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太陽雨:「逆向淘汰」讓中共國走向毀滅

這些年,中國的高級知識分子,禁言的禁言,打壓的打壓。張維迎遭全網封殺;茅於軾被扣上漢奸的帽子;賀衛方被徹底禁聲。敢於說真話的人已經比熊貓還稀少,倒是像胡x鋼和周公公這種滿嘴跑火車的人,各個混得人模人樣。中國知識分子界的逆向淘汰,以致整個國家浮誇驕躁,假大空盛行。

1979年,數學家邁克爾‧布林忽然考慮到兒子將來的前途,最終決定離開蘇聯,前往美國。於是,通過層層安檢和幾近羞辱的盤查,最終輾轉維也納,再到巴黎,然後坐上飛往紐約的航班。後來,他的兒子謝爾蓋‧布林,成為了科技巨頭google的創始人。

這幾乎是另一個版本的愛因斯坦。1940年,愛因斯坦因為不堪法西斯化的德國,以及對猶太人的迫害,最終定居在美國,並為其成功研發出人類第一枚原子彈,也因此提早終結了二戰。

以當時原子彈無可比擬的威懾力,美國應該是唯一一個有機會統一全球的國家。然而,美國的領土並未因為戰爭擴大分毫,因為屬於人民的國家,對領土沒有慾望,我想這也應該是愛因斯坦選擇美國的原因。

同樣,google公司也始終堅持“永不作惡”的宗旨。而且,它對人類的貢獻,應該也是不亞於愛因斯坦的。目前在機械人,無人駕駛,生物技術,以及量子電腦等方面,引領着人類前進。

然而就是這樣一家公司,由於拒絕向中國政府提供使用者隱私資料,最終不堪刁難,於2009年退出了中國市場。隨後,笑稱中國人願意拿隱私換便利的百度,霸佔了中國的搜索市場。為中國網民提供了一個“賣假藥”,為黑醫院拉皮條,競價廣告大行其道的一個骯髒平台。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逆向淘汰,恪守原則的被迫離開,而販賣用戶隱私的生存了下來,並利用壟斷優勢,不斷惡化市場。這種規則蔓延成勢,便有了中國層出不窮的毒奶粉,毒疫苗,毒藥酒以及毒食品事件。

如果說企業的逆向淘汰,是惡化了中國的商品市場,那麼知識分子的逆向淘汰,直接惡化了一個國家的道德風氣。

2015年,清華歷史系教授秦暉的《走出D制》,在出版後不到一個月,便被勒令下架。次年,其本人也在校園內遭遇了一場蹊蹺的車禍,而在此之前,也屢傳“清華要整秦暉”的傳言。最終,這位百科全書式的知識分子,迫不得已離開了清華。

巧合的是,在秦暉的《走出D制》一書中,有一位叫陳蘭彬的歷史人物,是清政府的一名外交官。此人明知洋人厲害,但回國卻始終數落洋人的不好。因為他知道,這既迎合聖意,可以升官發財,又迎合民意,收穫民粹追捧。因此,整個大清朝都沉浸在天朝上國的美夢中,直到國際聯軍破門而入。

而在秦暉被清華學術圈排擠的時候,同為清華教授的胡x鋼,相繼出了《中國:決勝百年目標》,《中國國情與發展》等陳蘭彬式的書籍,開始混得風生水起。一邊不斷巡迴演講,一邊吹噓中國綜合國力已全面趕超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掀起了一股“厲害國”的輿論風潮。

結果中國人又開始做天朝上國的美夢,倒是警醒了美國那邊的右翼分子。在他們看來,這些資料和論證,都是出自清華教授,中國頂尖經濟學者的文章,還能有錯?於是貿易戰來了……

作為知識分子,我覺得必須得是個有道德潔癖的人。這種潔癖首先體現在對真理的追求上,能堅持說真話,把真相帶給公眾。其次,是對正義的追求,這點與google的“不作惡”類似,不與惡為伍,不同流合污,是每個有良知的知識分子最基本的操守。

但是這些年,中國的高級知識分子,禁言的禁言,打壓的打壓。張維迎遭全網封殺;茅於軾被扣上漢奸的帽子;賀衛方被徹底禁聲。敢於說真話的人已經比熊貓還稀少,倒是像胡x鋼和周公公這種滿嘴跑火車的人,各個混得人模人樣。

中國知識分子界的逆向淘汰,以致整個國家浮誇驕躁,假大空盛行。不僅如此,由於中國的經濟泡沫,和每年高歌猛進的通脹率,中國的富人們,也無不紛紛加入移民的大軍。

招商銀行和貝恩管理顧問曾聯合發佈調查報告,中國個人資產超過億元的大陸企業主中有27%已移民,另外還有47%正在考慮移民。而胡潤研究院和中國銀行私人銀行也曾聯合發佈調查報告,個人資產超過1,000萬人民幣的高凈值人群中,近60%的人士已完成投資移民或正在考慮。

這其中有裸官的子女,有追求財富安全的企業家,以及類如邁克爾‧布林那樣,給子女爭取一個美好前途的知識分子。因為蘇聯式的國家,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政府壟斷了一切優質資源,除非你同流合污,才能從中分一杯羹。但美式的民主國家,一切資源都對人民開放,優質的教育,公平的商業競爭,開明的政治,良好的環境……

資源就如同水,而人恰如魚,你若掐著源頭,沒有人會願意在污濁的泥水裡像泥鰍一樣活着,或許這才是中國陷入逆向淘汰的根本。

易中天教授曾這樣評價過中國的逆向淘汰社會,他說富人和知識分子選擇離開,便帶走了財富和知識。一個國家若留不住知識和財富,那麼剩下的會是什麼?貧窮和愚昧!貧窮和愚昧的人需要什麼?他們需要一個皇帝。

因為這些人普遍缺乏獨立的人格,對現代文明一無所知,沒有追求平行權力的意識,也只有這些人,甘願被權力奴役,又毫不自知。

資中筠也曾表達過對逆向淘汰的憂慮,因為有能力的人,都選擇了離開,而並非留下來成為推動改革的力量,那麼中國也就喪失了優化機制。

當然,我亦無比絕望,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小人得志的國家。因為正直,且有能力的人永遠敢於挑戰威權,只有無才無德的奸妄小人,才會通過依附權力來彌補自身不足。而依附權力之人,永遠行奴才之事,欺下媚上,魚肉弱小。所以,權力不死,小人永遠有機可乘,而正義之士,始終將被逆向淘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號大魚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