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人必須知道的養老金真相

關於中國的養老金,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在三月七日人大記者會上說得很樂觀。可是為什麼去年七月,我們卻看到黑龍江哈爾濱市一度發不出養老金?而今年二月份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說:目前養老基金帳戶已被透支,養老基金處於隱性負債狀態。預測到2022年,半數省份養老基金將收不抵支,其中個別省份累計結餘耗盡風險加大。

“目前社會保險基金的運行良好,能夠確保養老金的按時足額發放。這個是從全國範圍都能做到這一點。”

關於中國的養老金,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在三月七日人大記者會上說得很樂觀。可是為什麼去年七月,我們卻看到黑龍江哈爾濱市一度發不出養老金?而今年二月份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說:目前養老基金帳戶已被透支,養老基金處於隱性負債狀態。預測到2022年,半數省份養老基金將收不抵支,其中個別省份累計結餘耗盡風險加大。

啪啪打臉之後是細思恐極:眼下正是中國養老金體系最有錢的時候,大家年富力強,我們交的基本養老保險費率高達28%,冠絕全球,而領錢的老人還不多。如果現在都不夠花,那以後我們怎麼能安心“坐在搖椅上慢慢變老”?

人口紅利變負債深度老齡化呼嘯而至

上世紀70年代之後的三十年里,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實現翻倍,產生了巨大的人口紅利,相當於每年為中國的GDP增長貢獻兩個百分點。可是,拜計劃生育所賜,中國勞動力人口2011年觸及9.4億峰值後,以每年三丶四百萬的速度下降,2018年首次跌破9億大關。而每年達到退休年齡的新增人口有近千萬。

1999年底,以60歲以上老人超過總人口10%為標誌,中國正式踏入老齡化社會。預計到2050年前後將達到4.87億,約佔總人口的三分之一。中國的老齡人口數量之大、增長速度之快,非常驚人。

易富賢先生:“中國現在有6到7個20歲到64歲的勞動力對應一個65歲以上的老年人,但目前只有城市的5到6千萬老人享受社保,全國有8億多勞動力交社保。但是...到2050年,只有1.7個勞動力對應一個老年人。今後的老齡化問題會很嚴重。”

而2050年的老年人,正是今天的你我。

中國人到底有多少養老錢?

悲摧的是,深度老齡化呼嘯而至,而中國的養老保障和服務體系的建設並沒有完全做好準備。讓我們來看看中國人到底有多少養老錢。

目前中國養老保險體系包括三大支柱:國家強制設立的社會養老保險制度,僱主補充養老;和個人儲蓄性養老保險。猛一看與海外發達國家一樣,可是細看發現,體量和比重都很不一樣。

根據人社部數據,截至2017年底,中國基本養老保險累積留存資產規模為50202億元,約佔養老保險體系資產總規模的80%;企業年金累計結存12880億元,佔比約20%;個人儲蓄養老保險由於發展緩慢,目前規模還很小。相比之下,美國養老三大支柱佔比分別為10%、58%和32%。三大支柱相加,美國養老金體系的規模佔GDP總量約為140%,而中國人養老金只有7%以上。為什麼總量這麼低?

先看第一支柱。這是一項由地方政府管轄的全國性養老金計劃。根據中國社科院2018年發佈《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養老金的收入增速已經下降到10%以內,但支出增速卻在高位運行,未來30年,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可能減少1.7億。掙錢的人越來越少,但花錢的人越來越多。

目前“第一支柱”養老基金之所以能維持平衡運行,很大部分仰賴財政補貼。《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指出,從1998年到2017年,中國各級財政對養老保險基金的補貼額增長332倍以上,總數額為4.1萬億元,幾乎與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累計結餘相當。預測2019年僅一年,政府財政要補貼1萬億以上。

保險基金不夠了,中央財政固然會兜底,但是,給誰兜底,兜多少,是個永遠說不清、說不準的事。

何清漣:“中央財政是根據各地的情況,還有不發養老金會導致多少問題來評估。還有一條就是這個省的活動能力,在中央“跑部進錢”的活動能力有多強。講起來,也是中國政治文化很特殊的一個方面。”

第一支柱看着懸,我們看看第二支柱。

第二支柱分兩塊,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有強制性的靠財政支撐的職業年金作為養老保險的補充,能夠保證公務員退休後收入不出現大幅下降。

企業人員就沒那麼好命了。企業年金制度2004年開始實行,由企業和員工自願參加。截至2017年底,建立年金計劃的企業數只有8萬多戶,佔比不及百分之一。為什麼西方國家的企業年金辦得好好的,中國的企業年金辦不起來?

以美國企業年金401(k)為例,它規定個人存入401(k)賬戶的錢可以全部稅前抵扣,這對於個稅很高的中產有很大的吸引力。而對於企業而言,企業的平均匹配資金約為個人存入資金的35%,負擔不算太重。最重要的,個人可以決定如何用年金做投資,這樣個人能參與,盈虧很透明。

再看中國,企業年金也由企業和職工個人共同繳納。但個人繳費的免稅部分僅有不超過工資計稅基數的4%,沒啥吸引力。而企業要補貼員工繳費的一到兩倍,企業叫苦連天。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年金交給企業年金委員會管,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錢去哪了,還以為錢沒了。這樣一個對於企業和員工兩邊都不討好的制度設計,當然發展不起來。

至於第三支柱的商業養老保險,目前剛剛起步,體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政府甩鍋養老新政疊出

由此可見,中國的養老金不僅總量不夠,結構還很畸形,嚴重依賴於已深陷赤字的第一支柱,最後這個大窟窿只能國家財政兜底。可是政府在這三十年里,已悄悄轉了話風。

江蘇泰安居民陸堅龍:“以前(政府)說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現在又說,養老不要靠政府。自己父母自己養,不推給政府,不推給黨。”

近年來,養老新政頻頻出台,其實都是在為靠不住的基本養老保險體系“打補丁”:以房養老,延遲退休、遞延養老保險、養老金入市、鼓勵老人創業以及最近剛推出的養老目標基金,全面向境內外資本開放養老服務市場...

有人說,這是國家在“甩鍋”,為以後養老保險“穿底”作準備。可憐老年人風燭殘年,還要被開發,被消費。

廣東維權人士黃文勛:“將公共權力應當擔負的責任轉移到民間,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政府行為,是一種失職行為。”

其實,中國人到底有多少養老金,誰也說不清楚。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挪用醜聞似乎只是冰山一角。缺乏監管的腐敗土壤,讓老百姓不知如何安放他們的養命錢。如果養老金入市,中國股市歷來是個高風險的資本市場,想“跑贏”通貨膨脹,實現養老資金保值增值,又談何容易?

何清漣:以前中國政府為了救市,經常讓養老金入市。這些年來,因為養老金這樣造成的虧空太大,政府可能沒太敢這樣做了。5年前是1萬多億人民幣,這些年來應該在增長這個漏洞,但後來它不公布這個數據了。

2018年7月,社保征管體制改革,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正式實施。換句話說,富裕省份拿錢補貼虧空的省份,實現整體收支平衡。這也許能部分緩解地域差異,卻無法彌合全國性的收支缺口,仍然需要系統性的解決方案。

何清漣:“世界的養老金現在都出了問題,不止是中國,只是中國的問題尤其嚴重!”

在一個高通貨膨脹政策又朝令夕改的國家,國家靠不上,企業不承擔,養老還得靠自己攢錢!只是心疼那麼多年交的養老保險,難道就白交了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