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頂層交手高下立見 中國經濟重重危局 中共或試水

在償債高峰將至和資金緊張的雙重壓力下,中國房地產商只好發行短期美元債券解困,這顯示中國房地產行業的危局,正在拖累中國整體經濟。在中美經濟走向相反的背景下,中美一年期國債出現10年來首次倒掛,這對外資來說,可能意味着人民幣資產不再有吸引力。在結束不久的亞太經合首腦會議上,中美兩國高層展開激烈論辯,為試探美方虛實,中共或試水人民幣破七。中美新冷戰格局下,誰還會當中共的哥們兒?李克強和彭斯的號召力在東盟峰會上高下立見。

3850億債務壓頂中國開發商急售短期債券融資

中國房市在貿易戰衝擊下陷入寒冬,中國房企明年到期的在岸債務已高達3850億元人民幣,在中國經濟放緩和流動性趨緊之際,這引發了人們對開發商債務違約的擔憂。

據彭博報道,中國開發商正急於在明年債務到期之前賣出短期美元債券,以解燃眉之急。

11月19日短短1天,就有3家中國房地產商發行的短期債券進入市場。其中,時代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發行2年期債券,票面利率為11%;中國綠地博大綠澤則以不到9%的利率發行1.5年期債券;而中國房產巨頭中國恆大集團旗下子公司也正出售2020年到期的現有債券。

對此,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亞洲企業債務和新興市場信貸研究負責人Paul Lukaszewski表示,若這些開發商要依賴短期債券來償還舊債,恐將使融資系統面臨更大的風險,最終更可能迫使中國監管機關出手干預。

面對今年來萬科、碧桂園和恆大等大型房企紛紛下砍價格,外界普遍認為中國房市正逼近反轉點。再加上貿易戰打擊中國製造業使經濟壓力持續加大,市場也擔心恐波及國家整體經濟。

中美1年期國債利率倒掛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壓力也在中國國債利率上反映出來。

11月16日(周五),中國1年期國債收益率現報2.53%,美國同期國債收益率報2.68%,二者目前倒掛約16個基點,為一年期國債利率10年來首次倒掛。

《華爾街日報》11月19日報道認為,這一轉變反映了美聯儲今年以來三次加息的影響。相比之下,隨着經濟增長放緩,中共維持基準利率不變,並通過其他方式放鬆了貨幣政策,這反映了中國經濟下滑的壓力。

報道稱,收益率往往會影響匯率,因為投資者通常會湧向收益率較高的貨幣並推高該貨幣的價值。

外資或減少人民幣資產配置

陸媒《券商中國》11月18日報道稱,中美國債利率倒掛對於機構投資者來說非常重要。

報道認為,這可能會從兩個方面衝擊投資者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一方面,中美國債利率收窄甚至倒掛正在衝擊境外機構的購買中國國債熱情;另一方面,境內外美元等大額存單等存款業務顯著高於國內同期儲蓄利率,也吸引國內資金換匯衝動。

人民幣下跌加大美元債務的償債壓力

今年,隨着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人民幣兌美元已接近10年低點。

高盛分析師預測,如果美中貿易緊張關係加劇,美元兌人民幣將升破7元。

人民幣貶值加劇了股市和公司債市場的拋售。對中國公司而言,本幣貶值意味着人民幣利潤在兌換成美元時會出現縮水,加大美元債務的還本付息難度。

中美對抗貿易戰前景模糊北京或試水人民幣

剛剛結束的亞太經合首腦會議顯示出中美兩國衝突激烈,中美貿易前景平添陰霾。

路透社11月19日報道,投行高盛最新研究報告表示,美國與中國近期達成貿易協議或“停戰”與貿易戰升級的機率各佔50%,因此預期中共會用人民幣匯率試探虛實,測試美元兌人民幣7.0的水平。

報告指出,“儘管從最近數周的發展可見‘停戰’和願意進一步商談的機會似乎增加,我們預測的基本情景是美國與中國近期不會達成協議。”

報告認為,中共可能令人民幣保持區間波動。一方面,人民幣大幅貶值會損害本土市場的信心,對外資進入中國市場參與投資等長期目標更會造成干擾,因此,中共決策層難以容忍人民幣大幅貶值;另一方面,即使“停戰”,中國經濟增速減慢加上對外收支轉弱,中共亦會限制人民幣過多升幅。

中美頂層交手 高下立見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開始顯現,中共最高層的態度似乎並未軟化,美國強調,中共要想避免新冷戰,必須徹底改變其行為模式。

政論作家陳破空和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作客11月16日《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時,對近期中美兩國高層的表態各自作出解讀。

陳破空表示,我們非常清楚地看到,兩個國家的第二把手前往新加坡,當然代表自己政府的政策。他們肩負的任務還包括拉哥們。如果說所謂的新冷戰成為一種現實的話,它一定是不同的陣營互相對峙,那麼不同的陣營都需要拉兄弟。

陳破空說,彭斯拉兄弟的說法第一是安全保障,美國是最好的安全保障;第二是經濟合作,美國的經濟實力可以給你帶來經濟好處;第三我認為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他提出的價值問題,就是我們要聯合一起對那些攻擊、威脅我們價值的人進行反抗,要保護我們的共有價值,這就是民主自由。

陳破空說,反觀李克強講的,只是和中國混有好處。此外就是強調中國所擅長的人際關係,如果你們在中國做生意有問題,可以來找我和我帶來的這些部長們。這就是差別。

他表示,美國這裡體現的是實力,包括硬實力和軟實力,這也是一個國家長久不衰的最根本原因。我覺得,如果在G20特習會的時候,川普能夠認識到這一點,而且能夠把這個聲音發出來,將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不僅要談價格,要亮肌肉,更要談價值觀。

楊建利說,中國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前30年里,東南亞國家對中國非常靠近,因為它們和中國做貿易有直接的紅利。現在,這樣的紅利越來越少,而且即使在和中國有密切經濟合作的時候,對中國的戒心也是非常大的。這點它們經常在不經意間會表達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