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海濤:倖存2018:中國這麼神奇 真的不必悲觀

這40年積累的物質財富,讓相當多的人潛意識裡相信,眼前物質豐富的生活是理所應當的。在這個對一生而言相當漫長的過程中,總體上大家的生活水平在持續提升。以至於人們形成了一種慣性思維:明天會更好。但在2018年,有一些人開始懷疑這個慣性思維。他們突然覺得,幸福時光並不全是自己奮鬥必然結果,像是時代的‌‌「賞賜‌‌」,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時光總是倉促,2018年就這麼落幕了。

回顧這一年,深感中國大地的豐富多彩和光怪陸離,提供了太多超乎想像的精彩故事。

從‌‌“精彩‌‌”這個角度說,我們所處的當下的時空,是非常有意思的,也很好地反駁了‌‌“人間不值得‌‌”。也因此,我們必須相信,活着是好的。

對,活着很好。所以,2018年萬科貢獻了一個年度關鍵詞:活下去。

很遺憾,2018年有一些人沒有能活下去。

這一年,逝去的名人可以列一個很長的名單,諸如,霍金,金庸,李敖,李詠,單田芳,常寶華,等等等等。

當然,還有更多‌‌“無名之輩‌‌”死於2018,比如,重慶墜江公交車上的人們,比如溫州滴滴順風車上的姑娘。

人生,除了死亡,沒有大事。可是,活着就要面對如何活着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關係命運。

2018年的一個重要關鍵詞是‌‌“40年‌‌”。

這40年積累的物質財富,讓相當多的人潛意識裡相信,眼前物質豐富的生活是理所應當的。

在這個對一生而言相當漫長的過程中,總體上大家的生活水平在持續提升。以至於人們形成了一種慣性思維:明天會更好。

但在2018年,有一些人開始懷疑這個慣性思維。他們突然覺得,幸福時光並不全是自己奮鬥必然結果,像是時代的‌‌“賞賜‌‌”,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在2018年,至少許家印和馬化騰曾公開表示,‌‌“是時代造就了恆大‌‌”,‌‌“騰訊走到今天應該歸功於這個時代‌‌”。

能夠創建龐大財富帝國的許馬尚且如此謙卑,我等無名之輩,如何不相信命運。

古人云,好好地活下去,仰仗三樣東西:一命、二運、三風水。

第二個問題,關係金錢。

命好運好的特徵是有錢。

所有成年人都知道,沒有錢,萬萬不能。

2018年,很多人感覺市場上的錢少了。在‌‌“去槓桿‌‌”的作用下,一系列金錢遊戲突然玩不下去了。

比如,因為缺錢,一些屯了房子的拋售房子,一些人想要去接盤就去提取放在P2P那裡的錢,銀行都經不起很多人一起去取錢,何況搞資金周轉遊戲的P2P。公開報道說,有上百家P2P在2018年上半年暴雷。

槓桿,可以讓1塊錢產生10塊錢的功能,去槓桿,可以讓10塊錢變回1塊錢。去槓桿擊碎了一些人的財富幻覺。急需用錢的人們,去拋售自己的股票,於是股市上的財富也大幅縮水了。2018年,股市跌去了近25%,A股市值縮水13萬億。

2018年你如果炒股失敗,也不要悲觀。據說,精英扎堆兒的中金公司,年初針對市場走勢發佈的2018十大預測,到了年底一看,錯了九個半。

很多時候,錢只是數字而已,只要想得開,賬戶上的數字漲跌也影響不了日常生活。但關鍵的時候,錢是活下去的前提。

就像在《我不是葯神里》,有足夠多的錢,才能夠買得起合法的葯。

第三個問題,悲觀還是樂觀?

2018年,總有人說,容易賺錢的時代過去了。

這涉及到悲觀與樂觀的問題,或者說保守與激進的問題。

2018年我曾跟一個同學探討過這個問題。他是創業者,我是打工者。

我跟他說,關於未來,我會相對悲觀一些,所以會趨於保守,以守住當下為邁出下一步的前提。但我勸他要樂觀一些,或者激進一些。創業就是要把看上去的不可能變為可能,就是要把10%的可能性變成100%的現實。你帶着一群人賭未來,你不相信未來,員工如何追隨你,夢想如何可能實現?

你看,在2018年,雖然ofo瀕死鎚子垂危,但趣頭條拼多多這種看上去很low的玩法,都成功上市了。

你看,雖然30年來保健品從太陽神蟻力神鱉精三株口服液一個個倒下了,但權健依然能夠通過類似的玩法構建起財富大廈。

你看,以收割韭菜為志向,以區塊鏈為鐮刀的李笑來同志,一邊向追隨者傳遞致富寶典,一邊在背後把追隨者罵成SB。

騙人錢財,送人夢想,這樣的商業模式雖然偶爾被大師玩砸,但因為符合人性仍將伴隨着我們。

中國這麼神奇,真的不必悲觀。有時候,中國式悲觀反而成就了中國式樂觀。

第四個問題,文明衝突還是利益衝突?

在2018年,我們見證,大國衝突依然嚴重存在。

但是,到底是利益衝突穿上了文明衝突的外衣還是文明衝突穿上了利益衝突的外衣?我一直沒有看明白。

利益特別具體和簡單,就是如何切蛋糕,而文明就比較抽象和複雜。文明大概有三種東西構成,我們使用的東西即物質層面,管理我們的系統即制度層面,灌輸在我們的頭腦中的價值觀思維方式即精神層面。

互聯網統一了全世界,全球成為一個村莊。人類在物質層面從未達到現在這樣平等的程度。月入1萬的人,身價百億的人,可以用樣品質的手機,用同樣品質的電腦,看同樣品質的電視。在這個時代到來之前,就有人樂觀地預計,文明有望統一,歷史即將終結。

但現在我們越來越發現,沉澱在基因里的文化烙印、思維方式,難以被器物所改變。新興的科技工具,可以成為殭屍還魂並把它升級換代的工具。

你以為高科技在構建嶄新時代,事實上高科技也可以便捷地剝奪你的自由。就像,印刷術作為一種高科技可以普及知識和思想,但印刷術也可以印出統一的教科書,讓所有的孩子放入一個模具里鍛造。

在某些衝突的場景之下,偶爾你會懷疑自己到底是生活在什麼年代,經常搞不清這些衝突是基於價值觀還是利益。

好吧,關於2018年,就以‌‌“抽象‌‌”地方式總結這麼多吧。

這一年戰鬥的崔老師,手持‌‌“炸藥包‌‌”沖入人群,看上去所向披靡,並在歲末揭幕了新一年的中國神奇。這一年對大多數無名之輩來說,也沒有那麼不堪,免費吃了很多神奇的瓜。倒是冰冰笑來東哥俞老師們有點灰頭土臉,但是,so what,畢竟還是神奇的倖存者。

對的,當我們回顧2018,我們便是幸運的,我們都是2018的倖存者。送走一個年頭,我們還是應該呈現樂觀的姿態,以倖存者的身份感謝歲月。

送走舊年,過往不戀,活着很好,新年快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海濤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