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中國進入用錯別字表達思想的荒唐時代

網上閱讀,不得不承認一個可悲的現象:中國已經進入一個用錯別字表達思想的時代。

人類創造了網絡,為的是更好地傳播信息、交流思想。而在中國,網上瀏覽卻已經不這麼簡單,而是需要了解千奇百怪的語言表達方式,學會各種猜測的本事。因為你要弄懂一些詞語,就必需展開豐富的聯想,邊讀邊想,邊讀邊猜。有一些是大家一想就知道的,有一些卻需要特別的閱歷和知識背景,這無疑為閱讀增加了難度。

漢字中突然夾雜着拼音,夾雜着英文,這已經算不了什麼,而且"古已有之",但夾雜一些奇怪的符號,卻使人頗費思量。

比如,"ZF這隻賴皮狗。人民與它講道理,它和人民耍流氓;人民與它耍流氓,它和人民講法制;人民與它講法治,它和人民講政治;人民與它講政治,它和人民講穩定。""ZF"是誰?是漢語拼音字頭?

再比如,"他跟某常委過從甚密,對某襠的發家史如數家珍,知道的比我多得多,······他是一個既得利益者,他說:'某襠亡不亡對我來說一個樣,不亡還好些,我可以撈更多的錢,只是我有正義感,正直,看不慣他們。'"什麼是"襠"?同音字嗎?

再比如,某博客貼出《推陳出新,再續新篇》一文,內容首先是向網友道歉:"從5/16--5/21短短几天,承蒙博友厚愛轉載的幾千篇博文被滅失了,殃及了無辜博友,我向各位致以深深歉意!"這很好理解,但接下來的話就需要猜:"在今天《木午陽》風沙後,我原先告示的備博《木午揚》也無法打開······風沙原因,可能我博文涉及了三個'地雷',一是涉及了六一節後三天的事情;二是涉及了TAM廣場有9人'自由落體',三是博文提出了'祖國'和人民誰是母親的問題,誰撫養了誰的問題。"有一些仍然可以一目了然,比如"六一節後三天"、"TAM廣場"、"自由落體",但"風沙"指代的"封"+"殺",卻讓我猜了半天:颳風也好,沙塵也罷,與博客有什麼關係?

"上海灘35世"發一篇博文,題為《中國特色的"城鎮化",不就是搶劫嗎?》(2013-06-3015:36:00),全文只有幾句話:

村裡大爺問:什麼叫城鎮化建設?

村委會的會計回答說:正腐花8萬塊錢將你家的2畝地徵收,然後400萬賣給房地產開發商,再然後你兒子拿征地所得的8萬塊錢和他兩口子攢下的8萬塊去交了首付,併當20年房奴!

大爺聽完後流淚地說:俺操他親娘滴,操泥馬不就是搶劫嗎?在這裡,"操泥馬",在別處常見的是"草泥馬",似乎已經流行多年,而"正腐"一詞,卻是近年才流行開來。

下面的表達,網民大概已經司空見慣了:

龍英台的《DA江DA海1949》······

愛味味的《一虎八奶》······

民煮名博今日大多打不開······

他出事了,據說與民孕有關······

反對強拆!反對正腐與開發商穿一條褲······

放着世界各國證明了的民煮現正之路不走,非要一襠磚制和賭財······

誰是"龍英台"?誰是"愛味味"?

"民煮","磚制","賭財","正腐",應該不難讀懂,而且,用同音字代替,倒也是傳統,古代稱作"通假"的,可是,眼下的這些"通假",用得是否太離譜!

我總是跟不上形勢,剛剛弄清"偉光正"的含義,轉眼遇到了"畏光症"。什麼意思?只有猜。

網民為什麼這樣做?原因眾所周知,就是要千方百計地逃避那些網路阻止上傳的詞。到底哪些詞有礙上傳,一直未見公布,如果有那樣一個文件就好了,可是沒有。於是網民就一個個像報刊負責人那樣靠自己的理解和遭遇去理解和設定底線,結果就難免"擴大化",把一些可以自由上傳的詞也當成了有礙的詞。比如,過敏、感冒、詞語,連起來說就通不過嗎?事情沒那麼嚴重,但有的博文卻把它寫成了"明敢詞",有的則用了常用的辦法,寫成"敏*感*詞"或"敏**感詞"。真的這個詞本身也過敏或者感冒了嗎?

這一切都很滑稽,卻已經是我們的文化現實。相關部門也許應該後悔,當初不該引進互聯網,不該讓百姓在網絡上亂髮那些未經批准的言論。也許當時是還沒有足夠的自信,如果有更多的自信,或許應該堅決拒絕互聯網,拒絕手機,拒絕向世界打開大門。這一步邁出來,的確帶來了太多的麻煩,現在只能靠各種過濾軟件進行檢查,以發現和攔截那些包含"明敢詞"的文字,讓它無法在網上現身。

公民表達思想和見解,需要用錯別字,這是民族的恥辱!是時代的恥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