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秦川海:剷除中共是人類走向高級文明最關鍵一步

現在,人類上,獨裁國家已沒有幾個,這是人類的進步,也是一些國家脫離邪惡勢力控制、走向高級文明的開始,更是敲響邪惡勢力的喪鐘。儘管如此,人類尚不能小瞧獨裁者的掙扎與破壞力,特別是中共體系不被剷除,人類社會就無法消除邪惡與殺戮。

目前人類上,邪惡勢力一是共產黨二是極端伊斯蘭主義者。

還可以看到,那些利用《古蘭經》教義綁架伊斯蘭信仰者的一些壞類,不僅曲解着伊斯蘭宗旨,還在繼續壓榨奴役甚至是殘害更多無辜的伊斯蘭信仰者。特別是對女性的踐踏,更令人髮指。

是說,剷除中共這個邪惡勢力遠遠沒有結束,剷除極端伊斯蘭分子的根源與剷除中共一樣任重而道遠。只不外,中共的百般阻撓,給人類製造的災難,尚沒有解除之前,妄想剷除伊斯蘭極端組織是不符合人類總體實際的。

之所以要剷除中共獨裁實力的根本原因不是弱勢群體吃飽了沒事做,或者是說嫉妒中共利益集團的占有權力。作為大多數老百姓而言,他們並不覬覦當權者的國家統治權力,而是希望能夠安居樂業地不被騷擾。然而,他們的生活底線一次次被獨裁勢力的爪牙突破踐踏以後,讓他們不得不覺醒了。

在國內,獨裁政府所花費的維穩費用已經是天文數字,如果其拿出這種開支,用在老百姓的民生上,中共哪裡會有這麼多的“敵人”?在國外,中共高官每一次在國外外事活動,都要花費巨大的資金聘用小紅粉或者當地的地痞流氓進行阻撓那些身懷冤假錯案的人正當的訴求,試想,他們不製造冤假錯案,哪裡會有那麼多跑到國外去伸冤打他們臉的同胞?

事實上,獨裁者並不清楚,他們所依賴的鬼魅魍魎也是葬送他們一切的看家狗們。這群看家的狗類,一方面表面上在主子面前搖尾乞憐,骨子裡,在背後,依然做着令主子十分不利的事。也就是這種“狗腿子”,也是埋葬黨家王朝的一大部分不容小覷的有生力量。只不過,獨裁政府因為孤家寡人地明明知道又不能更換而已。

人類人更應該清楚,只要中共不失去控制中國權力,人類災難也不會結束。特別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獨裁政府,雄心勃勃地大搞“一帶一路”,企圖把中共天下獨尊的意思形態輸送到更多更遠的地方,這樣的惡相已阻撓人類高級文明前進的步伐。最起碼,因為他們的百般阻撓,短期內不可能實現全人類高級文明,使更多的人像豬玀一樣思維而不能改變被壓迫、被奴役、被無辜殘害的悲慘命運。

如今,中共是全人類的首惡勢力,達從習近平給自己定上終身獨裁以後,不僅給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災難,也給國際社會製造了極大地恐懼。因為中共的所作所為,已經告訴了人類,他們的野心和在中國的殺戮與無道,不僅是在殘害中國人民,也會導致全人類更加多災多難。特別是為了顯示自己的邪惡,暗地支持比它更邪惡的勢力站在國際的爭端風口上,已促使眾多文明國家的高度警覺。

而伊斯蘭保守派與中間一些惡人的猖獗,幾乎屏蔽了一些中共的邪惡行徑,影響着人類社會的高度發展與實現高度文明。伊斯蘭國家的意思形態,在保守宗教的束縛下,並不比中共友善,它們的存在,自然不利於人類社會朝着高級文明發展。最後一旦中共被消滅以後,伊斯蘭極端分子也將是全人類的首要敵人。這樣的結果儘管我們不想看到,但事實就是如此。

特別是,那些不要民主要伊斯蘭的極端分子,他們不僅玷污自己的女性同胞,奴役自己的人民,還具有着十分殘暴的邪惡行為。好在,伊斯蘭有個不良風俗——近親結婚,最終會使他們人氣大減,低迷,使其智商也自然會大大地低下。也就是說,儘管他們目前有高出生率,也改變不了伊斯蘭總體規模最後的衰落。

特別是,國際社會在容留伊斯蘭信仰的難民時,關閉不改變信仰者的大門,使伊斯蘭信仰者選擇要麼不再信仰伊斯蘭,要麼就不能進入發達國家居住。這種選擇也是無奈之舉,是改變陳舊習俗的伊斯蘭擴大領域和促使其進行必要的革新不得不選擇的國家手段。而且,發達國家,由於人們不願意多生地國民人數銳減,卻讓絲毫不改變其信仰的伊斯蘭人彌補着發達國家人口銳減數字,逐漸使發達國家被伊斯蘭人控制,其後果對於整個人類而言十分嚴重。

英國有位叫帕克預言家預言朝鮮金三這個小獨裁者今年會因為朝鮮內亂而逃到中國,若是能兌現,那麼朝鮮的民主化進程離拆除三八線隔離帶不遠,自然也能導致中共東面被民主國家完全輻射,是說,朝鮮獨裁政權的消失,能直接加速中共獨裁勢力的萎縮。

不過,再臭的獨裁者,也有跟風者,比如中共最近召開的分贓會(2會)時有個57歲的凌友詩自稱是“來自台灣的平凡女孩”,並以高八度的音調朗誦講稿:“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熱切期待兩岸統一的到來”等等。她不顧民族未來,僅僅的是為了自己的私利而昧心做着不利於社會進步民族脫離苦海的惡事,這種助紂為虐的邪惡行徑很令世人髮指。

有網友解釋說,裝嫩的凌友詩這位老小孩,她就是一個樂意匍匐中共腳下的卑鄙女人,儘管57歲了,還和10幾歲小女孩一般無二地嗲聲嗲氣地招搖撞騙,向獨裁者獻媚,到頭來,不僅導致了台灣人民噁心,也導致了大陸民眾十分地厭惡。讓世人看到,在對付中共方面,大陸人民與台灣人民基本上保持一致了。只要中華民國政府着手大陸事務,放開視角,不再拘束在台灣領域思考,放眼全中國。那麼,中共這個邪惡勢力在內部推力下,結合著國際社會這個外力的擠壓,能促其更快地走向滅亡。

作為國內海外民主勢力,雖然十分弱小,況且,真正能為民主中國鋪路的少之甚少,招搖撞騙的人太多,讓世人分不清楚哪些是為民主效力,哪些是打着民主的旗號騙錢。原本不多的民主經費來源十分有限,救濟不了幾個人,只能是魚龍混雜地等待中國內部的變化。而且,在中國,急於改變現狀的受害者,哪怕是生不如死,也只能逆來順受,承受着非人性的煎熬。

好在,文明國家以美國為首的對中共的外部壓力逐漸加強,使中共被國際社會擠兌的空間越來越小,儘管中共利用“一代一路”來抗爭,欲突破文明封鎖,但是,他們的邪惡本性世人十分清楚,大凡有戰略眼光的人們,都會遠離中共。不然的話,不僅中華民族被這個邪惡勢力的欺壓更會持續,而且一旦中共得手,他們的危害將擴散到任何能擴散的角落。

如今,有同仁希望政權對政權的鬥爭利於中國人民,而忽視了內部的推力,認為國內民主人士雖然越來越多,卻做不了什麼?在這方面,我們很不認同。因為,國內的事件屢發,已經告訴了世人,只要國內民主人士能準確地再加大發力的力度,定能使獨裁勢力更加加快搖曳倒下的速度,同時也就加快了中國的民主進程。

還要清楚,美國為首的民主發達國家的硬性擠壓,不是選擇無償幫助中華民族的善舉,而是為了己國利益。所以,完全依賴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為華族奉獻是不明智的。更讓國人明白,中共即使不願意看到那種僅僅為了本國利益而施壓的國際勢力,一樣令他們倒下。

既然已知,中共的存在,不僅不利於中國的和平發展,也不利於國際和平;已知,中共為了維護自己的流氓政權,還在暗地支持更邪惡的勢力在國際社會猖獗表演——國際社會動蕩的根本所在,就應該花費一定的代價,幫助中共獨裁者早日歸西。

因為世人都很明白,中共不亡,國際局勢就不會穩定,恐怖事件就不會被消滅。這也是國際社會剷除中共不得不為之的重要因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