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回顧歷史 有多少「理論」在胡說

送條子是紅軍籌集糧款的方法之一:在風急月黑的夜晚,紅軍戰士鑽出敵人封鎖線,悄悄來到根據地和國統區的邊界,溜到某大戶人家的門前,摸索着貼上事先準備好的紙條,紙條上寫着限幾月幾日把多少糧食多少錢送到山裡的什麼地方,不可報告國民黨,否則將如何如何。

一、無產階級革命

“無產階級革命”,顧名思義:無產階級的革命。無產階級,即產業工人階級。回首組織成立之初,中國的現代工業尚未形成規模,產業工人尚處於幼年,根本就夠不成一個獨立的“階級”。此其一。其二,早期加入組織者,沒有一個屬於無產階級,相反都是有產者的後代。這些人挑動的所謂革命,怎能冠以“無產階級革命”呢?應該是馬克思主義狂徒的“奪權革命”吧!

二、井岡山道路

“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毛這一“獨家發明”被理論界概括為“井岡山道路”,幾十年來一直被津津樂道。然而,“農村包圍城市”是真,“武裝奪取政權”也是真,二者合起來就不真了。因為“武裝奪取政權”的前提並不是“農村包圍城市”,而是“在全民族抗戰下不顧民族大義韜光養晦,然後再跟傷痕纍纍的國民黨決一死戰”。換句話說,如果不是日本大舉侵華,你那“農村包圍城市”並不湊效。

三、不拿群眾一針一線

“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是井岡山時期的老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一句歌詞兒,我們小時候經常唱,老師也每每這樣教育我們:紅軍戰士都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我們可不要拿公社裡的財物呀!可是我們稍動腦子:紅軍種莊稼嗎?紅軍紡棉線嗎?不種莊稼不紡棉線紅軍吃穿從哪兒來?你可能說他們有辦法:打土豪。打土豪不假,可土豪那點兒東西怎麼夠紅軍吃八年(1927~1934)?

就讓我講一個“送條子”的故事吧,送條子是紅軍籌集糧款的方法之一:在風急月黑的夜晚,紅軍戰士鑽出敵人封鎖線,悄悄來到根據地和國統區的邊界,溜到某大戶人家的門前,摸索着貼上事先準備好的紙條,紙條上寫着限幾月幾日把多少糧食多少錢送到山裡的什麼地方,不可報告國民黨,否則將如何如何。這裡面如果真有報告的,紅軍一定會找時間“如何如何”。所以大部分財主都不敢報告國民黨,而是乖乖地把糧款按紙條上寫的送去。這個事實後來就成了“根據地群眾支前忙”的小說、戲劇和影視劇情節。

四、北上抗日

最近有一個段子,說老師講歷史:紅軍長征是北上抗日。一個小同學有疑惑,他說老師,日本鬼子在東面不在北面,紅軍北上打不着日本人呀?老師眼一瞪說:書上說抗日就抗日,別胡說!

這跟“皇帝的新裝”差不多,只有孩子才敢說真話。

五、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且不說已經被解密的前蘇聯檔案所證實,是朝鮮入侵韓國,美國率領聯合國軍抗擊朝鮮,我們的“抗美援朝“缺少那麼一點兒“正義”性。單說“保家衛國”理由也不大充分:美國是言語上還是行動上入侵中國啦?美國既然沒有入侵中國,那麼你派兵入朝作戰是保衛哪門子國家?你的教科書上雖然寫着“美帝國主義把戰火燒到鴨綠江邊”,但也沒寫“燒過鴨綠江邊”呀?情理上美國對中國的威脅應該存在,我們應該加強戒備,但是把入朝作戰說成保家衛國就強詞奪理了,或者說純粹是為了忽悠自己人民的需要。

可是,無懈可擊的推論是:如果朝鮮不越過三八線,美國就不會“入侵”朝鮮,中國也不會參戰,中美衝突便不會發生,這個“保家衛國”戰爭必然無從談起,幾十萬“中華兒女”萬不會魂斷他鄉……

六、工人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國家

這是《憲法》規定的國家性質。在“人民”沒有選票的體制下,“民主”便沒有着落,“專政”也不是“人民”的專政,“工農聯盟”無從談起,“工人階級”領導更是空穴來風。事實上“工人階級領導”這一規定不符合“人人平等”法治精神。

七、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當家作主

(略)

八、三大改造和三中全會改革

“三大改造”是1953年到1956年期間國家對農村裡的農業、手工業和城市工商業進行的公有化。“三大改造”完成後,生產資料不再歸私人所有,農村的土地、農具、牲畜以及手工業者的生產全部歸公,城市工商業全部國有化和集體化。

“三中全會改革”是1978年第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的,它正好和“三大改造”反過來,農村實行聯產承包,城市擴大企業自主權,後來乾脆賣掉中小企業,大企業搞公司制。

這樣截然相反的說法按說必然有一對有一錯,不可能兩樣兒都對,也不可能兩樣兒都錯。可是令人可笑的是,50年代說私有制錯,公有制對;80年代默認私有制對,默認公有制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都實踐三十多年了,至今沒有膽量承認!

九、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這是十八大強調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那麼,除去這些,資本主義價值觀還剩什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