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民不懼死 「生死狀」贏官方 勝過一車皮理論

——民不懼死 湖南農民靠「生死狀」贏官方

近期,湖南安化100多位農民立下《捍衛土地生死狀》,誓死討回被當局佔去的5畝地,此事引起外界廣泛關注,被喻為效仿當年的“小崗村事件”。當局恐懼引起更大風波,官方立即作出妥協和處理。對此,有學者表示,民不懼死,皆因強權逼之;民要聚眾,才能抵禦強權。學者:小崗村曾出現驚天動地的生死狀,那是一群抱着“寧被殺頭不做餓死鬼”信念的叫花子。可知,危難之際緊要關頭,一紙生死狀,往往勝過一車皮理論;一小撮簽下生死狀的草民,或勝過一車皮理論家。

100農民歃血“生死狀”

為捍衛土地,今年7月8日,安化樂安鎮蚩尤村夏家組100多位村民,在《捍衛土地生死狀》摁上了紅手印,內容為:1、如有人為捍衛該宗土地捐軀,由全組村民組織負責安葬;2、如因此坐牢,先墊付村民每月6000元工資;3、全組村民與土地共存亡,捍衛到底,永不放棄!永不叛變……

原屬於夏家組村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約5畝,70年代被劃撥給梅城供銷社(後為思游供銷社),到80年代,供銷社不景氣倒閉。近年來,供銷社負債纍纍,欲轉讓該塊土地使用權,並出售房產。夏家組村民想購買該處房產。

今年7月5日,思游供銷社私自將該塊土地上使用權及房產以70餘萬元賣給了他人。為此,該組村民簽立“生死狀”討要土地。

這張經全村人協商後簽字的生死狀曝光後,立即在網絡上熱傳和討論。北京知名學者於建嶸表示,民不懼死,皆因強權逼之;民要聚眾,才能抵禦強權。

民眾“走過冬天ls”表示,強拆、強征折射出強暴執政,百姓的忍耐也有局限性,不是在忍耐中滅亡,就是在忍耐中暴發。

有民眾表示,抗爭是王道,誓死悍衛自已的正當權益,村民好樣的。

官方妥協學者:一紙生死狀勝過一車皮理論

事情曝光後,7月29日,湖南安化縣官方很快響應稱,供銷社已與買主解除了不受法律保護的買賣協議,並退還款項,並封存了所立“生死狀”原件。

報導稱,該宗土地系國有土地,權屬無爭議,供銷部門處置該土地上的房屋存在主體不適格問題,所簽合同不合法。

但根據數據顯示,這5畝地原屬於夏家組村民集體所有,上世紀70年代按照政策無償但有條件劃撥給梅城供銷社,劃撥的條件是讓村民統包搬運貨物、踩茶包等體力活。

有民眾表示,當時的劃撥條件現在已不存在了,那麼土地也應該返還村民,怎麼屬於國有土地。

大陸專欄作家黎明撰文評論,無償撥給,準確說法就是掠奪去了;供銷社“許可搬運”而不必支付租金,已經是得了大便宜,憑什麼分文不付連土地歸屬權都成你的?那塊地天經地義屬於農民,“權屬無爭議”。

他表示,立下生死狀的農民,表面上是和基層供銷社做鬥爭,實際上村民們很清楚他們面對的是誰,知道供銷社背後有何種勢力為支撐,對此番抗爭的艱苦性、複雜性、長期性及其所有風險,早有清晰的估判。否則,農民們就不會立下這種生死狀。

而在35年前,安徽鳳陽縣菠蘿公社小崗村18位農民冒着極大的風險,立下了生死狀,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了紅手印。當時,中共內的改革派看到了經濟崩潰,百姓怨聲載道使中共處於絕境,出於挽救黨,維護統治的需要,中共最終採納了土地承包制度。

黎明的文章還表示,小崗村曾出現驚天動地的生死狀,那是一群抱着“寧被殺頭不做餓死鬼”信念的叫花子。可知,危難之際緊要關頭,一紙生死狀,往往勝過一車皮理論;一小撮簽下生死狀的草民,或勝過一車皮理論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