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三大演說家之一的曲嘯在美國演講遭遇毀滅性提問 心理崩潰!

引言

曲嘯是中國1949年以來的三大演說家之一(當時的排名順序是:曲嘯,李燕傑,彭清一)。八十年代中後期成為家喻戶曉人人皆知的人物。有一部電影《牧馬人》,故事裡的主人公就是曲嘯先生。但曲嘯屬於“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以至於早一點來美的留學生不知道曲嘯何許人也。當時留學生能否按時回國,是政府擔心的大事,便考慮曲嘯先生來美國給大家做思想工作,提高大家的愛國熱情。

曲嘯由國務院劉中海先生陪同來到美國給留學生做巡迴演講。但出乎他本人所料,在美國第一站就發生了令他不得不中斷演講計劃的場面。這個事件導致了曲嘯教授立刻心理崩潰。曲嘯教授回國後也沒有休養過來,不久就大腦出了毛病。幾年後半身不遂,躺在床上達十好幾年,直到去世。國內幾乎沒有人知道曲嘯到底為何突然間大腦出了毛病。而潤濤閻本人親自經歷了這個事件,有必要交代一下,雖然有點遲。

(一)曲嘯求我講故事

“老閻嗎,我今天求你一件事,而且很急。你今晚在家嗎?”

這是我們學校“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長在跟我通電話。當知道我沒有出門的打算後,他接著說:“今天晚上你包餃子吃行不?”我聽着有點納悶,會長不會關心我吃啥吧,便問他是不是饞我做的水餃了。他說他當然想吃,但今天有客人來,是大使館教育處剛給他打來的電話,說國務院派來到美國到各大學巡迴演講的二位因為吃不慣西餐,提出要求到同學家裡吃飯。他問大使館教育處的領導這二位想吃哪類中國飯,二位說當然水餃最好了,其它也行。只要是中國飯就可以了。另外,二位提出招待的人最好是性格開朗的、好客的,千萬別是書獃子類型的,這樣,大家可以邊吃邊聊。

這位會長想了想,還是潤濤閻符合這幾個條件,尤其是他做的水餃最棒。他就打電話跟我商量這個事。我說,不論是誰,更不管他的觀點,黨派,只要喜歡吃我做的飯,我就高興。所以,熱烈歡迎。但需要告訴我時間,尤其是吃不吃肉、蝦米、白菜、韭菜等具體要求。會長說他再打電話過去問一下,如果沒問題就不打電話給我了,我就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設計而為了。時間是下午3點半到機場,估計4點多一點就可到我家一起包餃子了。

會長沒再來電話,我就去採購一些包水餃的豬肉、蝦米、韭菜、白菜等原料。4點剛過,面也和好了,餡也準備好了,會長便帶領二位看上去非常精明的儀錶堂堂的風度翩翩的穿着西裝戴着領帶蹬着皮鞋拿着文件包的領導模樣的年齡屬於中年晚期的國務院赴美演講團團員到了我家。會長說他有急事不能作陪,便離開了。

我的任務是包餃子,就立刻忙着包了起來,還問了一下他們二位是否也願意一起動手,邊幹活邊聊天。至於他們姓甚名誰,什麼職位,對我無關痛癢,也就沒問及,只要飯後他們喜歡我的水餃就夠了。

倒是二位覺得應該來個介紹,然後再包餃子。所以,其中一位就說:“會長告訴了我們您的名字是潤濤閻,在讀博士研究生,因為您這名字比較不常見,我們就記住了。我們也介紹一下吧。我叫劉中海,在國務院工作。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曲嘯教授,是心理學教授也是法學院教授,著名的演說家,還出版了犯罪心理學專著。這次國務院派我來,主要是陪同曲教授來美國給中國留學生們做巡迴演講,我只是陪同,做個伴而已。曲教授是中央宣傳部調研員。你們出來的早,沒聽說過他的大名,但在國內,他和李燕傑齊名,是青年人的良師益友。”

劉中海先生滔滔不絕地介紹了曲嘯教授的名氣,但我還是滿頭露水,不明白一個法學院教授怎麼會全國出名,劉中海介紹的比我現在能回憶出來的還多很多,印象中他說曲嘯是中國政法學院(有沒有這麼個學院?我不大敢絕對保證一字不差)的副教授,這個副字在前,我敢保證我不會記錯。因為我當時想:一個副的,怎麼那麼出名?還到美國來做巡迴演講?我在國內,別說研究生了,就是上大學時就有兩個一級教授非常喜歡我,那時的一級教授全國也不過百人,可他們也沒有成為什麼全國人民的良師益友。他一個副教授怎麼這麼厲害啊?當然,要是看氣質,曲嘯教授身材魁梧,模樣酷似將軍勝過學者,一米八幾的個頭,玉樹臨風,典型東北漢子形象。而劉中海先生的言談舉止跟周總理還真有那麼一點像,是不是近朱者赤,我就不知道了。

曲嘯終於聽完了劉中海的介紹,然後他也介紹了劉中海,說劉中海同志可是周恩來總理的秘書,工作經驗豐富。

劉中海立刻說:“閻同學啊,我讀書讀不過你,但包餃子你就不行了。總理和鄧大姐就喜歡我做的水餃。總理總是誇我是包餃子快手。”然後,我們就進入了緊張的包餃子程序。我藉助這個機會,便想聽聽劉中海這位周總理的秘書講講周總理在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而這些故事是在銀幕上報紙上看不到的,就是屬於名人軼事一類。透過這些跟凡人打交道的小事,才能窺測到偉人的另一面。劉中海還沒開口,曲嘯就不幹了,跟我說:“我們來到美國可是不容易的,國家外匯很少,拿出來讓我倆到美國,我們就要盡最大可能了解美國才對。所以,還是你講給我們你們在美國看到的聽到的故事,這樣我們才有收穫。”

看到劉中海也認同般地點頭,我說:“您是法學院教授,那我就講兩個最近發生的案件吧。一個是我們這所大學的校長被法院判決敗訴的案子,另一個是北卡州州長敗訴給了一個混子的案子。”

曲嘯立刻追問:“兩個案子的最後結局是怎樣呢?”我告訴他:“結局都是一樣的,就是賠償損失後辭職。”曲嘯愣了一下,然後說很想知道細節。我就把我們大學校長因為開除了橄欖球教練而吃了官司的案子大概說了幾句。本來都認為那次比賽一定能贏的,結果那個教練心理壓力太大導致胡亂指揮瞎來,結果輸得很慘。因為這個教練的合同期還差兩年,所以他就拿着校長的開除信找律師告狀了。法院當然判決校長敗訴,因為合同上沒有必須贏球的前提啊。結果,校方賠償教練100萬美元。

曲嘯畢竟是學法律的,也是心理學教授,他立刻發現這個案子不合邏輯,因為校長不會明知故犯啊。我告訴他:“您說得對,但校長有他的算盤。他的名聲非常好,深受教職員工和學生的好評。大家都看了那場球賽,他認為把教練開除,是符合民意的,為大家出氣。大不了法院判給那個教練一筆錢,他滾蛋了,那筆錢也就是小事一樁了,因為捐款的人不缺。可萬沒想到,法院判決賠償100萬美元後,判決書上標明校方不能開除該教練!這下可就麻煩了,本來校友們決定捐款這筆錢的,可知道賠了錢後還是不能開除那個笨蛋,那不等於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校長也太無能了,比那個笨蛋教練還笨啊。忍兩年,那個教練不就完了嗎,這麼干還是等兩年。這樣就沒人捐款了,這100萬美元就找不到出處,校理事會開會決定換校長。”

曲嘯教授立刻給出評論:“從這個事件可看出中美兩國的文化心理差異。中國人比較講究案子是否公平。可美國人更崇拜強者。校長敗訴了,反而得不到大家的同情。典型的成者王侯。”從曲嘯教授的評論中我發現他是個非常精明之人,喜歡總結規律的人。

曲嘯說還想聽下一個案子。我就把北卡州發生的大案講了幾句。就是有一個河,河邊上本來有個牌子上書《禁止游泳》。可那個牌子被人拔走了,一個無賴無所事事沒有工作,就到河裡游泳,腳被扎破了,他不看醫生,直到腳丫子爛了,才告到法庭。因為他每一步都有照片,照片上有日期,算是證據確鑿,法院判決州政府敗訴,沒及時檢查牌子,賠償那個無賴120萬美元。

曲嘯一聽愣了很久,他說:“那州長就不上訴?就查不出那個牌子就是那個無賴拔走的?”

我告訴他:“州長當然上訴了,但市中級法院維持縣法院的判決。他上訴到高級法院,就是州法院,州法院也是維持原判。他就沒轍了。另外,即使那個牌子是那個無賴拔走的,也不能免除州政府沒有及時發現這一條。”

曲嘯一言不發,苦苦思索。過了一段時間,他告訴我:“閻同學,你今天給我上了一堂司法獨立的法律課。雖然法院判決太過分,但這個司法獨立對政府的約束力太大了。”

劉中海先生聽着有點不大樂意,覺得這不符合黨的原則。他雖然沒有立刻表達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但他幾次欲言又止。他在猜測我們這些留學生在這樣的大染缸里泡幾年,回國一旦掌握權力,就有和平演變的必然。他在思索着這個道理。當我提議讓他講點周總理的故事時,他似乎腦子沒有空間思考往事,繼續眯着眼睛思索,沒有答覆我的問話,可能他根本就沒聽進去我說什麼。誠然,劉中海先生包餃子的速度還是可以的。水餃包完了,我在廚房煮,他們在外面客廳的沙發上悄悄談論着什麼。吃飯的時候,劉中海先生就問我一些有關留學生獎學金的數目和開銷,訪問學者們的生活情況。我便一一作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