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靈魂肉體都獻給中共的江姐和死於燒鴉片的張思德

作者:
中共一直宣傳的在南泥灣地區開展的「大生產運動」,其實只有少部分地種了糧食,大部分地區都種植了鴉片,這些鴉片都賣給國統區和日佔區。張耀傑披露,他幾年前曾親到延安的南泥灣實地考察過,「據當地政府官員講,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張思德,就是在燒制煙土的過程中,因窯洞塌方被活埋在窯洞裏面的。」

左為張思德

中共建政70年來,樹立了不少所謂的英雄人物形象,涵蓋各個時期為中共獻身之人。這些人中有李大釗、劉胡蘭、方誌敏、張思德、江姐、白求恩、楊子榮、董存瑞、雷鋒、歐陽海、王傑、劉文學、王進喜、焦裕祿、孔繁森、任長霞……他們的所謂「事迹」在中共精心包裝下,通過媒體、通過學校,傳遍中國各個角落。然而,曾經感動了無數人的他們,不過是被中共編造出來用於愚弄百姓的工具而已。

靈魂肉體都獻給中共的江姐

因為小說《紅岩》而廣為人知的中共英雄江姐,也有着不為中國人所知的一面。網上有消息稱,根據江平民教育基金會主席、四川大學蘇州研究院執行院長聶聖哲教授的回憶,江姐在四川大學讀書時就「思想活躍、不安分,很風流」,她每和一個男同學上床,就要求對方入黨,鬧得滿城風雨。因此被學校訓誡。

在中共共產共妻思想指引下,早已不知什麼是禮儀廉恥的江姐,已然將自己從靈魂到肉體全部獻給了中共。其後,江姐與中共重慶市委第一委員彭詠梧假扮夫妻,從事地下工作,但二人假戲真做,還生下了一個兒子。可事實上,彭詠梧早就在老家與譚正倫結了婚,並育有一個兒子。

當6年後一直沒有丈夫音訊的譚正倫,得知丈夫再婚、且有了一個兒子的消息後,非常傷心夜裡只能躲在被子中哭泣,怨恨丈夫的無情。最終,在眾人的解勸下,她接受了丈夫的請求,前往重慶照看彭江二人的兒子彭雲。

來到重慶後的譚正倫,並沒有見到彭詠梧和江竹筠,因為他們已前往其它地方開展武裝暴動。1948年,彭詠梧因暴動失敗被國民黨處決;之後,江竹筠被捕,並於1949年國民黨撤離重慶前被殺。最終由譚正倫將第三者的兒子撫養長大。

除此而外,《紅岩》中關於「渣滓洞里有『中美合作所』48套刑罰,凡是關押在渣滓洞的中共『革命者』,全都要經受酷刑折磨……」,「江姐就受過釘竹籤等酷刑」等都是杜撰。大陸《炎黃春秋》雜誌2014年第2期曾刊登一篇題為《渣滓洞刑訊室考》的文章,內稱根據對負責接管國民黨在西南的特務機構保密局、中統局的中共軍管會公安部偵察員孫曙的採訪,確定渣滓洞「沒有任何刑具」,他所說的「刑具」是指皮鞭、烙鐵、電刑、老虎凳、竹籤子之類逼供用的刑具。

既然沒有刑具,自然也沒有人目睹過「竹籤子釘進江姐指尖」。《渣滓洞刑訊室考》文章稱,1963年,重慶市博物館陳列部一位姓張的職工參加復原陳列工作,具體任務是複製「刑具」,渣滓洞刑訊室第一批「夾手指的竹筷子」,就是他做的。據披露,現在渣滓洞、白公館舊址展出的「刑具」,主要是自1960年以來,從各地徵集來的,以及工作人員仿製的。而這都是為了配合中共的宣傳。

除了刑具造假外,被中共猛批的中美合作所也被污名化,事實上,它乃是美國幫助國民黨抗日的情報機構。

而塑造了江姐等「光輝形象」的《紅岩》作者羅廣斌則在文革期間,因不堪受辱,選擇了自殺。

死於燒鴉片的張思德

上個世紀60年代被奉為「老三篇」之一,迫令全國人民背誦的《為人民服務》,是毛在延安時期的警衛戰士張思德死後寫的。文章中寫道:「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張思德究竟是怎麼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根據大陸學者張耀傑的研究,張思德並非死於燒木炭,而是在制鴉片的過程中意外身亡的。依據不斷披露的史料,中共一直宣傳的在南泥灣地區開展的「大生產運動」,其實只有少部分地種了糧食,大部分地區都種植了鴉片,這些鴉片都賣給國統區和日佔區。張耀傑披露,他幾年前曾親到延安的南泥灣實地考察過,「據當地政府官員講,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張思德,就是在燒制煙土的過程中,因窯洞塌方被活埋在窯洞裏面的。」

有人依據張思德背木炭的照片反駁這種說法,那是因為這些人不知道鴉片是可以熬制的。是以,張思德在窯洞中熬制鴉片,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大概中共也知道燒制鴉片的名聲確實不太好,因此參與者必須是信得過之人,即既要能保密,又要保證參與這項工作的人不會中飽私囊。而「黨性強」、「紀律性強」的中央警衛團戰士是首選。據說,除了張思德,中央警衛團很多幹部、士兵都輪流參加過加工煙土的工作。試問,張思德們是在為人民謀利益還是在為中共謀利益呢?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