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高層內鬥激烈 習近平兩把利器都事與願違

儘管中美貿易戰暫時休兵,但面對日益陷入困境的外交局勢和中國經濟持續惡化,中共並無應對辦法。分析認為,中共副總理劉鶴年初承諾的重大改革舉措未見推出,表明中共內部鬥爭激烈。《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習近平上台後打造的兩大利器“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2025”,現都事與願違。對於大陸學者呼籲的減稅,有分析說,這對中共龐大的官場特權消費和維穩經費,都會有割喉效應。

中美貿易戰雖處於暫時休戰狀態,但因擔心貿易戰會持續到2019年,一些外企正在重新考慮是否應該在中國投資建新廠及設備,是否應該推遲或取消對中國的投資。

根據最新的政府數據,今年前11個月,外國直接投資流入中國的數量有所下降。據中共商務部統計,11月份外國直接投資同比下降27.6%。截至11月底,外國投資下降1.2%。

即將走進歷史長河的2018年見證了習近平新時代的大起大落。年初人大修憲,習近平思想入憲,並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習近平登上權力的巔峰。“厲害了我的國”推波助瀾,新時代開局便不同凡響。

然而,年中爆發的美中貿易戰攪亂了表面繁榮的太平盛世,經濟、政治、外交的困局接踵而至。

面對日益陷入困境的外交局勢和中國經濟持續惡化,中共並無應對辦法。

“身居高位的官員對未來方向也不清楚,”長期研究中國改革開放的香港科技大學榮譽退休教授丁學良對《紐約時報》說,“在過去半年裡和我談過話的中國人中,沒有一個說自己很清楚下個階段的做法。”

中共內鬥激烈;意見分歧

中共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於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舉行。根據該會議最後發佈的公報,確定的經濟政策和具體部署,幾乎毫無新意,維繫了“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以及“六穩”等現行政策。

公報中也談及“對外開放”,並把這列為明年七大重點任務之一,提到要“落實阿根廷中美元首會晤共識,推進中美經貿磋商”,但沒有進一步的表述。

今年1月24日,中共副總理劉鶴在出席達沃斯論壇時表示,“中共在改革開放40周年時,將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開放舉措。”“我可以非常負責地向各位報告,可能我們的有些措施將超出國際社會的預期。”

12月18日,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在北京舉行。會議並沒有推出新的改革舉措,與之相反,中共高層在會議上表態,“……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為何劉鶴的承諾沒實現?為何在經濟如此糟糕的情況下,中共高層還要強硬表態“不改”?這很可能是中共內部鬥爭激烈,意見分裂的體現。

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就中國經濟的未來,提出要稅改、政改和國改。就其中的稅改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中共特權階層消費,還有維穩以及對外大撒幣等都要靠稅收,而稅改的核心就是減稅,但錢從哪裡出?

橫河:減稅中共就沒有特權經費維穩經費

橫河12月26日在希望之聲電台專欄政論節目中表示,中共這個稅應該是世界上所有的國家當中最高的之一,但是中國的福利是最低的,跟西方國家比,在財政支出當中比例是最小的,它的財政分配和世界各國差非常大。

美國稅收中福利在財政預算當中比例是最高的。中共收的錢到哪兒去了?一個是特權階層的消費,比如醫保,到了什麼級別以上就百分之百報銷,但老百姓是沒有的。特權階層這個消費,這是合法消費,還不包括貪污腐敗的部分。

另一個就是維穩經費,沒有一個國家有這麼多的,它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軍費。另外就是還要大批的對外撒錢,去買朋友、買影響力。稅改的第一要務就是要減稅,你減了稅,這些錢哪裡出?因為這裡政府沒有選票的壓力,所以它可以任意擴張。

“2025”加一帶一路,兩把利器都事與願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12月31日在美國之音訪談節目中表示,習近平上台後無非要藉助兩個利器為自己站台,一是2015年推出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提出要在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高新產業上用舉國之力,在10內完成產業升級,把中國從製造大國變身成為全球高端產業的製造強國。

美國針對其中的三條提出了批評,一是政府大量補貼;二是對外資進入加以限制和排斥;三是對知識產權的蔑視。這些批評讓中國無法否認,畢竟“中國製造2025”的文件中白紙黑字寫着要由政府引導,這無疑是不打自招。

今年前五個月,新華社提到2025計劃高達140多次,6月以後中國政府一次也不再提到。只有一次是上周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接受日本記者採訪時,說“中國製造2025”不是計劃、不是政策,而只是規劃;中國不是要閉門武裝,而是仍然要對外開放,澄清了拒絕和排斥外資的嫌疑。其口氣大變。

最近中共還推出和制定了系列規定、法案或者草案,來保護外商投資、保護知識產權,甚至最高法院還設立了保護知識產權法庭等等,明確禁止用行政辦法強制轉移技術,以保護知識產權,並對盜竊產權予以嚴厲懲罰。

陸慷的講話被認為是對這個問題的表態。當然,鑒於中共一貫的言行不一,人們對中共口頭表白的誠信度有很大的疑問。因此,中國製造2025這個利器遭遇了很大挫折。

胡平指另一個利器是一帶一路戰略。

“一帶一路”沿線60多個國家中,270個項目遇到麻煩;麻煩項目占所有項目價值的32%。比方說,馬來西亞總理8月份宣布取消高鐵站的幾個旗艦項目就是冰山一角。斯里蘭卡則因為一帶一路而背上沉重債務,只好把一個港口和周邊大片地區租借給中國長達99年,引發國內巨大不滿。

此外,在沿途國家承建項目並沒有給當地增加多少就業機會,而是絕大多數都使用中國自己的人馬,這顯然沒有實現標榜的利益共享。再說,與這些國家簽署的條約很不透明也很不公開,難免招致質疑和非議,也導致腐敗滋生,還造成環境破壞和空氣污染,一些國家抗議頻繁。

印尼、越南、馬來西亞和蒙古過去就有過排華事件,現在因為一帶一路更加激化矛盾。此外,還有價值觀的不同----中國要推進其另類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

總之。一帶一路造就了一大批挑戰者,日本、俄羅斯、澳大利亞、美國都在採取遏制措施。一帶一路沿途的結果都讓中共要為全球化提供新版本和互利共贏的初衷最終事與願違,並招致巨大的質疑聲浪。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