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世界媒體看中國:習近平究竟有多強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共黨魁習近平通過突襲的方式修改憲法,攫取了皇帝一般的權力,破除了中共獨裁者毛澤東死後中共所設立的種種規章。設立那些規章的目的在於避免中共再度出現一個毛澤東式的終生獨裁者為所欲為,給中國,給中共帶來災難,而眾人對這樣的災難製造者毫無辦法,只能祈禱他早點死掉。

毛澤東當年就是為了跟中國的國防部長彭德懷和蘇聯共產黨鬥氣,寧可讓幾千萬中國人在風調雨順的三年里在中共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中餓死,也不要修改他推行的災難性經濟政策,也不要接受蘇聯的援助建議。

當初推動中共設立規章避免再出現終生獨裁者的鄧小平以及支持鄧小平的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都都受過毛澤東的迫害。習仲勛早在毛澤東發動瘋狂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之前就被打入黑牢,罪名是莫名其妙的“用小說反黨”,儘管習仲勛終其一生從來沒寫過小說,也從來沒有策動他人寫什麼政治諷刺性小說。

習近平的這些破除常規的舉動不但讓中國公眾感到震驚,也讓美國人,尤其是美國外交政策界感到震驚。習近平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美國政府、美國人應當如何觀察習近平,如何評估習近平?習近平的個人獨裁對中國意味着什麼?對國際社會意味着什麼?對美國意味着什麼?

在這令人困惑和焦慮的時刻,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3月13日星期二發表發表三位專家的解惑性文章,標題是,“習近平這就變成了中國的強人了嗎?不見得”。

寫出這文章的三位專家分別是,艾麗卡·弗蘭茲,密西根州立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安德利亞·肯德爾-泰勒,國家安全委員會俄羅斯和歐亞部副情報官;約瑟夫·萊特,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三位專家的文章說:

“中國共產黨剛剛修改了規則,拿掉了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這意味着什麼?很多分析家先前預計,習近平主席將在2023年完成國家主席第二個任期之後卸任,然後垂簾聽政,就像‘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當年那樣。

“在一些分析家看來,中共的最新舉措使習近平成為一個強人。他在繼續破除毛澤東死後中共所實行的集體領導制度的規章,繼續鞏固自己的權力。有關一個領導人的個人特點的研究可以為這些發展提供思考線索,也有助於將習近平的這些舉措跟其他的諸如俄羅斯的普京、朝鮮的金正恩或盧旺達的卡加姆政權的做法進行比較。

“個人獨裁的研究對象是領導人的權力沒有多少外界制約的政體,這樣的領導人不受規則或意識形態的羈絆。大多數獨裁政權都有某種程度的鮮明的個人色彩,但許多因素可以影響一個領導人能在多大程度上對政策有最終發言權。

“眼下正在中國持續發展的並不是典型的強人政體。習近平依然是在中共相當制度化的體制內運作。高層官員在有忠心的情況下通過中共的機構獲得升遷,能力依然是獲得提拔的一個重要標準。研究顯示,在一個像習近平這樣的領導人是通過現有的政黨崛起(而不是他自己另起爐灶)的情況下,那個政黨就對一個領導人試圖控制其系統有更強的抵抗力。

“這就意味着習近平的上升軌跡跟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烏干達的伊迪·阿明、或多米尼加共和國的拉斐爾·特魯希略大不相同。在那些政體中,有能力的官員被棄置不用或被殺掉,他們的位置被獨裁者的家人、朋友或其他個人取代,暴力被用來維持政權。不過,在習近平積聚權力、用打擊腐敗的手段將對手棄置不用的時候,他依然是在其黨的規則內行事。

“而且,中共無處不在的網絡在繼續監控公民的行為,鼓勵忠誠者,不給那些不那麼服從的人好處。據估計,有四分之一的中國家庭成員有中共黨員。習近平就是依賴這種中共基礎來獲得支持。

“相比之下,大部分個人獨裁者都更為脆弱。在俄羅斯,普京不是一個政黨的領袖,在2018年的總統選舉中,他將作為無黨派人士競選。跟其他個人獨裁者一樣,普京獲得的支持主要就是基於通過排他性的個人關係所分發的金錢獎勵。

“中國現政權是否是一個個人獨裁政體,這個問題不僅僅是一個學術問題。清楚地了解誰控制着政治權力的門徑,決策是如何做出的,這種理解會影響威權政體的行為和結局。就像我們先前的文章所說的那樣,這方面的大量紮實研究顯示,當決策反映的是一個個人的奇想而不是一個精英集團的共識的時候,結果就會不妙。

“個人獨裁政體是威權政體中最容易採取危險和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的,這些政策包括大力投資於核武器,或對民主國家發動戰爭。這種政權依賴貪污腐敗,容易挑起國家之間的衝突。

“在這裡,我們不妨仔細查看一下個人化本身的種種問題。為此,我們援引了由芭芭拉·格戴斯、約瑟夫·萊特和艾麗卡·弗蘭茲製作的個人特徵新指數。這個指數表包含8個組成部分,大部分是描述領導人和支持黨(假如這樣的黨存在的話)之間、領導人和保安力量之間的權力分配。

“我們由此得出的判斷是,習近平還沒有跨越門檻進入個人化獨裁,但他正在接近跨越,他的政權展示出個人獨裁的若干特點。例如,對習近平的個人忠誠決定一個人是否能獲得高位,他基本上控制了中共的執行委員會和保安機構的人事任命。但習近平沒有他自己的保安力量或忠於他的准軍事部隊,就像普京的國民衛隊一樣。

“我們發現,領導人崇拜個人化的進程導致那些在最上層的人越來越依賴鎮壓來維持控制,即使是考慮到其他一些能夠影響這種關係因素如國際衝突或國內異議也是如此。這一發現跟其他的研究是吻合的。那些研究是,個人獨裁製的壓制性要高於一黨獨裁政權。

“這意味着習近平的行動就像一個觀察人士所說的那樣,可能‘表示另一段長時間的嚴酷鎮壓’,就像毛的暴政統治時代那樣。而基於一黨獨裁的政體則有控制機制,使它能夠動員支持從而降低鎮壓公民的需要。但這種體制會受到權力個人化增加的損害。

“相關的研究還顯示,權力個人化的進程有可能延長習近平的在位時間,但也會增加政權的倒颱風險。政體的權力越是個人化,它就是越難以在習近平最終離去之後繼續生存。

“這是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政權所面臨的挑戰。馬杜羅在查韋斯2013年死去之後試圖維持委內瑞拉的獨裁政體。這並不是說,中國的政體倒台是即將發生的事情,而是說中共政權解體的風險要比以前高了。

“而且,還有最終的風險。在掌權的早期獲得個人權力使領導人可以隨着時間的推移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同樣,習近平在位時間越長,中國的政治制度就可能變得更為個人化。

“例如,在柬埔寨,洪森慢慢地在掌權的30年里將政權由柬埔寨人民黨在決策過程中擁有顯著地位變成他成為至高無上的權威。在中國,政權的個人化將對中國的政治發展產生長遠的影響和後果。個人獨裁者掏空政治制度,使有能力的人被邊緣化,無視各種規範,從而創造了種種條件,使習近平一旦失去權力之後中國也不容易建立民主。

“在2012年,中共試圖尋求一個強有力的、有決斷力的領導人以便使中國國內的人再度對中共政權產生敬畏。中共作為一個黨派,尤其是中共內部默認習近平大力抓權的人以為,必須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來克服公眾越來越強烈的不滿,尤其是對胡錦濤在位10年所積聚的貪污腐敗的不滿。中共選擇了習近平,得到了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但其強勢如今使它後悔莫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