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貿易戰為何談不攏?中共沒看到美政壇巨變

美中貿易戰持續至今,為何難以達成貿易協議?美媒評論說,因為中共沒有看到美國政治體制的巨變,誤判川普政府針對中共的態度。

今年以來,美中已經進行了四次貿易會談,皆未能達成協議。《華盛頓郵報》刊登文章說,這要怪中共沒有認識到美國政壇的巨變。雖然川普一再重申要對美國貿易政策發起變革,但是中共領導人一直不能迅速抓住川普當選總統的意義,甚至不能迅速認識到,它們傳統的美國聯繫人已經無法為它們在橢圓形辦公室說話。

“他們陷入困境。”前中情局中國分析師懷爾德(Dennis Wilder)說。“他們沒有看到美國政治體制的巨變。”

川普對中共持續強硬

中共官員習慣了競選的時候說狠話、上任之後變溫和的美國總統。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之後,比爾·克林頓在競選的時候斥責中共是“北京屠夫”。然而作為一個總統,克林頓將中共引入世貿組織。

北京期待川普也是類似的總統。然而,川普向中共祭出懲罰性關稅。過去兩個月,他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興趣。他再三說,跟中共做交易還不是時候。川普也以強烈、公開的方式批評中共,這讓習慣於暗室談判的中共官員很不自在。

“這是一個非常不同的談判策略。他們過去從未看到美國這樣。”懷爾德說。他曾經擔任喬治·布殊總統的高級中國問題助手,後擔任中情局東亞太平洋事務助理局長。

沒有影響力的顧問

川普非傳統的行為方式和鷹派觀點令中共煩惱。中共花了幾十年時間培養跟美國企業高管以及退休政府官員的關係,但是卻發現他們對白宮的解讀不再具有權威性。

“中共曾經感到他們也許可以利用基辛格、蘇世民、鮑爾森等人稍稍控制一下川普,但是中共現在意識到,這些人對川普的影響力沒有預期的那麼大。”前美國駐華大使鮑卡斯說。

九月份,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文在紐約會晤了基辛格,要求這位前國務卿向白宮轉達信息。基辛格試圖壓低對方的期待。他說,中共可能很尊重他,但是川普可能不會聽他的。

北京還向華盛頓派遣了一批前政府官員,與美國的前政府官員舉行“第二軌道”會議。這種非官方的討論是解決棘手外交政策問題的常用方法。

但事實證明,這些人在川普政府中的作用遠沒有那麼大,部分原因是因為華盛頓最著名智庫都是由與川普缺乏密切關係的建制派人員組成的。

八月份,中共派傅瑩前往華盛頓,期待與美國學者和官員舉行會談,但是卻驚訝的發現,白宮從會議中撤回了他們的官員。

中共誤判華府反共情緒的深度和廣度

“中共政府在使用一個老劇本。它們還沒有搞明白,時代和態度已經改變,它們要麼不能、要麼不願意拿出適合目前情況的新劇本。”一名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說。

雖然中共官媒叫嚷着永遠不屈服於美國壓力,但是北京悄悄承認,中共可能誤判了華盛頓反共情緒的深度和廣度。不僅僅是川普對中共感到噁心,民主黨領袖和商界領袖也說,早就應該對抗中共的重商主義貿易行為了。

在海湖莊園會晤和川普 訪問中國大陸製造了短暫的關係緩和之後,美中目前陷入對峙僵局。許多中共官員終於意識到,美國把中共當作敵人對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