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中南海版的「紅衣女」和山寨版的王滬寧

王滬寧和“紅衣記者”張慧君

打印四個月前上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是當今中國的“文宣沙皇”。十九大之後,這位為連續三任執政黨最高領導人充當謀士的“紅色秀才”最終不得不從後台走向前台,成為極度不得人心的紅色宣傳機器操作者。王滬寧在主管宣傳以後,立即組織了對黨的領袖的個人崇拜的政治宣傳,也為恢復最高領導人職務終身制進行了盡心竭力的論證和鼓吹。就在他小心翼翼地向新主人表達政治忠誠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事件卻使這位“文宣沙皇”陷入窘境。

今年人大政協兩會的宣傳無疑是王滬寧分管的工作,在王參與設計的“部長通道”環節,一位長期被兩會宣傳官員照顧有加的“紅衣記者”按照標準的官方口徑對部長提問,她的提問誇張做作,肢體語言粗俗不堪;在她一旁的一位“藍衣記者”顯然感到不滿,以翻白眼等豐富的面部表情和扭身轉頭等大幅度的肢體動作表達了對這位“紅衣女”的不屑。這兩個女人有趣的表演通過直播方式傳向世界,迅速壓過了其他兩會話題,成為最令網民興奮的兩會新聞。

網上一片興奮刷屏!“紅、藍女事件”之所以搶鏡,絕不單單是因為發現了一個淺薄、淪落的女子而興奮,而是因為那位率性的藍衣女對紅衣女所表達的蔑視,形象地表達了中國普通民眾對中共造謠機器的鄙視、對霸道的中國執政黨的憤怒、和對中國政治生態的無奈。王滬寧和他背後資金雄厚、人力充足的宣傳機器為十九大和兩會做了大量的意識形態灌輸工作,但是在這兩個年輕女人的表演面前顯得那麼蒼白、那麼不堪一擊,“文宣沙皇”王滬寧該是何等難堪?

“紅、藍女事件”和隨後網民們揭露出來的有關紅衣女子的信息也無一不再提醒着王滬寧,在他領導之下的共產黨的宣傳機器是何等的腐敗、何等的下流。近些天來,網上關於為政府代言的“紅衣女”背景的種種故事不脛而走,從她令人作嘔的網上自我宣傳,到她被政府宣傳部門長期青睞的各種資料,再到她身後所代表的那些用中國納稅人的錢豢養的虛假外媒等等,所有這些都揭示,中國的集權政府正是靠着這麼一個腐敗透頂的宣傳機器在維護。作為這個腐敗機器的頭目,王滬寧又該做何感想?

我想這次的“紅、藍女事件”對王滬寧的仕途發展也極富有寓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王滬寧,曾經就讀和授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據說他曾經下過氣力研究和宣傳西方的民主制度,也曾算是中國改革運動的一位擁護者。當時,對中國陳舊的政治制度和僵化的意識形態,王滬寧的立場與這次事件中那位翻白眼的“藍衣女”近似,是不以為然和鄙視的。

經過二十多年體制內的薰陶,如今官場上的王滬寧則變成了一個維護舊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和專門製造陳腐詞彙的無良御用文人,他在人們中的形象已經變得與搔首弄姿的“紅衣女”並無二致。從某種意義上講,“紅衣女”只不過是山寨版的王滬寧,而王滬寧則是中南海版的“紅衣女”。從翻白眼的“藍衣女”變成諂媚的“紅衣女”,這正是王滬寧和所有那些向集權制度出賣靈魂的中國文人們的晉身之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