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VOA揭秘卡特欺瞞國會閃電與中共建交 蔣經國講美國係自殺 美國會震怒通過美台關係法

——《驚濤拍岸40年》—美台關係40年專題片(上)

蔣經國以「不接觸、不談判、唔妥協」的「三不政策」響應,他並向美方表示:與中共談判係「自殺行為」。 蔣經國在美中建交同一時間發佈的電視談話中也強調:「我要再度斬釘斷鐵地忠告國人,我們絕不與共匪和談,否則就係自取滅亡。我們一定要堅忍、沉着。」

解放軍戰機近日越過台海中線,兩岸關係再掀驚濤駭浪之際,保障台灣安全與美國對台軍售的《台灣關係法》即將屆滿40周年。美國之音VOA衛視特別製作美台關係40年紀錄片《驚濤拍岸四十年》,專訪到美國總統卡特、蔣經國秘書宋楚瑜、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前台灣外交部長錢復、程建人,以及前美國國會眾議員伍爾夫等歷史見證者,從1979的幕後秘辛,到2019的三角棋局,為您細講從頭,並還原美台斷交幕後鮮為人知的歷史時刻,帶您回到40年前風雲變色的那一夜。

 

宋楚瑜的“第六感”

 

台北時間1978年12月15日深夜11點40分的一通電話,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蔣經國秘書、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回憶講:“我聽到安克志大使第一通電話,用這樣的態度講,他要單獨地來見我們的總統,我就覺得很奇怪?為咩要早上清晨九點來見總統,我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係咪那件事要發生了?”

前美國大使安克志(Leonard Unger)美國國家檔案局NARA

美國駐中華民國大使安克志,接到從華盛頓拍來的密電,匆匆離開美僑商會的聖誕派對,又打了第二通電話給蔣經國秘書宋楚瑜新店家中的電話,要求把隔天早上晉見蔣經國的時間從九點提前到七點,宋楚瑜直覺大事不妙…

宋楚瑜回憶講:“我講如果係那件事情要發生,你不能夠等到聽日早上七點,你應該今天晚上就立刻來見我們的總統!”

宋楚瑜從新店飛車趕至七海官邸,通過森嚴的警衛,叫醒值班的醫官,然後穿過起居室,來到蔣經國的床邊,這時已經過了凌晨,他鼓起勇氣,打開了床頭燈。

宋楚瑜回憶講:“當時我很大膽地向總統報告,美國大使安克志緊急請見,經國先生睡眼惺忪地問我:咩事?我報告總統:我並不清楚,但顯然有些很特殊的狀況,美國大使必須晚上來見總統,經國先生猶豫了幾秒鐘之後講:你請他來。”

華盛頓“五人小組”

外交部次長錢復也隨後趕至七海官邸。錢復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回憶講:“半夜一點多鐘電話來了,要我趕緊過去,我立刻搭的士飛車趕到七海官邸,那時已經兩點,我進去之後,看到經國先生已經衣服穿好了在等,楚瑜也在嗰度,凌晨2點15分,安克志大使抵達七海官邸。安克志當時宣讀三份文件:1.美中建交公報,2.美國政府聲明,3.卡特總統講話,這些念完了大概係20多分鐘。

宋楚瑜回憶講:安克志大使除了宣讀公報內容,表示美中將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之外,也正式通知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將在一年之後廢止。安克志大使在談話過程中特彆強調,這件事情到目前為止,只有華盛頓少數幾個決策者知道。

當時在華盛頓擔任駐美一等秘書的前中華民國外交部長程建人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當時在華盛頓就只有五個人知道:總統卡特、副總統蒙代爾(孟岱爾),國務卿萬斯(范錫)、國防部長布朗,第五個就係布熱津斯基(布里辛斯基)。連國務院主管官員中華民國科科長費浩偉(Harvey Feldman)都係在12月15號早上到辦公室去,他泡杯咖啡準備要開始坐低來辦公。嗰個時候,他才知道那天晚上卡特要舉行記者招待會,要宣布跟我們斷交、跟中共建交。

錢復的“第十案”

有“外交教父”之稱的外交部長沈昌煥,雖然之前對斷交一事曾經表示“人還沒死,怎能先準備棺材”,但外交部已在暗中研擬了十個方案。

錢復告訴美國之音,他記得當時蔣經國囑咐他寫了十個不同的方案,從最好的“雙重承認”--就係兩邊都有大使館,到一邊係大使館、一邊係總領事館,一路下來到最後,“第十案”就係美國完全接受中共的要求“斷交、廢約、撤軍”。錢復講,沒想到最後派上用場的真就係最糟糕的“第十案”。

北京時間1978年12月16日上午10點,美中同步發表建交公報。卡特總統在白宮宣布美中同意相互承認,並從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外交關係。

錢復的“第十案”和宋楚瑜的“第六感”,雖然讓蔣經國得以處變不驚,但蔣經國的痛苦與憤怒仍在同一時間發表的電視談話中顯露無疑。

卡特與鄧小平簽署美中建交公報(VOA資料照片)

蔣經國的“忍”

就在美中宣布建交的同一時間,蔣經國發表《告全國同胞》電視談話:“親愛的父老、兄弟、姊妹們,今天大家心頭都非常沉重。‘美匪’決定進一步的‘勾搭’,建立所謂外交關係的消息,各位都已經知道了。困難重重之時,竟片面決定斷絕同我外交關係。我們已經聲明,一切後果,應完全由美方負責。”

蔣經國對美中建交發表電視談話(台灣中華電視公司CTS提供)

宋楚瑜:“總統對於美國突然宣布與我斷交的決定,提出最嚴重的抗議。美國單方面這樣宣布,對中華民國不僅係一種傷害,對蔣總統個人來講也係一種侮辱。”

錢復:“經國先生的確很清楚會有這個狀況發生,所以發生之後他沒有驚慌失措,他很鎮定,但話講得很重,我們跟貴國非常友好的邦交國,多年來彼此互助,真正像係中國人講的“兄弟之邦”,現在咁好的朋友,突然之間要斷交,而且只給我們七個小時的警告,而且還告訴我們不許對外宣布。蔣總統講,我不能隱瞞國民,做為國家領導人,如果發生咁嚴重的事我還係按照美方的要求隱瞞,我無臉對我的同胞。”

卡特保密激怒國會

根據美國國務院2013年解密的外交檔案,國務卿萬斯原本建議卡特總統提早通知台灣,但擔心美國國會介入而決定保密。導致蔣經國只有不到七個小時的時間因應變局。但也因此激怒了國會,為《台灣關係法》的誕生埋下伏筆。

美國在台協會駐台辦事處處長酈英傑(Brent Christensen)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卡特政府在1978年12月15日正式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這個決定對當時所有的人來講,包括美國國會,都係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

當時擔任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的伍爾夫(Lester Wolff),係台灣關係法的重要推手,他在紐約寓所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回憶講:“我係在一個小時之前才收到助理國務卿霍爾布魯克(Richard Holbrooke)的電話要我趕去白宮,卡特未事先諮詢國會獨自決定宣布與中共建交,我為此大為光火!之前我們(國會)曾就此議題進行數年的努力召開多場聽證會,包括討論台灣問題,但他(卡特)獨斷行動,無論對支持台灣還係支持中共的議員來講都令人怒不可遏。”

當時擔任美國駐華聯絡辦事處副主任的前美國駐京大使芮效儉(Stapleton Roy)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回憶講:“一個問題係我們何時通知台灣我們打算切斷與他們的關係。按照國務院的文件所寫,我們需要提前三個星期通知他們。但這根本係不現實的,因為他們可以在三個星期內得到國會支持,把它叫停。所以最終,我們係到了最後一刻才告訴他我們要斷絕關係的信息。這引起國會勃然大怒。但這係不可避免的。如果我們提前通知他們,建交進程可能就無法完成。”

台灣反擊的“四種可能”

根據美國國務院解密的外交檔案,卡特政府當時與北京談判建交之所以保密到家,除了擔心美國國會介入之外,也非常擔心台灣可能被迫採取的反制手段,包括:1.“打蘇聯牌”、2.“發展核武”、3.“宣布獨立”、或係乾脆4.“與中共和談統一”。

美國國安會1977年2月16日的一份備忘錄更指出,台灣可能在2到4年之內進行核爆試驗。儘管蔣經國曾明確告知美國不會發展核武,但美方仍要求台灣以書面形式作出保證。

宋楚瑜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拿出當年密存的文件,批露一段鮮為人知的秘辛:“我1975年1月1號開始返工,擔任蔣經國總統秘書,4月1號就碰到馬康衛大使提到要從台灣把核子武器撤走。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係,那時蔣經國先生還擔任行政院院長,他非常明確地告訴美國大使安克志,中華民國不會做原子彈,不會做唔係講不曉得怎麼做,我們有能力可以做,但係我們不會去製造原子彈。而且他很明確地和安克志大使表達我們的立場。我們會做,但係我們做了以後我們不能用,因為蔣經國先生講,我不會拿核子武器去殺害自己的同胞。”

至於美方關切的第四點,也就係“兩岸和談”的可能性,北京在1979年1月1日美中正式建交當天發表《告台灣同胞書》,首次以“和平統一”的講法取代“解放台灣”,並宣布停止炮擊大、小金門等島嶼,希望透過與美國關係的正常化加上對台灣發動和平攻勢,實現“祖國統一”,但蔣經國以“不接觸、不談判、唔妥協”的“三不政策”響應,他並向美方表示:與中共談判係“自殺行為”。

蔣經國在美中建交同一時間發佈的電視談話中也強調:“我要再度斬釘斷鐵地忠告國人,我們絕不與共匪和談,否則就係自取滅亡。我們一定要堅忍、沉着。”

卡特未獲北京保證“不對台動武”

擺放在蔣經國辦公室的“忍”字(宋楚瑜提供)

擺放在蔣經國辦公室的這個“忍”字,反映的不只係他的心境,也係台灣當時的處境。錢復回憶,蔣經國在被告知斷交的那天晚上,反覆逼問美國大使安克志,美國曾經要求中共聲明不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北京難道答應了嗎?

時任美國駐北京聯絡辦事處主任伍德科克曾經媒體表示:“我認為,美中達成關係正常化,已經有適當考慮到台灣人民的福祉,我們完全期待並有信心,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將進行變革,而且不會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

程建人也告訴美國之音:“事實上,美中雙方曾經猶豫,使得建交談判前面耽誤了一點時間的原因,就係美方希望中共保證不對台灣用武力,但中共講我不可能放棄使用武力,最後雙方擱置爭議各講各話,美方僅表示希望“expect”大陸不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所以後來《台灣關係法》中有一條就係,對台灣使用武力威脅係美方的‘嚴重關切’(grave concern)。”

而當時擔任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的伍爾夫議員,在美中正式宣布建交之前,也曾經前往北京訪問,與鄧小平談到台灣問題。並代鄧小平傳話給卡特總統。

百歲議員伍爾夫(Lester Wolff)翻閱制定《台灣關係法》當時珍貴歷史文件(樊冬寧攝)

台灣“瓜熟蒂落?還係生存落去?

伍爾夫議員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回憶講:“我跟鄧小平進行了誠摯的會談,氣氛非常友好,就在會談結束時,他把我拉到一旁,他對我講,我們係‘兩個老兵’,他還要我轉告卡特總統,台灣問題可以先擱在一旁,採用所謂的‘日本模式’,然後由此促成美中雙方關係正常化,我將他的話轉告卡特,沒想到兩三個星期之後,卡特就突然宣布美中關係正常化。鄧小平當時的想法係擱置台灣問題,他當時親口對我講的原話係:台灣問題將會‘瓜熟蒂落’(Taiwan will fall like a ripe apple from the tree)。”

而根據美國政府2013年解密的檔案顯示,白宮國安會事後派人向尼克松簡報美中建交一事,尼克松向卡特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係--美國係否獲得北京保證不對台動武?尼克松認為卡特在美中建交一事上“操之過急”,但他也請國安會的奧克森伯格(Michel Oksenberg)轉告卡特這一句話:“台灣會生存落去(Taiwan Will Survive)!”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