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我帶了個「假對象」回家過年 發現這屆父母太難對付

豬年春節假期,‌‌“95後成被催婚對象‌‌”的話題上了微博熱搜。

‌‌“催婚‌‌”是過年走親訪友躲不開的永恆主題、也是年夜飯茶餘飯後閑談的必備良品。父母長輩年年有新招,變着花樣,使出渾身解數對沒有結婚的孩子們進行大規模情感勸說、靈魂拷問,‌‌“你,怎麼還不結婚?‌‌”

根據之前的一份《中國逼婚現狀調查報告》的數據顯示,超過七成受訪者曾被父母催婚;25至35歲的單身族壓力最大,被催婚率高達86%,女性被催婚率比男性高6%。甚至有3%的青年,還未到法定結婚年齡,就被父母逼婚了。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近年來,不少年輕人會為了應對父母催婚找人假扮對象,租賃男友女友的行業也由此應運而生。尤其在豬年春節,這一現象層出不窮,成為了‌‌“催婚‌‌”話題衍生出的最大熱點。

我們因此訪問了四位採用這種方式面對父母的年輕人,面對用生命在催婚的父母,他們這樣做完全是出於無奈,只是,現實中,這種被逼無奈的選擇就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1

‌‌我自以為活得堅強獨立,

但父母卻覺得我糟蹋了自己‌‌

在子女婚戀問題上,我父母真的算是那種典型的中國家長。

我大學時候談過兩個男朋友,父母挑剔得很,從學歷到家庭、從長相到工作,都會被他們批判一通。他們也不想想,哪裡有十全十美的人,他們自己的女兒又有多好呢?後來,我大學畢業了,工作了一段時間又出國讀研讀博,一心撲在學術科研上,感情生活沒有什麼進展。他們又開始急了,完全不挑剔了,是個雄性動物就讓我考慮一下。離婚有孩子的、大我20歲的,都是他們考慮的範疇。

現在,他們簡直就是用生命在逼婚。有時候我都不知道他們是為了我的幸福,還是為了他們自己。爸媽最經常掛在嘴上的話就是,‌‌“你找個人嫁了,我們看着就高興。我們高興了,你不就幸福了嗎?‌‌”這都是什麼邏輯?難道不是我找到喜歡的人才是幸福嗎?

為了讓我結婚,我爸媽不遺餘力地到處託人給我介紹對象。他們生活在陝西,所在的城市有個相親廣場,大爺大媽們張燈結綵似的把各家小伙姑娘掛在樹枝上,貼在雨傘上,就像賣豬肉似的問問幾斤幾兩、貨品來源。我媽在那種環境里看多了,真心覺得她的姑娘是沒人要的尾貨,差不多可以促銷講價,幾乎是個男的都可以介紹來。

難得周末可以和他們打個越洋電話,說的話題除了‌‌“結婚‌‌”就沒有別的了。他們認為養了一個女孩,只知道做科研,居然不想着結婚生子繁衍後代,就是糟蹋了自己。其實,我也能理解爸媽的心情,看着那些叔叔阿姨都抱上了孫子孫女,而我家只有兩個老人天天挽着手在小區里散步,心裏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但有時候我也挺傷心的,我努力了這麼多年,自以為活成了獨立自強的新時代女性,沒想到回到家裡,就被父母批判成不思進取、幼稚無知的大齡女青年。

每年過年,他們還會發動我們全家親戚,輪流來跟我談心,讓我不要眼高手低,結婚這種事差不多就得了。以前20多歲,一聽到他們說這種話題,我會跟他們吵架。過了30歲,也不願意爭辯了,長輩的想法你沒辦法改變,只能假意順從。

眼瞅就要邁入35歲大關,父母不知道怎麼突發奇想,妄想通過熟人找到我在美國的同學,想聯繫我的導師說不讓我讀書了,要先回家相親結婚去。幸好有人給我通風報信,讓這通電話扼殺在搖籃里,不然真是丟人丟到大洋彼岸去了。

去年年末,父母下了最後通牒,如果再不領個男朋友回來,以後就都不用回國過年了,他們覺得丟人,春節不好意思出門。那段時間,我媽幾天不吃飯,哼哼唧唧地躺在床上,意思我不回國相親結婚,她的生活也沒什麼盼頭了。我心裏也知道她就是想裝個病,讓我心軟一下。

為了不讓年邁的父母大過年還要為我感到‌‌“悲哀‌‌”,四處尋覓後,我決定在美國找個朋友的朋友來替我矇混過關。對方是個美國人,對中國文化也非常感興趣,知道我是為了躲避‌‌“逼婚‌‌”找的他,比我還興奮。問了許多關於‌‌“中國式逼婚‌‌”的細節和故事,早早的就已經打包好行李,蓄勢待發編好了一套說辭準備回家陪我演戲。

爸媽也沒有多懷疑,反正是個男的、喘氣的,他們就很滿意了,更何況還是個長得不錯的美國小伙呢。我領着他在我們小區兜兜轉轉,大家都跟看西洋物種似得很是新奇,街坊鄰居都在說,看,老朱家的女兒找了個老外。

本來我也不想這麼引人注目的,但一想到我爸媽這逼婚力度,還是找個語言不通的比較放心。果然,今年過年,他們只能咿咿呀呀地跟‌‌“男友‌‌”比劃比劃,多的問題一個也追問不下去。我和我的老外男友因為不擔心穿幫,每餐飯都吃得格外香甜,‌‌“男友‌‌”也表現得對我們家人非常熱情,父母長輩看了都覺得這倆孩子是真甜蜜啊。

當然,就算這樣我也不能得意忘形,還是擔心我的神奇爸媽不知道哪天就掏出個翻譯器來盤問這個洋女婿。春節假期我也不敢多待,趁着沒有露出破綻之前,趕緊逃回學校。

誰知道臨走前一晚收拾行李的時候,我心想豬年這一關總算是可以過去了,不料,我媽偷偷把我拉到一邊,語重心長地說,‌‌“你倆能不能努把力,爭取今年生個豬寶寶出來。酒席也不用辦,生出來我幫你帶。‌‌”

我差點沒當場哭出來,是欲哭無淚的哭。看來,今年又會是一場惡戰了。

2

‌‌帶了假女友回家,

爸媽逼婚逼得更瘋狂了‌‌

我今年剛20歲,就已經成了傳說中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就被催婚的3%。我是四川人,但現在和爸媽生活在廣東惠州,這裡的同齡人都開始談婚論嫁了,單身的我就成為了父母的心病。

找人假扮女友,就是為了堵住他們的嘴。假女友是我的初中同學,當時爸媽催得緊,我就拜託她幫我演個戲搪塞一下,之後肯定不會騷擾她。雖然有猶豫,她還是答應了。我跟我媽說,第二天帶個女孩子回來吃飯,她甭提有多高興了。

這頓飯大概是我這輩子吃得精神最集中、也最累的一餐飯。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心在嗓子眼上掛着‌‌”。我生怕女同學說錯什麼,做錯什麼,被我媽識破。整頓飯我都非常沉默,一直埋頭苦吃,但實際上眼睛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她們,在她們之間來回掃射。擔心萬一出了錯,我要怎麼應對。我媽也是,女生第一次上門,就開始問現在進展到哪一步了,家裡是什麼態度?什麼時候結婚?我同學還算機靈,應對自如,也都糊弄過去了。

把姑娘送走,我媽直呼非常滿意,感覺那就是未來的兒媳婦。那天吃飯我爸不在,晚上回來聽了我媽的誇讚,我爸說,那可以結婚了。我當時的心情就是一臉問號,怎麼就可以結婚了?

我自以為聰明地找個假女友就可以躲過逼婚,堵住爸媽的嘴,萬萬沒想到啊,這只是一切噩夢的開始。計謀適得其反,爸媽的逼婚大戰從那天開始是愈演愈烈。

以前我爸不太過問我的事兒,自從‌‌“女朋友‌‌”回家以後,他和我媽是配合作戰,兩人左右夾攻,讓我逃無可逃。他們的‌‌“逼婚炮火‌‌”每天都對着我,突突突,根本停不下來。今天做什麼了呀?和小姑娘聊了什麼呀?有沒有關心人家啊?放假時候問,有沒有約人家吃飯?請人家看電影?怎麼這麼久不來家裡吃飯了?家裡有親戚送東西來,他們就要塞在我懷裡,要我送給‌‌“女朋友‌‌”。

很多人因為不在爸媽身邊生活,過年回家才會被催婚,比如我哥哥姐姐,他們都沒有結婚,由於不在父母身邊,他們只會被電話逼婚。但我的日子是拉過來就是槍靶子,天天都被催。

最近,局勢已經演化到每天晚餐的例行問題就是‌‌“你和女朋友怎麼樣了?‌‌”‌‌“什麼時候結婚?‌‌”這種盤問還是有步驟,有層次的。前菜是全家其樂融融地聊聊工作,到了晚餐中段開始聊到周圍朋友兒子們已經結婚,最後的飯後甜點就是落到我身上,‌‌“兒子,什麼時候結婚?‌‌”

你是無法想像每天身處這種環境的恐怖狀態,爸媽一張嘴你都知道下一句,得,又是催婚了。就像一個定時鬧鐘,到了點就要通知我,‌‌“該結婚了‌‌”。每次吃飯,我都在思考,要說了要說了,這句不是,下一句就是了。說完了‌‌“催婚‌‌”話題,我們聊無可聊,基本上各自洗澡睡覺。我心裏就會鬆了一口氣,唉,這一天總算是過去了。

最嚇人的就是我媽現在還會要求看一些我們的親密照片,牽個手,吃個飯,擁個抱。這個我是絕對不能拍給他們看的,萬一他們老兩口留個底,到處給別人欣賞怎麼辦。這時候我就裝啞巴,沉默應對,最後怒吼一聲,我談戀愛關你們什麼事。他們還會表現出非常傷心的樣子。

有時候我感覺家裡都待不下去了,必須出去避風頭。偶爾還要假裝出去約會,實際上是去別的地方圖個清靜。現在接受你採訪,就是在逃避家裡的逼婚氛圍,等會時間差不多,我就掐着飯點回家,吃完趕緊回屋睡覺。

找個假女友這事兒吧,我感覺真是沒用。以前以為會緩解逼婚的焦慮,沒想到是火上澆油,把爸媽逼婚熱情給狠狠地燒起來了。這樣的日子過得太累了,是心累。

有時候我想,我哥我姐他們一結婚,我爸媽就可以放過我了。不過轉念一想,可能還是我太年輕,等他們都結了婚,所有人都把目光緊盯我,那場景一定是更恐怖的。如果哪天我真落到這步田地,我就跑,跑到他們逼不到我的城市去。

3

‌‌“由於太緊張,年夜飯都沒吃飽‌‌”

我是江西人,今年快30了,身邊的同學,在本地的基本都結婚了,家裡同輩人也都成家了,連95年的表妹去年也領了證。表妹和她老公國慶回家招呼大家吃飯,那頓飯吃得我嘴裏都是苦的,應該是心裏壓力太大導致的。現在,家族裡未婚的目標只剩我一個,大家焦點都在我身上,有種千夫所指的痛苦。

我家的催婚形式比較特別,都是在地下進行的。

我母親平時不會主動跟我說什麼,表面雲淡風輕,實則危機四伏。我和我媽是同單位的,基本上遍地都是她的暗哨,耳目安插在單位各處。走在路上,坐電梯,只要碰見認識的叔叔阿姨,都會旁敲側擊地問我,怎麼樣,談對象了嗎?結婚了嗎?

這種龐大的逼婚陣容讓我膽戰心驚。這幾年春節,一看到親戚我就頭皮發麻、心有恐懼,極度焦慮。拜年走親戚,我常常故意睡晚不去。大好時光寧願在床上躺着,也不想去面對催婚的親戚。

今年除夕,我決定不再坐以待斃、要主動出擊,我決定找個姑娘來假扮女友回家吃年夜飯。我想既然假扮情侶,不如找個自己喜歡的,就去找了我暗戀的姑娘、問她能不能幫忙。剛好她家的年夜飯是中午吃,我家是晚上吃,所以她想了想就答應了。當然了,我也在心裏暗暗盤算,說不定就截胡轉正了呢。

除夕那天,我家親戚都來了,吃瓜群眾們第一次見到姑娘都來圍觀,也很熱情。父母看到她也很高興,暗示我們抓緊時間定日子結婚。吃完飯我媽又開始問女孩家裡是什麼情況,父母怎麼樣。我趕緊擋上前,讓他們別查人家戶口了。

這頓飯真是要多尷尬,有多尷尬,雖然我們之間很熟悉,但也沒見過這種拜見家長的場面。她坐在我斜對角,緊張地都不敢夾菜,一直望着我。我哪裡敢接住她的眼神,假裝玩手機,偶爾去接個電話緩和氣氛,實際上在桌子下面偷偷給她發微信,商量對策。

那天吃完飯,我開車送她回去。我們坐在車裡聊了一會兒,她說,這種飯真的是吃不飽。其實那天我也沒吃飽,大年三十晚上小賣部也關門了,沒處找吃的。當時,兩個年夜飯都沒有吃飽的人,就在冬日的車裡回憶剛才那段史上最尷尬的飯。

新年,我要給自己定個小目標:繼續加油,爭取把她追到手,明年除夕再帶她回去吃飯。希望那時候就是真真正正地見公婆了。

4

‌‌“我希望租過我的每一個僱主,

都可以早日結婚‌‌”

我是從2017年開始兼職當出租女友的。當時看到相關的新聞,對這個行業很好奇,再加上讀大學時間充裕,就加了一些租友群,有樣學樣地在網上發佈廣告,想借這個活兒賺點生活費。

現在,我已經大學畢業了,也有正職工作,所以只在節假日出租自己,假扮別人的女朋友。春節期間就是我的旺季。

今年過年我就接了三個單子,不多不少。價格也和租友們差不多,正常日子600~1000元一天,春節假期1500元以上一天。這個價格,會有人講價,但大多僱主只是看你這個人合不合適,靠不靠譜,真心要租的人,對價格都不會計較太多。

春節假期就那麼幾天,接單的日期也得安排。有的男生需要跟家裡解釋,女生除夕來不了,要回自己家過年。有的男生還會騙父母說跟女方一起回家過年,初二初三再一起回去。我覺得他們這樣也蠻慘的,為了圓一個謊,為了把戲演到底,大年三十都有家不能回。

我接過的單子大部分是農村的,春節的活兒一般都是回農村,平時節假日的單子,也有城裡的。相比起來,城裡的父母可能有點距離感,接觸起來比較生疏,不像去了村裡,父母親戚全都圍上來特別熱情。有的僱主親戚多的可怕,整個家族都來圍觀你,跟參觀動物園裡的猴子沒什麼區別。

女生做這行等於把生命安全寄托在僱主身上了,保護自己的安全很重要。所以我們總是盡量把自己價格報得高一些,騙子都是摳門的,不願意付定金,一看到價格這麼高早就跑了。為了安全,我最長的單子也就是五天。僱主也擔心去太多天,總是會有露餡的風險。還有,年齡很小的我也是不敢接的,我覺得不靠譜啊,才20歲、21歲怎麼會被催婚?

去僱主家,我都會自己帶杯子,自己燒自己倒,別人遞給我的水不會喝。去比較偏遠的地方,會給親近的朋友發個定位。晚上睡覺,都會分房睡,或者我住到酒店,實在沒辦法,就打地鋪。

假扮女友之前,我也擔心過會不會露餡,以為要準備很多問題,都跟僱主溝通得很詳細。這麼久以來,我從沒出過什麼紕漏。只有一個僱主說過他爸媽覺得我們倆眼神里沒有感情,沒有火花。不過父母只是有些疑惑,絕不會往‌‌“這女朋友是租來的‌‌”上想。

相比之下,有的僱主比我還緊張,還沒到家,就千叮嚀萬囑咐、緊張兮兮的。搞得我還要安撫他,‌‌“別擔心,你正常表現就好了。‌‌”我有個同行女生就被這樣的僱主坑過。她扮演得好好的,男生自己反倒心虛,父母問什麼都不敢回答,最後把她給坑慘了。

因為父母們不知道我是‌‌“租來的女友‌‌”,很多都會把我當成未來兒媳,推心置腹,真心相待。這時,我心裏也會有些愧疚和不忍心。父母見面塞的紅包,金鐲子金項鏈什麼的,我都不會收。我會找個理由安撫他們,比如年輕人比較少用現金,少戴金飾,讓父母心裏也能接受。

單子接得久了,在我心中有了一個全國逼婚地圖。山東、河南、河北這三個地方逼婚尤其嚴重,在租友群里的單子最多。南方的話,福建、廣東也比較厲害。我生活在福建,所以北方的單子我一般都不會接,最遠只到過安徽。

安徽那單,是我最難忘的,也是我接的第一個單子。僱主原先是有女朋友的,家裡也知道。沒想到假期之前分手了,父母一直催着要帶回去見見,他沒辦法只好在網上租一個。

那晚,父母就安排了一個房間,僱主讓我先睡,他坐在房間里看了一整晚電視。我當時很感動,覺得自己第一單還挺幸運的,加上他長得還有點帥,我一直都記得他。但我是不會喜歡上僱主的,假扮女友一開始就是欺騙的東西,是走不長遠的。我們租友中也有長期被租的,租到最後就是需要假結婚了。假結婚大多就是走個形式,辦個喜宴酒席,不需要領證。說白了,就是從扮演女友轉變到扮演新娘子。

關於催婚,我自己倒是還沒有什麼壓力,畢竟年紀還小,父母也不太急,最多說可以找找對象了。但做了這行,我對婚姻的想法好像明白了點。結婚啊,就是應該兩個人因為合適才走到一起。不是因為外在的條件,不是因為年齡到了該結了,更不是因為家裡逼得急。但我也很能理解那些租女友回家的男生,如果不是被逼到一定程度,誰會選擇用這種方式去欺騙自己的父母?

今年春節,有個老僱主給我發信息,告訴我他要結婚了,我們互刪了聯繫方式。這樣的結局挺好的,我真的希望每一個租過我的僱主都可以早日找到女朋友、早日結婚,不需要再用租女友這種方式去應付爸爸媽媽的逼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每日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