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官方《炎黃春秋》8月期出版 胡德華拒任"偽刊"顧問

炎黃春秋被奪權後,官方出版第8期雜誌,仍保留了原來的雜誌社編委名單。隨後,原雜誌社編委和胡德華本人相繼發表聲明,宣布當局的做法侵權,聲言要追究責任。

中共體制內的敢言雜誌《炎黃春秋》,在7月17日由社長杜導正簽名宣布即日停刊後,近日第8期“復活”。新出版的《炎黃春秋》第8期,從包裝到內容,表面上看都與以往的雜誌極為相似,就連編委會名單,除了由新的總編輯郝慶軍取代了5月去世的原《人民日報》副總編、前全國工商聯副主席保育鈞,其他人並沒有變化。

隨後,原雜誌社對此發表聲明。

聲明稱,今天終於拿到了李鬼現世的直接證據:不顧我社顧問、編委和工作人員的一再聲明和警告,中國藝術研究院組織的山寨版“炎黃春秋雜誌社”在他們出版的“炎黃春秋”第8期的版權頁上,非法使用了我社顧問、編委的名字,非法使用了他們在7月12日《通知》中任命的我社領導層的名字。

下午,我社副社長鬍德華向中國藝術研究院發出《聲明專函》強調,貴院新組織的以賈磊磊、郝慶軍為首的“炎黃春秋雜誌社”在其出版的所謂“《炎黃春秋》雜誌第8期”扉頁版權欄將我列為顧問,對此我不同意、不接受、不就任;請貴院通知並責成以賈磊磊、郝慶軍為首的“炎黃春秋雜誌社”立即撤換扉頁,將我的名字從該版權頁上刪除並作出公告。

《聲明專函》要求對方在3日內答覆。胡德華在聲明中強調,將保留依法追究的權利。

聲明還表示,凡在8月4日本社顧問、編委會聲明中署名的顧問、編委,凡在偽刊第8期上被列名的本社其他工作人員,都已經行動起來,他們將陸續運用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的署名權和名譽權。

炎黃顧問、著名法學家郭道暉認為,當局的做法很卑鄙。

筆名笑蜀的編委陳敏認為,炎黃被接管到炎黃新刊出版,背景可能很複雜,雖說他不知道是誰針對炎黃,但相信時間會給出答案。

胡德華:不會另起爐灶

日前,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就《炎黃春秋》被迫停刊回答了外媒關心的有關問題。

鑒於中國藝術研究院已經接管了《炎黃春秋》,並重新刻了炎黃春秋的公章,更改了網絡平台的後台密碼,並發表聲明表示要繼續將這份雜誌按照中宣部的精神辦下去,老炎黃會不會另起爐灶,辦一份新雜誌呢?胡德華回答說:“那不會,《炎黃春秋》是一個品牌,把《炎黃春秋》交給這些唱歌、跳舞、演戲、說二人轉的人,我不放心。我就說這些人做好他們自己的工作就不錯了,他們頂不起來《炎黃春秋》這四個字的份量,他們不配。”

胡德華還說:“《炎黃春秋》這個無形資產我覺得是非常厚重的,這是承載着老一輩革命家對它的期望,還有我們員工幾十年的努力,還有熱愛這份雜誌的廣大讀者對我們的支持。我們為什麼要輕易放棄呢!起碼,我不會放棄。別人我就不知道了。”

胡德華用“下三濫”來形容那些自稱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的人員搶佔《炎黃春秋》雜誌社的行徑:“這些使用下三濫手段的人,他們並沒有說是藝術研究院的,所以我現在也並不認為他們是藝術研究院的。“

胡德華反駁了網上流傳的有關中國藝術研究院宣布免除他副社長職務的傳言。他說:”那都是網上傳的。我沒有接到正式的通知,而且在我們的協議里,人事權、財權和發稿權都在《炎黃春秋》,我們協議上寫的,白紙黑字。”

更高層的意思?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炎黃春秋》因被強行接管而導致停刊的風波顯然不會是來自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藝術研究院是奉了上級宣傳部門的命令所為。

打壓《炎黃春秋》的決定是不是來自更高層呢?胡德華回答說:“那我不知道。你要說是更高層的主意,這我不相信。因為我們的更高層大家都是知書達理之人,都是知法、懂法、守法之人,我相信沒有一個中央領導是主張違法之人,他們怎麼會拿着協議而不認協議呢。我們這個協議是受到國家《合同法》保護的,不是說咱隨便弄一下,而是蓋了章的兩個法人實體,代表法律,簽署的是法律文件。如果說我們法律文件也是一張廢紙,那我們習近平總書記說的依法治國,這話算什麼了!我都不好意思說了。所以我認為還是真話,還是實話,還是一定要執行的。所以我非常看重我們雙方的那份協議。“

胡德華對杜導正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宣布《炎黃春秋》停刊的決定表示理解,但是他表示要抗爭到底,絕不停刊。

江派攪局?

美國媒體分析稱,《炎黃春秋》雖自我約束〝八不碰〞,但依然屢受打壓,反映出中共當局對輿論的恐懼和〝江派〞的不斷攪局。〝江派〞是指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及黨內盟友。

前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最近在接受澳洲廣播電台(SBS)訪問時提到,〝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

胡德華在回答外媒記者時再次重申了習近平多次強調的“依法治國”理念。胡德華說:“習總書記剛剛進入到中央最高層的時候,就明確提出來要依法治國,那什麼叫依法治國呢,我們《炎黃春秋》和你藝術研究院是兩個實體,我們之間的關係是由我們的協議來規範的,這個協議里規定如果要有了問題是要協商的,那麼為何不協商?我直到現在還認為,我們的協議還要有效的。請讓我再加上一句,如果說我們的協議被單方面撕毀,那我們《炎黃春秋》跟中國藝術研究院可真是沒有任何關係了,你藝術研究院還是去研究你們的唱歌、跳舞、演戲、說二人轉、唱大鼓書,你們就玩你們的去。我們是研究歷史,研究社會科學的,我們還干我們的。那麼我們就是沒任何關係,我還是我,你還是你。為什麼這麼說,因為藝術研究院是2014年12月份才跟我們簽的這個協議,那麼我們《炎黃春秋》已經存在了二十五年了,不是有了你才有我,我們是一直存在着。所以你要是把協議撕毀,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你就管好你的唱歌、跳舞、演戲、二人轉去,你沒有資格管我們,因為我們之間不存在協議了,我們本來就是一個依法登記註冊,照章納稅,奉公守法的實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