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孟晚舟被抓 普京表態打臉北京!共軍挺三胖 挑釁多國軍機

華為首席財務官在加拿大被捕後,中共接連拘捕了3名加拿大公民。據知情人士透露,被抓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天天接受中共官方的審問,遭受非人待遇,導致精神緊張、疲憊不堪。加拿大反對派議員在推特上表示,總理特魯多需要打電話給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俄國永遠不會抓某個人來把他當作一種交換條件以解決自己的問題。暗指中共之意明顯。

據知情人士透露,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天天接受中共官方的審問,並且不許他在夜間關燈。

此外,加拿大國防部一名高級指揮官周三(12月19日)透露,加拿大一架軍事偵察機在執行聯合國朝鮮制裁巡視任務時,在國際空域被中共軍機逼近騷擾。旅美學者程曉農分析,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大權獨攬的“中國模式”的思維,完全理解不了加拿大和美國的三權分立制度。

普京發佈會現場

普京:俄羅斯永不會通過抓人做交換條件

據俄羅斯衛星新聞網12月20消息,俄羅斯總統普京於當地時間20日12-15點召開大型記者發佈會直播,超過1700名記者參加。

會上,針對拘留外國公民的問題,普京表示,俄羅斯永遠不會抓某個人來把他當作一種交換條件以解決自己的問題。

加拿大前外交官審訊過程曝光中共不許保釋

加拿大政府應美國要求,12月1日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

隨後,中共接連拘捕了3名在中國境內的加拿大公民,包括加拿大前外交官、國際危機組織(ICG)顧問康明凱(Michael Kovrig)、商人史佩弗(Michael Spavor)和女公民麥克弗(Sarah McIver)。

中共官方沒有對外界確切說明逮捕理由,僅聲稱康明凱、史佩弗危害國家安全,麥克弗則涉及簽證問題。

北京時間12月21日,路透社獨家報導了康明凱被中共審訊的詳情。據熟悉康明凱案的消息人士透露,康明凱於12月10日晚間10點左右,在北京街頭被中共國安人員帶走。

直到12日下午4點,中共官方才正式通知加拿大政府康明凱被抓一事。兩天後,加拿大駐華大使和2名外交官,才被獲准在警察局和康明凱會面半小時。

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剝奪了康明凱的法律代理權,不允許他申請保釋、會見律師和親友,而且一個月只能接受一次領事探視。

康明凱目前被關押在一個未透露的地點,每天早晨、下午和晚上都要接受審訊,而且夜間也不允許他關燈。

今年10月,加拿大一架CP-140 Aurora軍事偵察機與盟國軍機一道,在朝鮮國際空域執行航道巡視任務。

一名男子站在朝鮮半島的地圖前

偵察機在國際空域遭中共戰機挑釁

美國之音20日報道,加拿大國防參謀長文斯上將(Jonathan Vance)在當天的CBC年終採訪中透露,今年10月,加拿大一架CP-140 Aurora軍事偵察機與盟國軍機一道,在朝鮮國際空加域執行航道巡視任務,以防船隻和油輪違反聯合國安理會對朝制裁,向朝鮮偷運物資。

據文斯透露,當時巡視軍機正執行任務,中共戰機突然逼近飛行,而且使用不當無線電程序和“不當言語”進行挑釁。軍方隨後將此事向國防部官員備報,但國防部似乎沒有下文。

文斯還透露,在朝鮮執行巡視任務的日本、澳洲和新西蘭軍機,也曾有類似被騷擾經歷。目前,HMCS Calgary護衛艦、軍需艦MV Asterix和CP-140 Aurora等均結束對朝鮮制裁的巡視任務,返回加拿大。

用三權獨攬來理解三權分立:孟案是“政治追殺”?

旅美學者程曉農中共接受澳洲SBS電台採訪時說,中共的反應體現出,北京正以集權國家的思維去看待民主國家的司法獨立;在加拿大和美國政府及司法部門聽起來,頗有點“雞同鴨講”的意味。

程曉農認為,在中國,事涉國際關係,所有問題都要從政治、經濟等現實利益去考量,是用經濟利益拉攏,還是採取外交交涉,或使用司法手段,不過是個技巧問題。

沿用這樣的思維,中國駐加大使提出,孟案是“政治追殺”,似乎也滿順理成章的。中國的司法系統向來在黨的領導之下,無論法官,還是檢察官,都受上級的約束。

所謂“黨大還是法大”這個問題,在毛澤東時代自然是“黨大於法、毛大於黨”;80年代彭真任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時,曾經在人大內部討論過這個議題,但就是講不清楚;到後來,高層乾脆就默認了“黨高於法”。

以此觀之,似乎西方國家的司法機構也自然應該聽命於政府和執政黨;既然中國政府出面干涉了,加拿大和美國政府好像應當約束一下各自“下屬”的司法機構,不要為了一個案件而搞壞了兩國的經濟、政治關係。

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大權獨攬的“中國模式”的思維,完全理解不了加拿大和美國的三權分立政治制度下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各自的地位和功能。

三權分立之下的司法獨立,指司法機構的法官、檢察官辦案、審案的過程不受行政當局的指揮,其辦案結果也無需報請行政當局批准。承辦孟晚舟案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由美國聯邦政府司法部長任命,但獨立辦案;即使美國國務院收到來自北京的抗議,這位檢察官也無需理會。

最能說明司法獨立的情形就是,此時此刻紐約地區的另一位聯邦檢察官就正在調查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的就職委員會是否不當使用政治捐款一案。既然聯邦檢察官可以啟動對總統的刑事調查,而總統若直接干預司法調查和審案過程,本身就是一個涉嫌違法的大把柄,哪個總統或總理會操縱孟案,又有哪個總統或總理能操縱孟案?

加拿大議員:特魯多需給習近平打電話要求中共放人

美國之音另一篇報道稱,加拿大保守派議員,也是反對黨領袖謝爾(Andrew Scheer)在推特上表示,總理特魯多需要打電話給習近平。

他說:“真的是夠了。總理是時候給習主席打電話了,要求北京讓被捕的加拿大人平安返家。任何因為政治或外交原因拘留加拿大公民的行為都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當特魯多被問到是否會向習近平打電話表示關切時,他認為政治介入或政治語言不一定有幫助。他說:“摩擦升級或強硬的政治聲明實際上只會適得其反。”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