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張傑:顛倒黑白 最高法院卷宗丟失背後黑幕

最高法院千億礦產案卷宗“丟失”事件曝光,崔永元劍鋒直指前陝西省省委書記趙正永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隨後,趙正永應聲落馬,周強命懸一線。輿論瘋傳上海市市長應勇已進京待命接任周強。但現實是無情的,中共高層的想法與民意出現了巨大的反差。今天聯合調查組的報告出來了,劇情徹底反轉,宛如好萊塢大片,舉報者王林清成了賊喊捉賊的罪魁禍首,他一手自編自導這一幕司法鬧劇。事實真相是什麼?我們尚不得而知,但王林清電視認罪了。有網友評價道:“王林清為了犯罪也算是拼了,先是偷自己辦的案子的案卷,發現兩年都沒人管,情急之下又自己錄個像,給自己留下犯罪證據,最後急眼了,直接舉報自己了,我就納悶,這是一種什麼精神讓他如此奮不顧身?”現在,我們一起分析三個問題,調查組的調查結論存在什麼問題?崔永元命運會如何?調查結論背後的黑幕是什麼?

第一,聯合調查組的結論可信嗎?

2月22日,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組成該事件調查組。根據調查報告看,聯合調查組還是挺認真的,在1個多月時間裏,對包括王林清、趙發琦等在內的相關人員逐一談話,調取相關案卷,開展外圍調查核實,共進行談話210餘人次,調閱相關案卷上百本,查詢了大量相關信息。既然如此興師動眾,調查報告應該令人信服,但我有四個方面的疑問:

一是,王林清監守自盜的證據何在?

調查組認定,網上反映的“凱奇萊案”二審卷宗丟失,實為王林清利用工作之便竊取相關材料。2014年,王林清因與他人舉辦培訓班並私分辦班利潤被單位紀律處分;2016年11月參評“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時,未被推薦,由此對最高法院有積怨。2016年11月25日傍晚,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長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凱奇萊案”二審法律文書,遭王林清拒絕,庭長告知王林清如不願意加班就讓別人承辦。王林清對案件收尾期將其調整出合議庭,十分不滿,加上前期積怨,遂產生藏匿案卷材料、給單位製造麻煩的想法。據調查,王林清於當晚23時許來到辦公室,將該案臨時裝訂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帶回家中。調查組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是什麼呢?

證據就是王林清向調查組的自述。但王林清在事發後就已經被秘密關押,如何能證明沒有遭遇刑訊逼供?王林清的表情僵滯,明顯在讀稿。王林清的認罪是真誠的嗎?為什麼不舉行公開的聽證會?鑒於709律師也大都電視認罪,事後表明他們都是在酷刑和威逼利誘下被迫作出的悔罪行為,我們有什麼理由相信王林清自抽耳光的言論呢?

二是,監控錄像黑屏問題並不存在嗎?

既然調查組已經認定卷宗系王林清監守自盜,再談是否監控黑屏已經沒有意義。調查報告有論述,我們也不妨討論一下。調查組認為,因事件發生距今已有2年多時間,最高法院監控錄像按規定保存3個月後自行覆蓋,相關監控錄像現已無法調取,但根據最高法院監控錄像中控室操作規程,調取錄像、設備故障均有書面記錄。聯合調查組調取了2016年12月15日監控錄像的登記表及相關登記資料,顯示在“卷宗丟失”事件前後,監控系統運行正常,沒有“黑屏”和報修的記錄。但為什麼調查組僅相信書面記錄,而不使用科技手段去查明?如果相信書面記錄,調查的意義在哪裡?

三是,干預司法是國家秘密嗎?

調查報告稱,經國家保密部門鑒定,王林清拍攝、後在網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國家秘密。鑒於王林清的行為已涉嫌犯罪,公安機關已依法對其立案偵查。那麼,到底是什麼資料涉及國家機密?是最高法院對該案第一次二審期間,陝西省政府曾於2008年5月4日發出的試圖干預最高法院審判活動的函件嗎?還是周強院長的批示?干預司法審判的資料屬於國家秘密嗎?

四是,調查組有權審查最高法院的判決嗎?

調查組認定,最高法院終審判決將凱奇萊案的合同性質認定為合作勘查合同並認定合同有效是正確的,認定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違約並判令其承擔違約責任並無不當,判決駁回凱奇萊公司要求轉讓探礦權等其他訴訟請求是正確的。調查組還認定,山西省高院一審判決、最高法院二審對“山西王見剛與王永安糾紛案”的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對雙方合同性質和效力的認定正確,但是在經營利潤的認定與計算上存在瑕疵。該案二審判決後,王永安向最高法院申請提起再審,最高法院啟動再審的程序完備,並無不當。

調查組審查全國最高審判機關的判決法律依據何在?又適用了什麼正當法律程序呢?如果政法委牽頭的審查具有公正性,那麼為什麼中國大多數冤假錯案都與中紀委干預有關呢?

綜上,如此震驚全國的最高法院卷宗丟失案的調查結論竟是,助理審判員王林清監守自盜和監察局原副局級監察專員閆長林過問過案件違法,以及最高法院存在內部管理不規範的問題,的確令人匪夷所思。為什麼卷宗丟失事件所反映出的破壞司法公正的副卷問題和先判後審問題卻隻字未提?鑒於王林清被關押,調查組關於卷宗賊喊做賊的證據均來自於王林清的電視認罪,純屬孤證,我們有理由認為該調查報告的結論是中共高層授意下的顛倒黑白和指鹿為馬。

第二,崔永元命運會如何?

調查報告稱,“凱奇萊案”二審判決之後,王林清多次與當事人趙發琦見面。2018年8月前後,趙發琦將王林清介紹給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幫助王林清錄製了反映所謂“凱奇萊案”案卷丟失、監控視頻“黑屏”等問題的視頻,上述部分視頻經崔永元剪輯後分段在網上發佈。調查還發現,崔永元在網上發佈的最高法院相關副卷材料也來源於王林清。2018年8月,王林清從書記員李某某處騙取了案卷副卷,並用手機偷拍了部分材料,通過微信發給趙發琦;2018年12月28日,崔永元將相關內容在互聯網上發佈。崔永元會遭遇王林清相同的命運嗎?他會成為泄露國家機密的共犯嗎?

我的看法是處決於小崔對調查報告的反應。如反應平靜,金盆洗手,甘做黨的喉舌,自然平安無事;如反應過激,要與黨國決裂,則隨時可以進去陪王林清同甘共苦。小崔爆料到今天,我們似乎可以做一個小結。小崔對馮小剛、范冰冰的爆料復仇,使得稅務局在藝人圈剪了一圈韭菜,黨國收得百億元紅包。小崔對最高法院的爆料,使得趙正永應聲落馬。但周強的倒還是不倒是趙家人的事。小崔在人民眼裡是個英雄,在趙家人眼裡也就是個夜壺。真可謂:馮小剛已無鋼,范冰冰涼冰冰;崔永元說不圓;王林清拎不清;趙家人終姓趙!

第三,聯合調查報告背後的黑幕

既然,王林清的故事已經演的如此跌宕起伏,我們不妨進行一個復盤,重溫一下精彩瞬間。習近平因陝西秦嶺別墅之事,六次批複了無結果,不由龍顏大怒,要抓趙正永是問。此時,王岐山得知趙發琦對凱奇萊案忿忿不平,告知習不妨一箭雙鵰。讓小崔來爆料,以此抓了趙正永和周強。此招正合習意,一來趙正永鐵定要抓,周強屬團派也早該拿下,二來引導民意,你爆料,不如我引導你爆料,讓西方指責中國沒有言論自由的人閉嘴。於是,小崔被喂料,抖擻精神大戰最高法院。王林清的爆料視頻暢行無阻,網信辦放假,黃鶴樓上看翻船。小崔英勇,趙正永落馬,周強傷得有點重。

於是,周強找到胡錦濤抱腿痛哭,請他保住團派血脈。胡錦濤只好見習近平求放周強一馬。習突然想起2017年周強為效忠自己,不惜對司法獨立亮劍一事。心想如放過周強,周必感恩戴德,法院就成他忠誠的刀把子。再者,周強的小辮子已在手中,如有反心,隨時可抓。於是答應放了周強。但調查組如何收場?習有話,不動周強,嚴懲反賊王林清,就這樣定案。辦不好,提頭來見。

調查組組長徹夜難眠,日漸憔悴,後悔當了這個組長。一日夢裡,他突然記起了一個斯大林的笑話。說是一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宮接見工人階級積極分子代表,事後發現自己的煙斗不見了,要貝利亞追查。後來發現在報紙下面,打電話告訴貝利亞不要找了,貝利亞說已經有13個人承認拿了煙斗。組長不由大喜,從夢中醒來。王林清於是就監守自盜了。

好了,最高法院卷宗丟失事件分析至此應該結束了,王林清已經沒有機會走出監獄看見新的日出了,可憐小崔此時才發現法力無邊的自己原來一直赤身裸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