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華為被起訴 德媒專訪:對中共政府來說,它們最大的擔憂是...

我認為對中共政府來說,它們最大的擔憂是各國政府將開始用類似的手法來起訴華為或其他中國公司。

中國經濟專家鮑爾丁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美國對華為的起訴案驗證了此前各國對華為設備提出的安全疑慮,而這些證據可能使其他國家採取類似手段對付其他中國公司。

美國起訴華為的案件持續發酵,而經濟專家鮑爾丁認為此案驗證了此前各國對華為設備提出的安全疑慮,而這些證據可能使其他國家採取類似手段對付其他中國公司。

德國之聲:美國對華為的起訴案與中美貿易談判有直接關聯嗎?

鮑爾丁:我認為這只是一個日期上的巧合,因為大部分對孟晚舟與華為採取的司法行動,早在特朗普意識到能將此案拿來當談判籌碼前就展開。美國選在此時公開起訴案細節,是為了能在引渡申請截止前,向加拿大證明為何美國要引渡孟晚舟。所以他們這麼做是為了遵循引渡時程,並非將司法問題與貿易問題混在一起處理。

德國之聲:起訴案對明天展開的貿易談判有何影響?

鮑爾丁:雖然所有證據都顯示美國將孟晚舟案相關的司法問題與貿易戰分開處理,但今天的華為起訴案仍將使美國與中共在明日展開的貿易談判中,非常難有任何進展。只要這些指控還在,我不認為習近平會願意與特朗普達針對貿易爭端達成協議。

德國之聲:今日的起訴案將如何影響華為在全球5G市場的布局與拓展?

鮑爾丁:雖然與華為設備如何製造安全疑慮相關的討論已存在多年,但許多訊息都尚未公諸於世。今日的起訴案替這些疑慮提供許多左證,證明各國的疑慮是合理的。這也使政府與私人企業能開始檢視與華為或其他中國公司交涉時,它們可能得承擔的風險。

德國之聲:起訴案是否會對其他中國公司造成影響?

鮑爾丁:起訴案中的多項指控都與貿易戰的核心問題相同,包含了安全疑慮及中共政府偏袒特定公司的做法。所以這表示起訴案的細節與其他公司可能面臨的議題是息息相關的。許多中國公司都希望能撇清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但在現在的時空背景下,這是不太可能達成的目標。對它們來說,目前能做的是試圖與其他公司連手對抗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但如果對它們不利的證據不斷被公諸於世,這個策略也不是長久之計。

他也認為起訴案讓外界長期對華為抱持的疑慮得到了更多合理化依據,但這些證據也讓其他國家開始思考他們能如何禁止政府機構購買華為的設備,或是防止特定的中國公司進入該國市場。

德國之聲:您認為中共政府對今日的起訴案會如何反應?

鮑爾丁:由於中國的電信產業十分封閉,所以中國很難從產業角度來反擊。然而,中共近期採取的一些手段也讓其他國家或公司很難期望與中國維持正常雙邊關係。如果不久的將來,中共政府開始逮捕美國公民,我並不會對這樣發展感到太意外。此外,中共政府也可能試圖對美國公司展開黑客攻擊,或是禁止美國公司在中國銷售商品。北京的反應通常都蠻有“創意”的,而它們的最終目的往往是為了能不讓外界將零星的可疑事件與中共畫上等號。

德國之聲:其他國家是否也會開始對華為展開調查?

鮑爾丁:今天的起訴案首先讓外界長期對華為抱持的疑慮得到了更多合理化依據,但這些證據也讓其他國家開始思考他們能如何禁止政府機構購買華為的設備,或是防止特定的中國公司進入該國市場。我認為對中共政府來說,它們最大的擔憂是各國政府將開始用類似的手法來起訴華為或其他中國公司。

德國之聲:今天的起訴案還有哪些值得留意的重點?

鮑爾丁:這些對華為的指控已醞釀許久,並非因特朗普希望將這些證據當作貿易談判的籌碼,才有的策略。此外,外界在探討與華為相關的議題時,應該將中國其他公司納入討論範圍,因為華為與大部分的中國公司在本質上並無太大差別。

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是越南富布賴特大學的經濟學副教授。他此前曾在北京大學商學院任教近十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