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世上只有一種豆腐可以吃!

作者:

張佳瑋愛吃豆腐,確切的說,是豆腐的一種吃法:他曾看着爸爸,端出塊不那麼嫩的豆腐,往上撒鹽,然後使筷子拌;拌完了,張佳瑋剛想舉筷子,爸爸叫停,‌‌「要等一等‌‌」。等什麼呢?張佳瑋也不知道。但等了會兒,下筷子時,覺得鹽跟豆腐滲融了,入味了,有些汁水,吃起來有別樣的味道,很下飯。

張佳瑋就這樣,吃了一輩子豆腐。

他有眼睛,看得見鄰居有人吃米飯;他還有鼻子,有時也聞得見隔壁油悶茄子的香味兒;他也有耳朵,聽說遠地方靠河人家釣了魚來熬吃。然而這些玩意兒,哪能和豆腐相比呢?眼睛鼻子和耳朵也是多事,告訴我這個幹嘛?剜了眼睛割了鼻子刺穿耳朵太血腥啦,就把眼睛蒙住、鼻子塞住、耳朵堵住好了。

日子長了,張佳瑋覺得,眼睛已經看不見米飯了,鼻子已經聞不見茄子了,耳朵已經聽說不了山中走獸雲中雁陸地牛羊海底鮮了。他就可以放心大膽,接着吃豆腐了。

張佳瑋自己當爸爸了。他每天給孩子吃鹽滷豆腐。孩子多將起來,七張八嘴,自然有人不愛吃豆腐。張佳瑋就將自己關於豆腐的感悟說給孩子聽。

他說:豆腐雖然淡而無味,但白凈溫潤,加了鹽就有味道了,多好。你們現在不懂這個滋味,是因為年紀小。年紀長了,就知道了。

當然,那是心情好的時候。一個人給許多孩子做飯,也有心氣逆的時候。那時節,張佳瑋眉毛和脾氣都逆了起來,每逢孩子問起來,就粗聲大氣說:吃你的豆腐去!

孩子噤了聲,張佳瑋很滿意。大家能一起安心吃豆腐,這日子就太平了。

然而孩子們不是盆景,沒法靠修剪就順着人的意思成長。張佳瑋也沒法每晚上給孩子們的舌頭上課。所以,當某一天,他翻檢孩子書包,在老大包里發現了無花果、老二包里發現了巧克力、老三包里發現了冰糖葫蘆、老四包里發現了塑料袋裹着的蘿蔔絲餅、老五的包里發現了臭豆腐、老六的包里發現了牛肉乾……張佳瑋覺得自己要被雷劈死了。

吃了一輩子豆腐的張佳瑋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張佳瑋切好了一大塊豆腐,用半斤鹽滷了鹵,看着孩子們吃下去了,看着孩子們點頭咂吧嘴了——沒咂吧嘴的孩子被張佳瑋盯得害怕,於是也咂吧了幾下——這才微笑了。

張佳瑋總結了一下,覺得自己不能任孩子們胡作非為。語言是最強有力的武器,論述可以每天灌進孩子們耳中。於是此後,每晚大家吃豆腐時,張佳瑋都要教育孩子們。當然,因為他只懂得鹽滷豆腐,所以一切只得從鹽滷豆腐角度出發。

章魚有什麼好吃的?有豆腐健康么?

鵝肝有什麼好吃的?有豆腐白么?

牛裡脊有什麼好吃的?有豆腐吃了不上火么?

鰹魚有什麼好吃的?有豆腐這麼滑么?

松露有什麼好吃的?有豆腐這樣味道清淡么?

螃蟹有什麼好吃的?有豆腐這樣簡便么?

這些東西,有爸爸給你們做的豆腐這麼有感情有歷史有淵源么?

說著說著,張佳瑋覺得不僅是兒子們,自己也給說服了。於是他又理直氣壯的開始帶領孩子們吃豆腐。吃着,他還不忘告訴孩子們:

凡是為了滿足家裡吃鹽滷豆腐這一條件的採買購物,我都堅決維護。

凡是鹽滷豆腐的傳統食譜,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

可恨的是,孩子們長了眼睛,可以看;長了耳朵,可以聽;長了鼻子,可以聞;還他媽長了腿,可以到處走。孩子們長大了,就對張佳瑋說:

爸爸!豆漿點了鹵,點得嫩嫩的,還有豆香呢!這時盛一碗出來,加醬油、榨菜丁、蝦米和麻油。可好吃了!

爸爸!生豆腐剛出來,溫溫潤潤泛黃的時候,下一點蔥和醬油,就可以吃!可好吃了!

爸爸!豆腐用開水燙一燙,撒點兒紫香椿,燙過就變鮮綠了,拌豆腐吃,可香了!

爸爸!把皮蛋切了,拌嫩豆腐,下一點醬油和麻油,也很滑的!

爸爸!豆腐放平底鍋里,稍加點油,煎一煎,再隨便下點蔥姜鹽熗個鍋,燒一燒,很好吃的!

爸爸!把芋頭磨成泥,去水的豆腐過了篩子成花兒,混合起來,蒸一蒸,特別香!這是《豆腐百珍》的做法。

爸爸!豆腐切片後烤一烤,加點兒醬油和酒煮,再用芝麻油炸一炸,特別好吃!

爸爸!豆腐磨碎,拌了雞蛋,煎一煎,用湯煮一下,加醬油出鍋,也好吃的!

爸爸!六杯水,一杯醬油,一杯酒,煮豆腐。煮完了,下蘿蔔泥和海苔碎,特別香!

張佳瑋聽着,心猿意馬起來。

如果這話給別人聽,未必會動心。然而他自己吃了一輩子豆腐,也確實了解豆腐的味道。孩子們說的這些吃法,確實應該很美妙。他腦海里浮出個氣泡,氣泡里,這些豆腐裊裊騰騰、活色生香,讓他不能自已。他也想嘗試一下新鮮的。可是在孩子們面前,怎麼能栽面兒呢?

張佳瑋清楚知道,鹽滷豆腐就是他的一切。他是憑着資歷、年紀、體力和倫理的優勢,讓這個屋檐下的孩子們,承認鹽滷豆腐好吃的。只要這一點共識還在,他就還能說話算數。如果他吃了別的豆腐,而且說了聲好,那麼一切就完了。晚節還要不要啦?孩子們私下怎麼評價他?以後他在這家裡怎麼做人呢?

張佳瑋知道孩子們未必會對付他,但他很害怕。以前他覺得自己做的事天經地義,但現在,他自己的信仰都動搖了,就有問題了。

夜深人靜,孩子們都睡熟了,張佳瑋偷偷爬起來,到廚房裡去。他很想按着孩子們的建議做一碗豆腐吃,可是,哎,怎麼下手呢?

吃了一輩子豆腐之後,張佳瑋一直不太願意想這事兒。平時忙,又緊張,更不易想起。但這時夜深人靜,面對着吃了一輩子的豆腐,張佳瑋思索開了。如果吃了孩子們建議的豆腐做法,哪怕孩子們不發覺吧,萬一,他自己覺得,這個豆腐好吃呢?

他沒吃過,但吃了一輩子鹽滷豆腐,張佳瑋很明白,蒸豆腐、炒豆腐、煎豆腐、炸豆腐一定都很好吃。如果承認了這些豆腐好吃,那麼,吃了一輩子鹽滷豆腐的他,又算是什麼呢?

吃了一輩子豆腐的張佳瑋開始生氣。他氣自己可能會愛上一種他從來沒吃過的豆腐,然後,長久以來,他吃鹽滷豆腐的人生,就會失去意義了;長久以來,他對孩子們的諄諄教誨,就會顯得滑稽可笑。但他又不能氣自己一輩子只吃鹽滷豆腐這回事,因為承認了這一點,就真的讓自己的人生沒有意義了。

張佳瑋回想起那一天,他曾看着爸爸,端出塊不那麼嫩的豆腐,往上撒鹽,然後使筷子拌;拌完了,張佳瑋剛想舉筷子,爸爸叫停,‌‌「要等一等‌‌」。等什麼呢?張佳瑋也不知道。但等了會兒,下筷子時,覺得鹽跟豆腐滲融了,入味了,有些汁水,吃起來有別樣的味道,很下飯。

這會兒,張佳瑋模模糊糊想道:如果,那一天,他跟他爸爸說一句‌‌「豆腐其實有別的吃法喲‌‌」,然後,爸爸給他多一點選擇,欣然和他開始嘗試另一種做法,允許他吃炒豆腐、煎豆腐、炸豆腐、湯豆腐……他的人生會不會稍微不一樣些呢?不對!不能想!

吃了一輩子豆腐的張佳瑋拍了拍腦袋。他知道自己的時代終究會過去,他的孩子們終究會知道世上其他的美食,可是此時此刻,為了他長久以來直到此時此刻的人生意義,為了他人生迄今拚命維護的一切,他惡狠狠的說:

明明世界上只有一種豆腐可以吃!就是鹽滷豆腐!!只有一種!!!沒別的!!!!

責任編輯: 李冬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