也是新常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