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學術不端醜聞頻傳 中共學術界被諷「販毒團伙」

繼清華大學論文造假醜聞曝光後,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青年長江學者梁瑩日前也被曝涉嫌學術不端,百餘篇論文被撤稿。有政治學講師將當下的中共學術體制戲稱為〝販毒團伙〞。

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梁瑩在上海交大做學術報告。(上海交大官網圖片)

繼清華大學論文造假醜聞曝光後,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青年長江學者梁瑩日前也被曝涉嫌學術不端,百餘篇論文被撤稿。有政治學講師將當下的中共學術體制戲稱為〝販毒團伙〞。

陸媒報導,39歲的梁瑩是同行中的佼佼者,入選教育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計劃,先後在蘇州大學、南京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在北京大學、美國芝加哥大學做過博士後。

可就是這麼一位着述頗豐的所謂學術名人,卻因學術不端,超過了120篇論文被撤稿,而且現在都已檢索不到任何她的中文論文。

報導說,這些論文里至少有15篇涉嫌抄襲和一稿多投,甚至有的文章只是他人論文的縮減版。

梁瑩表示,自己早年確實不清楚學術規範,而強調學術規範是2005年開始的。她還稱:〝這樣查下去,全中國所有的人,很多教授、博導都有問題。〞

除了涉嫌學術不端,報導還批露了梁瑩授課敷衍的行為。學生反映,梁瑩經常佔用課堂時間處理私事,讓研究生甚至自己的父親代為講課。

近年來,她還玩起了〝翻轉課堂〞,讓學生做展示、自學,自己在下面玩手機。學生在評教時給她打低分,她還威逼利誘班長交出給自己打低分的學生名單。

梁瑩的醜聞隨着媒體報導在網絡流傳之後,南京大學成立了調查組。越來越多的人也站了出來,揭露自己身邊的〝梁瑩〞。而學術不端、糊弄教學的老師在中國高校比比皆是。

中國論文造假之風盛行,論文買賣被指已經形成繁榮的黑市。去年4月,世界知名學術出版社施普林格(Springer)宣布,撤下107篇中國學者涉嫌造假的論文,轟動全球。

學術界跟販毒團伙差不多

據陸媒報導,強調科研產出的今天,論文是升學升職的敲門磚,是職業水平的試金石。無論知識水平如何,專業工作者為了評職稱都要寫論文,這就像是一條通向未來的獨木橋,人人發表的高壓下自顧不暇,留下開論文公司的老闆教授們聲色犬馬。

在論文公司兼職過半年的錢曉亮說,經常覺得眼前看紅牆綠瓦、莊嚴肅穆大學虛偽得可怕,〝他們喜歡把樓都刷上紅漆,顯得底蘊很深的樣子,其實裏面可能已經爛透了〞。

〝所謂的科研,拿着納稅人的錢,根本就不是為了社會生產知識,而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生產垃圾。只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垃圾不是自己造的,而是去買來現成的〞。

教授們為了論文表發和課題經費奔波。而師命難違的學生,往往淪為教授的廉價勞動力。

畢業於國內Top2高校的研究生小雪表示,導師為了自己發文章費勁心思壓榨學生。導師的一篇文章要憋好幾年,就逼着好多同學延期畢業,充當勞動力,為他的論文服務。

但導師對自己的研究生還有區別對待,只有順眼的,才給一些好的課題,否則什麼都沒有。很多同學即便看不慣,也不得不去〝爭寵〝。

科技的進步也讓導師的控制手段花樣翻新。一些理工科導師,要求研究生每天上下班必須打卡。每天工作11小時,每周工作7天,工作時長超過了大部分上班族。

許多實驗室,導師不但要求學生打卡上班,還要求學生如奴僕一般,處理他們的生活雜事。

3月份不堪導師重壓自殺的研究生楊德寶,需要幫導師澆花、打掃辦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車場接他、陪他逛超市、陪他去家中裝窗帘等,還經常在10點後找他聊瑣事等。

英國國王學院政治經濟學系比較政治學講師 Alexandre Afonso,將當下的學術體制戲稱為〝販毒團伙〞。在販毒團伙里,收入分配是極度由上端向下傾斜的,而底層的街頭毒販掙得甚至比麥當勞都少,還面臨著被槍擊、落入大牢或被痛打的風險。

為什麼這樣的活兒還有人干?主因是,只有隱忍負重,爬到頂端可擁有無盡的財富和名聲。

而隨着不斷有新的底層研究生,為了取得學位不得不被剝削,學術大佬們才能有越來越多的成果,名利雙收,而這一切的溫床,被指是當下這個類似販毒團伙的學術體制本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