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讓貪官聞風喪膽的機械人為何被叫停?

村裡修路的工程款怎麼不夠用?一頓工作餐為何開出幾大千的發票?一位縣城芝麻官怎麼突然開上了豪車?腐敗現象在中國層出不窮,但監管不力讓許多貪官得以逍遙法外。目前中國就開發出了一套監管官員的人工智能系統,不過這套系統卻在多地被叫停。

資料圖片:在北京舉辦的2018互聯網安全大會--身份安全論壇。該論壇倡導建立“零信任架構”。(Public Domain)

村裡修路的工程款怎麼不夠用?一頓工作餐為何開出幾大千的發票?一位縣城芝麻官怎麼突然開上了豪車?腐敗現象在中國層出不窮,但監管不力讓許多貪官得以逍遙法外。目前中國就開發出了一套監管官員的人工智能系統,不過這套系統卻在多地被叫停。

據中國官媒報道,截至2016年,中國公務員數量約為5000萬人。這樣龐大的官僚隊伍背後滋生的各種腐敗行為已被廣為報道。而這套被研究員稱作“零信任”(Zero Trust)的人工智能系統是大數據和機器學習的產物。雖然這套系統只在30個縣市進行了試點,但它標誌着中國政府針對反腐行動做出的又一大嘗試。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零信任”系統可以進入100多個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保密數據庫,通過比對這些數據庫中的信息來監督、評估和干預公務員工作與生活中的舉動。因為涉及敏感話題,這套系統仍對外處於半保密狀態。《南華早報》引述的研究員和地方官員談及這個試點工程時大多要求匿名,但他們的描述還是讓外界看出了一些端倪。

“零信任”反腐人工智能系統是由中國科學院和中共內部控制部門開發並推出的。它的30個試點縣市僅覆蓋了中國約1%的行政區面積,它們大多位於相對貧困的偏遠地區,例如湖南懷化、湖南寧鄉、江西修水縣。

機械人分析人脈

據開發人員描述,“零信任”人工智能系統能夠整理出公務員錯綜複雜且多層次的社交網絡來分析他們的行為,並做出相應判斷。比如,如果系統檢測到某位官員或他的親友在他們的名下收到一大筆來源不明的存款、買了輛新車或是投標了一項政府合同,機器就會自動計算當事人正在從事腐敗行為的可能性。一旦這個概率超過既定界限,系統就會通知有關監察部門。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恆青指出,北京當局在搜集公民個人信息方面已經爐火純青,所以他對政府開發出這樣的人工智能系統並不驚訝。

“在技術上這並不難(實現)。你只要用大數據連接到數據庫,並能監控到某人的銀行賬戶、手機(通話記錄)、定位等信息的話,你很容易掌握他的活動空間。”

一位參與項目開發的計算機科學家對《南華早報》透露,當上級通過該系統得知某位官員可能存在貪腐行為後,他可以直接聯繫這位嫌疑人,並幫助後者“懸崖勒馬”。

據統計,自2012年以來,“零信任”系統已經幫助有關部門識別了8000多名公務員的各類腐敗行為,包括貪污、濫用公權、任人唯親等。

儘管如此,記者注意到中國官媒對這套系統的報道寥寥無幾。2017年,官媒人民網強國論壇上一篇題為《使用人工智能機械人反腐能實現反腐零容忍全覆蓋》的文章舉例說,通過調取強大的數據進行邏輯推理,機械人就能確定一張發票背後是否存在腐敗。

官方對此保持低調

記者發現,“零信任”和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上任之初提出的反腐承諾有關。他早在2014年中共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中就強調要“堅持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因此,這套系統的名字很可能就來源於這樣的政治口號。

李恆青分析,之所以中共宣傳口冷處理這套系統,是因為黨內高層擔心千千萬萬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既得利益者產生對抗情緒。

“一個政權的穩定需要中層官員的忠誠,所以(北京當局)擔心他們的中層官員會有強烈的不滿,我相信政府在試點過程中也在試探這些官員的情緒反彈。”

《南華早報》的報道就印證了這一點。在30個部署了“零容忍”系統的縣市中,已有一些地方政府叫停了它,包括湖南麻陽苗族自治縣和湖南澧縣。據研究員介紹,某地政府官員表示,他們“對這項新技術可能不太適應”。

近年來,中國政府依託“中國製造2025計劃”等科技興國戰略為載體大力發展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新產業。談到“零信任”這樣的嘗試,美國紐約“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協會會長”謝家葉表示,在中國,科技反腐短期內不大可能輔助制度反腐,因為在制度都還不健全的情況下,技術的介入無異於紙老虎。

“這些(技術)都只是手段,但這些手段是服務於人的。連人都還沒有制定出一套法制體系,這套體系也沒有立法,那麼這些高科技手段就是無用功。”

國內媒體報道,習近平的反腐行動已造成130多萬各級黨政官員落馬。光是去年一年間,中共反腐機構就打掉了23隻“老虎”,包括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