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南周刪除文章全文 揭中國政壇領導人排名:行政職務不是唯一依據

阿波羅網編者註:此文已經被刪除,原文連結:www.infzm.com/content/87903

在講究秩序的中國政壇,領導人的排名並不是一件小事,無論是在職和退休的領導人,在出席活動時的排名先後,往往隱藏着豐富的政治信息。

到上世紀80年代,不少老一輩領導人仍在一線領導崗位。由於威望和資歷,一些人儘管沒有擔任正職領導人,但排名卻在正職領導人前面。

這些或長或短的領導人名單通過新聞報道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央媒體都有一張由中央下發的名單,依照名單對出席活動的現任和卸任領導人進行排序。」

2013年1月21日,在新華社播發的《楊白冰同志遺體在京火化》新聞中,前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的名字出現在第12位,位列7名中央政治局常委和4名已卸任常委、但仍擔任國家級正職的領導人(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之後。此前在新聞報道中,江澤民的名字排在總書記之後、其他常委之前。

1月22日,新華社發佈消息,解釋了排名變化的原委:十八大後,江澤民向中央請求,今後在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禮賓排名順序中,將自己同其他老同志排在一起。新華社報道說,「這體現了一名共產黨人的高風亮節和寬廣胸懷」。

在講究等級秩序的中國政壇,領導人的排名並不是一件小事,無論是在職和退休的領導人,在出席活動時的排名先後,往往隱藏着豐富的政治信息。

行政職務不是唯一依據

2012年12月6日,中國農工民主黨第十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到會祝賀。他系了一條紅領帶、身着白襯衫,在會上宣讀了中共中央賀詞。

除了俞正聲外,當天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也有領導到場致賀,現場座次以及新聞報道中的排名依次是:俞正聲、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華建敏、國務委員梁光烈、全國政協副主席孫家正。

這樣的排名並非隨意。依慣例,對在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排名順序,一般先是黨的領導人,依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之後,是全國人大和「一府兩院」的領導。具體來說,依次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兩高」負責人;再往後,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和中央軍委委員。

中央書記處書記之後的排名,主要依據行政職務,不在於是否中共黨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有不少黨外人士如蔣樹聲、周鐵農等,他們的排名總在身為中共黨員的國務委員戴秉國、梁光烈之前。

但行政職務並不是排名的唯一依據。十八大換屆前,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剛的名字,經常會排在一些副委員長、副總理之前。這顯然不是工作疏漏,而涉及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排名規則——王剛當時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屬於「身兼多職」的領導人。對於身兼多職的領導人,排名時以他擔任的最高職務為準,對王剛來說,政治局委員是他當時的最高職務,排名就以政治局委員為準。

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排名,是以姓氏筆畫為序的,王剛因此在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排名第一。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兆國、副總理回良玉,按照姓氏筆畫排在王剛後面。

與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排名不同,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排名並不依據姓氏筆畫,而與常委的分工和他們的黨內資歷有關。

1987年十三大產生的中央委員會,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最少的一屆,只有5名常委。當時的排名次序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務院總理、中紀委書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國務院常務副總理。

當時黨的總書記沒有同時擔任國家主席。1988年召開的全國人大七屆一次會議上,楊尚昆當選為國家主席。他並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但他與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名字同時出現時,楊尚昆排名在總書記之後、總理之前。

這次會議上,萬里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先念在政協會議上當選為全國政協主席。他們同樣也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但作為國家級正職領導人,兩人的名字排在總理李鵬之後、中紀委書記喬石之前。

1993年,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同時擔任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從這一年開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和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一直由政治局常委擔任。總書記、總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這四位國家級正職領導人的排名模式開始固定,但委員長一直排名在總理之後。不過到1998年,原國務院總理李鵬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此後委員長的排名一直在總理之前。

在擔任國家級正職的政治局常委之後,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排名也並不固定。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排名在副總理李嵐清之前;但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副總理黃菊排名在中紀委書記吳官正之前;十七屆政治局常委中,副總理李克強的排名也在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之前。

「老一輩」領導人地位高

到上世紀80年代,由於「文革」後出現幹部斷層,不少老一輩領導人仍在一線領導崗位。由於威望和資歷,一些人儘管沒有擔任正職領導人,但排名卻在正職領導人前面。

鄧小平的地位最特殊,但他又沒有擔任過黨的最高領導人,當他和黨的最高領導人同時出現時,如何排名就要看具體情況了。

1989年11月,85歲的鄧小平徹底交班,全身而退。不再擔任任何職務的鄧小平,在新聞報道中排在時任中央總書記江澤民之後、其他領導人之前。

當時除了鄧小平,還有一些已離開一線的老一輩領導人如陳雲、彭真、鄧穎超等,排名仍在不少在任政治局常委之前。

1989年10月1日晚上,首都各界群眾紀念40周年國慶,新老領導人悉數參加。《人民日報》報道中的排名是:「江澤民、鄧小平、楊尚昆、李鵬、陳雲、萬里、李先念、彭真、鄧穎超、喬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環、王震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登上天安門城樓,與首都群眾同慶佳節。」

這個名單上已退出一線的領導人中,鄧小平、彭真、鄧穎超都擔任過國家級正職領導。陳雲雖沒有擔任過國家級正職領導人,但當時還是中顧委主任,且在黨內地位很高。十六大以來,歷屆全國黨代會開幕會上都要為「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雲等已故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和革命先烈默哀」。

隨着歲月流逝,到2011年7月1日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紀念大會時,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大部分人物已經去世,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中的退任老常委們,排名方式有了新變化。出席活動的中央領導人名單中,先是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隨後是政治局委員,之後依次是李鵬、朱鎔基、李瑞環、宋平、尉健行、李嵐清、曾慶紅、吳官正、羅乾等老常委們,排名順序與在任時一致——這些老常委們沒有像當年「老一輩」領導人那樣,退休後還與在任常委一起排名。

「和」字隔開現任和退休領導人

新老黨和國家領導人集中出現的場合,往往是一些紀念大會、儀式性場合,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周年紀念大會、中共十八大開幕式等。在任領導人排名在先,之後才是原任(政治局常委除外)領導人的名單。在新聞報道中,關鍵詞在於一個「和」字——名單中,「和」字之前是現任領導人,「和」之後是原任領導人。

在建黨90周年紀念大會的領導人名單中,在最後一個現任領導人、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志珍的名字後,「和」字出現了,後面是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丁關根,然後是其他的原政治局委員、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原國務委員、原「兩高」負責人、原全國政協副主席等,排序與在職時一致。

已退休的領導人中,也有一些黨內資深的老人。他們雖然沒擔任過中央政治局委員,但會排名在原政治局委員之前。

2008年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周年大會上,「和」字之前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志珍,「和」字之後是原最高法院院長鄭天翔,之後才是原政治局委員楊白冰。2001年,出席建黨80周年大會的領導人名字中,「和」字之前的是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王文元,「和」字之後是原國務委員張勁夫、黃華,再後面才是原任政治局委員楊白冰等人。

張勁夫、鄭天翔、黃華這些老領導人雖沒擔任過政治局委員,但都是黨內資深老人,都擔任過中顧委委員,張勁夫、黃華曾是中顧委常委。

一般來說,所有現任、原任黨和國家領導人名單排完之後,現任和原任的中央軍委委員開始登場。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名單結束時,會出現一個「,」號,然後是軍委委員的名字。

2012年1月2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舉行春節團拜會,「,」號之前最後一個名字是原全國政協副主席李蒙,之後就是「軍委委員陳炳德、李繼耐、廖錫龍、常萬全、靖志遠、吳勝利、許其亮,」這些都是現任的軍委委員。

已退休的原軍委委員王克也參加了團拜會,對王克的提及方式是「以及」王克,而不加「原軍委委員」的解釋。歷年團拜會以及建黨90周年紀念大會的報道中,對原軍委委員的提及方式都是「以及」。

「排名約定俗成」

儘管領導人排名富含重要的政治信息,但無成文的制度規範。中國人民大學黨史黨建教研室主任楊德山教授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這種排名有約定俗成的規律,沒有正式文件規定。

這些或長或短的名單進入公眾視野的方式,一般是在重大活動、慶典,或黨內重要幹部去世的新聞報道中。「在這些報道中,中央媒體都有一張由中央下發的名單,依照名單對出席活動的現任和卸任領導人進行排序。」一位曾擔任《人民日報》頭版編輯的媒體人說。

由於中國政治的特殊性,外界往往將中共領導人的排名視為觀察政治變動的一個窗口。

這一窗口在「文革」前後曾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文革」開始時,劉少奇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由第二位下降到第八位,這成為他之後被開除出黨、迫害致死的先兆;而「文革」結束後,老幹部平反和復出,也往往以名字重新出現在新聞報道中為標誌。

改革開放後,政治秩序得以恢復,排名變動也大大減少,今日已形成大致固定的模式。「當退休的領導人越來越多,排名會變得越來越難。」中央黨校黨建部主任王長江教授說。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3/0208/283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