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三大演說家之一的曲嘯在美國演講遭遇毀滅性提問 心理崩潰!

聯誼會會長一看唯一的辦法就是停止汪榮祖教授的繼續發言,就在汪教授間歇的一剎那,他立刻站起,說二位剛下飛機,匆匆忙忙從國內來到美國,十分疲勞,明天他們還要趕路呢。會議到此結束。

按照跟曲嘯教授談好了的計劃,我還是去了他們的旅館。把二位送到旅館後,我有心想離開,可覺得還是需要跟曲嘯教授談談,看他還需要不需要我給他講他想聽的故事,畢竟言而有信乃做人的基本道德,便跟隨着他們進了屋。

劉中海先生把門插好,便看着我和曲嘯。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曲嘯的臉色還是蒼白得像白紙,似乎眼球都不轉了,在突如其來的打擊下痛苦地掙扎着。

“閻同學,以你的看法,那位所謂的愛國華僑是真的痛恨國民黨?而非潛伏到我們留學生內部拉攏同學,在關鍵時刻不惜暴露了身份?”劉中海先生警惕地探問汪榮祖先生的用意。我實話實說,告訴他汪教授絕對是可靠的歷史學家,不是什麼特務,他對大陸的不了解產生的誤會被突如其來的真實報告給打醒了。

劉中海先生點頭認同了我的看法,然後他說:“我認為曲嘯先生的巡迴演講不能繼續下去了。這個後果是沒有預料到的,但可是在情理之中的。我剛才在車裡想,即使在國內也未必沒有人跟汪榮祖的觀點一致,只是沒人說出來而已。所以,曲嘯教授的演講如同一把雙刃劍,到底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實難預料。你認為呢?”曲嘯看着劉中海一句話也沒說,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看得出來曲嘯教授內心的痛苦已經到了極點。這表明他的演講生涯結束了。劉中海先生回去後一定會向上級如實彙報在美國發生了什麼,因為終止曲嘯的巡迴演講他需要跟大使館教育處商量的。曲嘯教授明白他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對這一點,曲嘯教授劉中海先生和我三人當時的想法應該是一致的。

我知道曲嘯教授此時再也沒有必要讓我給他講一夜美國哪裡不如中國的故事了,便想跟他們告辭,畢竟下一步他們該如何不是我應該參與的。別把自己太不當外人。“你們好好休息,我回去了。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立刻打電話給我。”我便把電話號碼寫在桌子上電話旁邊的小本子上。劉中海先生問我:“你知道在美國可以更改機票嗎?”我便問他更改機票是退票還是更改日期,他說可能要終止巡迴演講,就得把定好去各地的機票退掉。我不知道詳情,便提議這個事最好跟大使館有關人員聯繫。我便告訴他如何從旅館裏往外打長途,然後我就離開了。跟曲嘯教授握手道別時,他還在苦苦思索。

我回家的路上開始擔心起曲嘯教授來了。按理說他是經歷過監牢煉獄的磨練的,應該經得起任何打擊的,但文革開始時我們縣的縣長焦旭臣的例子在我眼前晃動。焦縣長可是經歷過戰爭的人,是在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軍人,可文革一挨斗就自殺了。

人,包括焦旭臣甚至很多將軍,為何在戰爭中屢屢受傷竟然挺了過來,而經不起文革挨斗而自殺呢?其實,懂得“溫水煮青蛙”的道理就不難理解了。在戰爭年代或監獄裏,他們是一步步走的,慢慢就有了面對死亡的思想準備了。人,不論是誰,包括死人堆里出來的和煉獄裏出來的,都無法戰勝沒有思想準備的突如其來的打擊。

我當時擔心曲嘯教授的心理崩潰會導致精神崩潰而使身體垮掉是有道理的,他那極端心理崩潰的眼神在蒼白的臉上折射着死人般的昏暗,令你感到寒冷和哀涼。那已經不是失望,那是絕望。想必他在來美前已經計劃好了回去後大展宏圖,繼續紅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然後便是中央委員?由“中央宣傳部調研員”升為宣傳部部長?這個,可是潤濤閻的話,曲嘯教授可沒這麼說。但他在汪榮祖教授沒發言前的興高采烈和對我給他介紹“美國哪裡不如中國”故事的期待,可以看出他對此次赴美巡迴演講是何等志在必得。

曲嘯回國後基本上不再參加活動了,不久就大腦里得了病,1991年到南通演講,病倒在演講台,從此半身不遂,也失去了說話能力。一直靠他“一張大餅換來的婚姻”故事裡的妻子(他講這段故事的時候說,他跟她毫無感情基礎更無共同語言)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十幾年如一日,直到他去世。俺估計那卧床不起的十多年裡,他又感受到了他們之間是有感情基礎的,是有共同語言的。從他妻子的角度來講,曲嘯教授突然心理崩潰而導致大腦得了病而卧床不起,對她的婚姻來說也許是好事一樁呢。

(三)後記

希望大家轉貼這篇短文,故事裡的主人公只有曲嘯教授不在世了,而劉中海先生和汪榮祖教授都在世。希望他們能看到此文,尤其是劉中海先生,我離開旅館後曲嘯教授是如何度過那段時光的?徹夜未眠?你們二人是立刻回國了?還是在美國旅遊了一段時間散散心?曲嘯教授在美國是否已經由心理崩潰轉成精神崩潰了?還是回國後經歷了被冷落的打擊才大腦出了毛病?希望劉中海先生能補充一下後面的故事,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曲嘯教授那麼健康突然就大腦出了毛病,最後導致半身不遂。畢竟曲嘯教授成了那一代知識分子的三個呆婊,而他早期的經歷已經由電影《牧馬人》詳細介紹了,後邊的故事我只能寫這麼多,剩下的由劉中海先生補充,便是對當年“全國青年人的良師益友”、“共和國三大演說家之一”曲嘯教授的崇拜者們的一個交代,也解答了他們對“曲嘯熱”突然冷卻下來了的歷史疑問。

曲嘯教授的故事畢竟拍了電影,平心而論他的經歷和演講能力比李燕傑毫不遜色,但李燕傑就比他幸運多了。下面看看國內網站的名人介紹,李燕傑走遍世界都沒有遭遇到一次曲嘯經歷過的尷尬局面。文章對曲嘯也曾到過美國做演講的歷史隻字未提,表明國內很少有人知道他曾來到美國。難道曲嘯教授就是悲劇的命運?他幹嘛要碰上愛國華僑汪榮祖教授?

我跟曲嘯教授只有幾個小時的接觸,但無論如何也認為他是一個誠實的人,一個歷經磨難的人,一個不抱怨只感恩的人,一個性格柔軟到沒有骨頭的人,一個可以利用的人,一個可以交談的人,一個可以交往的人,一個吃了我的水餃後說潤濤閻做的水餃好吃的人。同樣,汪榮祖教授也是一個誠實的人,一個愛憎分明的人。但作為著作等身的歷史學家竟然如此天真,確實有點不可思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