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江姐綉旗的原型為何家破人亡?

兩年前,曾寫過一篇題為《江姐帶給另一個女人的痛苦》的文章,文章提到中共宣揚的鼎鼎有名的「革命烈士」江姐是個不折不扣的「第三者」,她帶給另外一個名叫譚正倫的女人的是深深的痛苦。事實上,無論是小說《紅岩》還是電影《烈火中永生》關於江姐都有一些虛構的情節,比如被釘竹籤、綉紅旗等。本文要說的就是江姐綉旗的原型周居正的生死故事。

周居正,四川人,1945年參加中共地下黨。1946年在重慶北碚教育學院參加學生運動時,被國民黨逮捕,與羅廣斌等人關在一起。在得知中共勝利的消息後,他非常興奮,立即撕下被面同羅廣斌等人一起繡起了中共紅旗(後來被羅移植到江姐身上)。1949年,在中共軍隊即將攻佔重慶前,國民黨處決了部份被關在白公館的中共黨人,而周居正則幸免於難。有幸活下來的周居正被中共稱為“脫險革命志士”。然而,逃過了國民黨槍殺的他卻最終死在了他所信奉的中共的槍口下。

1949年後,周居正被分配到西南軍政委員會人事部工作,後又調中共中央西南局黨校(後改為中央第七中級黨校)任教。1957年被打成右派,被押解到雲南修建鐵路。5年後,他於1962年摘掉了右派帽子,解除了勞教,但仍不能回家與妻兒老小團聚,而是被強行安排到位於四川永川縣的新勝茶場(內稱“勞改營”)“就業”。

在新勝茶場工作期間,周居正、魏昭等5人,受派到薛家橋維修築路損壞的民房。中間休息,大家在一起烤火、抽煙,一邊談到了各自的遭遇以及對反右傾、大躍進、人民公社、公共食堂、“自然災害”、餓死人等問題的看法。誰料想,隨意的閑聊卻遭到了他人的舉報,這5人很快被逮捕。“南下幹部”的魏昭受刑不過承認了一些子虛烏有的栽贓。此外,由於在周居正筆記本上發現了一篇題為《新民主社會主義論》的文字,內有“反毛”言論,他們最終被打成了“反革命集團組織”,受牽連之人達數百人。

據大陸親眼目睹了周居正被槍斃場景的李才義撰寫的文章,1964年初,他參加了對周居正的公判大會。他記得公判大會那天天低雲暗、霜風凜冽,會場周圍三步一哨,五步一崗,兩處制高點的山頂上也架起了機關槍。在某法官宣讀了一串名字及其刑罰後,一個剃光了頭、戴深度近視眼鏡、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被推到了眾人面前,他就是周居正。其罪行是組織“反革命集團”——中國馬列主義者聯盟,自任總書記;書寫“反革命組織綱領”——《新民主社會主義論》等等。最後宣判周居正死刑,立即執行。宣讀完畢就給周的背後插了死囚標籤,然後他被架走,不到10分鐘的時間,天空就響起了清脆的槍聲……據說前面有人看見周居正聽到執行死刑時好像在喊什麼,行刑的公安馬上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被先後打成右派和反革命的周居正,也給家人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長子周復生、次女周復蘇受株連被下放到邊遠山區當知青。周復生受不了政治上的歧視和生活上的煎熬,用鐮刀抹喉身亡。文革中,周居正的妻子曾昭英(教師)也被戴反革命帽子遭到批鬥。留在身邊陪伴她的小兒子,受不了精神上的凌辱和折磨,也投江自殺了。

可嘆的是,被冤殺的周居正等人的案件至今沒有得到一個說法,儘管後來複查過周居正一案的部份法院審判員、副庭長、庭長,檢察院檢察員,從不同角度分析,均認為該案不論原判認定周居正等組織《中國馬列主義者聯盟》的事實是否成立,都不構成反革命罪。

誰在阻撓該案的昭雪?周居正等人的冤魂可曾得到安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