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出獄前被打毒針 立功刑警至今昏迷不醒

——中共滅絕人性的藥物摧殘 害成植物人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毀滅性的迫害,據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令他們轉化的目的。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慘烈程度及其嚴重後果。 此篇將揭示中共用藥物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植物人的罪惡。

被中共用藥物迫害致植物人,法輪功學員王蓮芝、朱麗玲和王霞含冤離世。

在高雨民出獄的前兩個月,中共公檢法竟密謀對他下毒手,監獄給他注射了大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巴比妥;打完毒針後,再把他關進“小號”往死里打,使他身體毒性發作。

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隊警察高雨民目光獃滯,身體僵直,成了植物人。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強迫其“轉化”(放棄修煉),中共在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內對修煉者大量使用藥物,逼迫他們“轉化”,將他們迫害致殘、致瘋、致植物人乃至致死。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毀滅性的迫害,據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令他們轉化的目的。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慘烈程度及其嚴重後果。

此篇將揭示中共用藥物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植物人的罪惡。

被打毒針高雨民成了“活死人”

高雨民是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隊警察,曾因抓捕殺人犯立過二等功。

2013年11月6日,在彰武縣發放法輪功真現資料時,他被彰武縣公安局國保綁架。

2014年3月14日,高雨民被非法判刑五年,上訴後改為三年半。

2014年11月7日,高雨民被劫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

2017年出獄前,高雨民在監獄被打毒針後,在医院裏昏死了九天,大便呈黑紫色,不能進食,精神恍惚,手腳彎曲。監獄方已做好了處理後事的準備。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圖: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

有尚存良心的警察暗示家屬驗尿,家屬幾經周折將高雨民的尿液送去檢測,經權威專家鑒定,距離注射藥物九天後,高雨民身體還呈大陽性,屬嚴重中毒。

高雨民自回家後,仍是植物人狀態。就是這樣,阜新市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組織)也沒放鬆對高雨民及其親屬的監控。他們威逼利誘其家屬,嚴防高雨民的消息外漏。

服“降壓”葯她成植物人至今仍在監獄

2012年3月,天津市北辰區的法輪功學員呂桂芬被北辰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被關押在拘留所,遭到非人折磨,導致出現心臟病、腦血栓癥狀,被送監獄醫院搶救。

公安局勒索她家人1.8萬元後,才同意將患重症的她放回家。

同年12月5日,北辰區公安分局通知呂桂芬“體檢”,她兒子要跟隨服侍。途中,警察用下流手段,哄騙其子下車,而後突然啟動車,再次綁架了呂桂芬。

呂桂芬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天津市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至2017年11月底左右,一同被關押在天津女監的法輪功學員看見呂桂芬走路打晃、天天頓頓飯服藥,說是“降壓”。呂桂芬遭受了怎樣的迫害還被掩蓋着。

2018年2月5日清晨3、4點鐘,呂桂芬從床上坐起來想喝水,值夜班的人看她動不了就把水杯遞給她。她端著水杯想喝,卻一歪頭倒了下去,不省人事,從此成了植物人。

監獄為了推卸責任讓家屬把她接走,家屬不接。至今沒有醒過來的呂桂芬仍被關押在監獄醫院,由兩個犯人輪流看管,每天靠打點滴維持着。

飯里下毒朱麗玲被迫害離世

朱麗玲,1950年出生,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兩次被非法判刑,遭受八年冤獄折磨。

朱麗玲(明慧網)

2015年,朱麗玲依法控告江澤民,卻因此被非法逮捕。

2016年3月10日晚,朱麗玲的丈夫得知她被送進南通附屬醫院,便和兒子、女兒急忙趕到醫院,只見朱麗玲臉色發青,流着口水。家人喊她,她沒有反應,處於昏迷狀態。

當時有個醫生看了病歷片子後說,她在進醫院前受到了很強烈的刺激,後來該醫生再也沒有出現在她的病房裡。當時有30到40個警察監視她,有的拿着攝像機,有的看着家屬。

院方逼迫朱麗玲的兒子簽字同意給她做開顱手術。手術後,朱麗玲卻成了植物人。

2018年6月14日凌晨1點,朱麗玲突發下身大出血,流物呈赤豆湯的顏色,疑是以前被定期下的毒藥突然發作,因而導致其死亡。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朱麗玲堅決不放棄修煉,警察見使用的一個個招術不管用,最後叫犯人在她的飯碗里下了毒。

被注射藥物王霞被迫害離世

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臨河區法輪功學員王霞,1974年出生,被毒害致死時才38歲。

因修煉法輪功,王霞數次被綁架、非法關押。1999年11月,她被送進呼和浩特市內蒙古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是內蒙古第一位被非法勞教迫害的法輪功學員;2000年8月,懷孕近八個月的王霞才被保外放回家生孩子。

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綁架,又被冤判七年。在被關押於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期間,王霞長期遭受非人摧殘,被毒打、電擊、陰部被掃床刷打擊遭性折磨、被惡徒將大頭針釘入指甲中、用火燒。

王霞還被送進精神病院遭受注射不明藥物的摧殘,被迫害成一具活着的骨架。她被捆住手腳終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著管,一動不能動。

迫害前的王霞(明慧網)

2004年,王霞在監獄被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明慧網)

內蒙古女子監獄獄警對“轉化”王霞失去耐心後,曾叫囂“把她扔到太平間,直接火化算了”。

王霞被迫害得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奄奄一息時,“610”頭目說:“王霞上過明慧網,不能死在監獄裏,讓家人趕快接走,死在家裡算自殺。”

在獄醫認定王霞活不了兩三天的情況下,於2004年6月29日送她回家,在路上還給她輸了不明藥物。

王霞回家後,在家人幫助下煉功,奇蹟般完全恢復了健康。

2012年4月27日,王霞又被當地“610”綁架,被折磨成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於6月15日含冤離世。

七旬老人被施毒藥成植物人離世

王蓮芝(明慧網)

王蓮芝,73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2008年被綁架,後被劫持到雲南省女子第二監獄迫害。

2008年11月10日,經過三個多月折騰,王蓮芝的兒子終於見到了獄中的母親。此時王蓮芝雖然憔悴,但精神正常。

之後,雲南省女子第二監獄對王蓮芝施以不明藥物,導致其“精神失常”,身體狀況日漸惡化,整口牙齒鬆動脫落,持續劇烈頭痛,最後幾乎成了植物人。

11月27日,監獄為了推卸責任,通知王蓮芝的兒子去監獄。

兒子說:“十幾天前母親還好好的。”警方告之是市精神病院鑒定她患“精神分裂症”,並說:“你母親不吃高血壓的葯就拌在飯里。”兒子怒責:“另外還拌有什麼葯?”警方不敢回答。

2009年1月7日,家人費盡周折,將體質非常虛弱、幾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蓮芝保外就醫接回家中,後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期間老人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因醫治無效,於2009年11月27日含冤去世。

王蓮芝的兒子就母親被迫害離世,向有關部門提出了控告。

中共為何下毒手?

高雨民曾經因為相信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衊宣傳而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學員,但是過程中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與堅毅與中共報導的反差引起了他的思索。

一次,高雨民在家門口發現了法輪功真相傳單,了解到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原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利用國家機器發動的迫害。

高雨民由開始敬佩不畏強權、堅守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到後來自己也走入法輪功的修煉。

高雨民修煉後,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一改以往的吃喝嫖賭等惡習,照顧患有十多年精神病的妻子,還儘力幫助他人,受到人們稱讚。

對他這樣一個走入修煉的警察中共極為害怕。

有知情人透露,高雨民的事被報到省里,當時任阜新市政法委書記的王秋博認為公安警察學法輪功影響他的政績,一心要把高雨民送到瀋陽監獄。他向法院施加壓力,一定要給高雨民判刑。

在瀋陽第一監獄“嚴管隊”時,高雨民拒絕“轉化”,獄警用菱形膠管抽他的頭,打得他站立不穩,但他用兩手支撐大腿使身體不倒,高喊“法輪大法好”,打一下喊一聲,再打再喊。

他的行為感動了監獄裏的其他人員,還有不少警務人員,他們都對高雨民投以敬佩的目光。

監獄打毒針使高雨民嚴重中毒後,其家人掌握了獄方給他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證據,獄方無法抵賴,想給家屬賠錢,前提是不要將他的事公諸於眾,還向遼寧省政法委、“610”彙報,結果沒被批准。當地政法委負責人說,賠就是錯的。

中共的殘忍性

王霞被投入監獄前體重為一百一十多斤,2004年6月29日,她被迫害成植物人後被抬回家時,已成了一具“骷髏架”,僅剩四十多斤。

在中共的監獄裏,“骷髏死”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酷刑手段。造成“骷髏死”的其中的一個手段就是下毒藥。

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41歲的劉麗梅,因堅持信仰,多次被劫持,在萬家勞教所曾絕食7個多月,被7、8個警察按住,強行插管灌食。

在萬家醫院遭受長期野蠻灌食期間,惡人們竟然對她灌芥末水和注射精神類藥物進行迫害。她被折磨得最後體重不足20公斤,於2003年8月12日被迫害致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