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黑龍江最大鋼企破產 1200餘家債權人等待清償

資料圖

繼東北特鋼、北滿特鋼、四平鋼鐵之後,又一家東北地區的大型鋼鐵企業——西林鋼鐵集團在中國鋼鐵行業的牛市行情中“倒下”。

2018年5月22日,廣西物資經濟開發有限公司以西林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黑龍江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西林鋼鐵進行重整。

2018年6月11日,伊春中院做出民事裁定,裁定受理西林鋼鐵重整,並指定西林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清算組擔任管理人。2018年6月29日,西林鋼鐵管理人以西林鋼鐵等43家企業之間存在明顯的法人人格混同等事由,向伊春中院申請對上述43家企業實施實質合併重整。2018年7月11日,伊春中院裁定受理西林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等40家企業實質合併重整。

眼下,涉及1200餘家債權人、將近400億元尚未完全確認的債權,在等待着下一步的清償方案出爐。對於最終能夠拿到幾多比例的清償款,他們目前無從知曉。

記者從近日召開的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上獲悉,接下來,管理人將繼續審核目前尚未確定的債權人的債權;招募並確定投資人;與投資人進行協商談判並在此基礎上制定重整計劃草案。

不過,對於這些通過破產重整實現重生的東北鋼廠來講,即便迎來了實力更加強大的“戰略投資人”,但未來要面對的挑戰或許依舊不小:東北地區的區位造就了呢度更高的生產成本,而市場的變化則永遠充滿着未知。

近400億元債權待確認

2018年10月23日上午9點半,黑龍江省伊春市紅松體育館,西林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等40家公司合併重整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在呢度召開,約900餘家債權人出席了會議。

在會議召開地東南方向約50公里處,西林鋼鐵集團下屬的西林鋼廠,三座高爐正在全負荷生產。這一廠區內,另有一座容積450立方米的高爐,因為落後產能淘汰政策限制,未在生產之列。

綏芬河市興合經濟貿易有限責任公司係西林鋼鐵集團破產案的債權人之一,早在2004年,這家公司就成為了西林鋼鐵集團的鐵礦石供應商。根據這家企業的負責人向經濟觀察報介紹,此次該公司申報的債權為3.8億元。

記者從另一家債權人處獲悉,為推進重整進程,管理人聘請了中興華會計師事務所為西林鋼鐵等40家公司的審計機構。上述審計機構於2018年6月18日開始審計工作。此外,管理人聘請了北京中天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為評估機構,上述評估機構於2018年7月16日進場開始評估工作。

根據審計機構的初步審計意見,以2018年7月11日為基準日,西林鋼鐵等40家公司合併後的資產總額約為129.83億元,負債總額約為203.69億元。根據評估機構的初步評估意見,以2018年7月11日為基準日,西林鋼鐵等40家公司合併後的資產估值約為60億元。

從7月下旬至8月上旬,管理人分組分別赴哈爾濱、瀋陽、大連、成都、廣州等城市與部分債權人見面溝通,聽取債權人對重整的意見。不過,根據參加第一次債權人會議的部分債權人透露,當天的會上,債權人並未就重整發表意見。

記者獲悉,為推進重整的進行,管理人專門成立了債權審查組接待債權申報。截至2018年10月10日,債權申報期屆滿。管理人共受理1241家債權人申報債權,累計申報金額約383.21億元。

不過,10月10日債權申報期屆滿後,仍有債權人繼續向管理人申報債權。10月26日晚間,記者從債權人申報處獲悉,截至當晚,申報債權接近400億元,不過這一數字為尚未確認的債權規模。

10月23日的債權人會議持續了一個小時,根據興合經濟貿易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的反饋,本次債權人大會主要係宣讀了目前重整的進展,在該負責人看來,並沒有咩實質的內容,就債務清償方案,本次會議也未有涉及。

上述負責人透露,中鐵二局作為此次破產重整案的債權委員會主席。西林鋼鐵的前員工向經濟觀察報介紹,中鐵二局和西林鋼鐵有着多年的業務合作,在西林鋼廠經營困難的歷史時期,還一度與之形成了租賃的關係。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重整管理人在本次債權人大會上同時表示,本次債權人會議後,管理人還將繼續審核目前尚未確定的債權人的債權;招募並確定投資人;與投資人進行協商談判並在此基礎上制定重整計劃草案。

尚未露面的戰略投資人

2018年10月10日,西林鋼鐵破產重整管理人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發佈《西林鋼鐵集團招募戰略投資人公告》。西林鋼鐵管理人表示,由於西林鋼鐵等40家公司負債嚴重,缺乏償債資金,故在重整過程中需要引進戰略投資人(下稱“投資人”),補充流動資金以恢復企業營運,整合核心資產以實現重整價值。

根據這一公告,目前西林鋼鐵仍然在招募投資人。

2018年十一之前,來自西林鋼鐵東北地區的一家代理商告訴經濟觀察報,其被要求將此前打入西林鋼鐵的貨款打入北京建龍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龍集團”)下屬公司的賬戶。

事實上,建龍集團與西林鋼鐵的“淵源”由來已久。

記者從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參會債權人處獲悉,重整管理人表示,為了維持重整期間西林鋼鐵生產經營不中斷,保護西林鋼鐵資產不受損失,同時也為了維護員工穩定和維護債權人的權利,西林鋼鐵與伊春建龍冶金材料經銷有限公司履行委託加工業務,管理人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三條等規定,同意伊春建龍公司與西林鋼鐵的委託加工業務。

2018年6月25日伊春建龍公司與西林鋼鐵簽署了《委託加工協議》。根據這一協議,伊春建龍公司向西林鋼鐵銷售燒結機、高爐、轉爐、焦爐、軋鋼生產線等正常生產所需的生產原料(包括:鐵精粉、粉礦、塊礦、球團、廢鋼、合金、燃料等),西林鋼鐵負責組織和提供主要原料以外的其他生產要素。該主要原料伊春建龍公司賒銷和所有權保留方式進行銷售,西林鋼鐵將生產的鋼材和外銷鋼坯全部銷售給伊春建龍公司,伊春建龍公司抵減主要原料貨款和伊春建龍公司墊付的費用等後,將剩餘款項支付給西林鋼鐵,通過與伊春建龍公司的委託加工業務維持西林鋼鐵在重整期間的生產經營不中斷。

工商資料顯示,上述宜春建龍公司正係建龍集團控股的子公司。

在此之前,與西林進行這樣的“來料加工”合作的係中鐵二局。伴隨着建龍的介入,西林鋼鐵與中鐵二局的加工合作也就此終止。債權人透露,2018年6月11日,西林鋼鐵進入重整程序後,正在履行的西林鋼鐵與中鐵二局瑞隆物流有限公司、中鐵二局物資有限公司的委託加工協議,於2018年6月25日解除。

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為解決西鋼集團經營困難的問題,在黑龍江省人民政府和伊春市人民政府有關領導的協調下,瑞隆物流公司與西鋼集團達成合作意向。2015年4月3日,西鋼集團、瑞隆物流公司簽訂《貿易協議》,採取“類似委託加工”的合作方式,以幫助西鋼集團恢復生產度過難關。

建龍與西林鋼鐵的合作不止於此。哈爾濱阿城區法院網的消息顯示,2017年9月底,建龍集團與西林鋼鐵下屬的阿鋼公司達成合作意向——以租賃的方式啟動生產,建龍集團在短短54天的復產檢修期內,搶在北方嚴冬到來之前,使停產的原阿城鋼鐵復產。在此之前,阿鋼公司已經停產三年,公司對外欠款50多億元,名下的土地、房產、設備已被抵押,被多家法院查封。

在前述的《西林鋼鐵集團招募戰略投資人公告》中,管理人表示,考慮到西林鋼鐵的過往業績和在鋼鐵行業的影響力,因此引進的投資人應具備和西林鋼鐵相適應的經營和管理能力,對於投資人的資質條件,管理人要求:僅限於中國境內依法成立的鋼鐵生產製造行業的企業,且不接受多家投資人組成的聯合投資體;具有較高的行業影響力、社會責任感和良好的商業信譽;應具備與西林鋼鐵相適應的經營和管理能力,要求在2017年粗鋼生產量達到2000萬噸以上;應擁有足夠的資金實力進行重整投資,資產總額達到人民幣800億元以上並能出具相應的資信證明。

記者根據今年年初鋼鐵行業公布的2017年全年中國80家重點鋼企鋼產量及總資產排行榜查詢,能夠滿足這一招募條件(2017年粗鋼產量超2000萬噸,總資產800億人民幣以上)的只有以下8家:寶武集團、河鋼集團有限公司、江蘇沙鋼集團、鞍鋼集團公司、首鋼集團、山東鋼鐵(1.690,0.03,1.81%)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建龍重工集團有限公司、湖南華菱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10月17日及10月25日,記者分別向西林鋼鐵管理人辦公室及西林鋼鐵管理層求證,二者均未透露西林鋼鐵重整的戰略投資人係否已經“確定”。

10月16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就此事向建龍集團宣傳部人士求證,同樣未獲回復。

倒下

綏芬河市興合經濟貿易有限責任公司係西林鋼鐵的主要鐵礦粉供應商之一,該公司負責人向經濟觀察報表示,雙方的合作始於2004年。該公司從俄羅斯進口鐵礦粉,通過滿洲里、綏芬河口岸,運往黑龍江省的幾家鋼廠。

2014年年終,西林鋼鐵出現嚴重的資金鏈危機,上述供應商的貨款也不能如期結算,進入2015年,該供應商與西林鋼廠陸續進行了啲合作之後,遂終止了供應的業務。

接近西林鋼鐵的人士透露,目前該鋼廠擁有兩座容積為1260立方米、一座容積580立方米,以及一座容積為450立方米的高爐。鋼廠目前擁有員工4000千餘人,現在,伴隨着鋼鐵市場行情的好轉,鋼廠也在持續地招工。“整個西林地區常住人口大概在4萬人左右。在西林鋼廠的鼎盛時期,員工人數將近1萬人。”上述人士介紹,“改制前後,管理班子大的變化沒有。改制後並未大刀闊斧地改革,包括減員。其後2013年到2015年自然減員,主體公司從10000人的規模減至現在的4000多人。”

2005年末,西林鋼鐵從黑龍江省屬國有企業改製為民營企業。剛改制之時,擁有一座450立方米、兩座130立方米的高爐,以及若干電爐。此後多年,西林鋼鐵不斷投入生產設備的建設。

“企業改制之後,在逐漸擴產,450立方米的高爐上了一個,580立方米的高爐上了一個,1260立方米的上了兩個,此外還有東北地區特需的冬儲設施,這些都需要大量的固定資產投資,這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融資。”接近西林鋼鐵的人士講述。

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西林鋼廠擁有300立方米高爐、50t電弧爐、50tLF鋼包精鍊爐等鍊鋼煉鐵設備。2011年建成1260立方米高爐。2012年,投資建設1260立方米高爐1座、120噸轉爐1座、年產100萬噸高速線材生產線1條,根據彼時的預計,項目投產後可實現年銷售收入48億元。

鋼銀資訊的消息顯示,2011年,西林鋼鐵固定資產投資創造了歷史新高,當年固定資產投資達到26.2億元,鋼鐵主業產能達到年產500萬噸的水平。

不過,中國鋼鐵的價格在2012年之後急轉直下。為了扭轉形勢,西鋼集團先後與中鐵二局、法液空等公司商討生產自救措施。

一位西林鋼鐵前員工向記者表示,事實上,西林鋼鐵的資金困難早在改制之前就已經發生。直至現在,涉及數額不小的員工集資款依然沒有還清。

2016年,鋼價得以扭轉,得益於鋼材價格的上漲,該年西鋼集團減虧5.2億元,不過依然虧損4億元,2017年,隨着鋼價的進一步好轉,西林鋼鐵進一步扭轉深度虧損的局面。不過,由於此前多年欠下的債務規模過於巨大,西林鋼廠最終未能擺脫破產重整的結局。

西林鋼鐵的一位代理商分析認為,和河北省這樣的鋼鐵主產區相比,東北地區的鋼鐵生產、銷售成本一直較高,而偏居黑龍江省東北部的西林鋼鐵更係如此。“呢度的原料、產品運輸路徑較長,運輸成本遠高於河北的鋼廠。黑龍江氣候寒冷,每年都有特殊的冬儲。在漫長的冬季,鋼材的運輸半徑會更遠,通過鮁魚圈的港口,能到達上海甚至廣州。”上述人士講。

現在係賣方市場,但在幾年前,不僅鋼價低到不敷成本,來自外省的啲劣質鋼材(地條鋼)也對市場造成了很多的衝擊。“西林鋼鐵本身的產品質量過硬,但在彼時,依然難抵價格更低的鋼材的競爭。”上述人士表示。

根據破產重整相關法律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同時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前款規定的期限屆滿,經債務人或者管理人請求,有正當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個月。這意味着,至遲在2019年4月11日之前,西林鋼鐵集團需要提交重整計劃草案。

在該人士看來,如果唔係後來的大規模生產設備投入,今天的西林鋼鐵即便面臨破產重整,也不再係優質資產,更不可能被建龍集團這樣的潛在戰略投資人相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經濟觀察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