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政壇失控 人民日報旗下二大媒體為政改互鬥

中共十八大即將召開之際,陷入全面混亂狀況。中共高層就十八大人事佈局陷入最後的血拼,尤其是現在呼籲改革的胡溫習力量佔上風之際,以周永康曾慶紅、李嵐清為主的江系處於明顯弱勢,面臨清算,因此希望在十八前拚死一搏,安插自己的人馬,為自己留後路。中共原來的大佬也紛紛跳到前台,為各自人馬站台。

中共政壇的巨大波動,也引起了媒體的連鎖反應。中共各大媒體之間互掐的現象越來越多,左右搖擺,外界形容為發病「打擺子」。甚至中共權威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兩大媒體《環球時報》和《人民論壇》,對政改的路徑和理解不一,形成針鋒相對的局面。

中共處於全面失控邊緣 不再有統一口徑及權威

2012年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大劫,自今年2月重慶原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成都美國領事館事件以來,中共官場一向隱秘宮廷劇第一次在全世界面前公開,中共政壇的地震接連不斷,被雙開的薄熙來,10月26日被罷免全國人大代表資格,當天深夜當局通報了薄熙來被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日前軍方高層上演人事大調整。繼四總部同時換帥之後,目前各大軍兵種司令人選也幾乎落實到位。

臨近十八大召開之際,中共政壇早已不再露面的大佬們,也紛紛開始高調現身。繼李瑞環、吳儀在高官陪同下亮相,朱鎔基也在江「被露面」後,於10月24日在釣魚台國賓館會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的中外委員,陪同的有王岐山、劉延東等。10月30日官媒再推李鵬消息,稱其近日捐300萬稿費設立「李鵬延安助學基金」。隨後再有江澤民借李嵐清談老歌,再「被露面」。

中國和平民主聯盟主席唐柏橋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現在中共內鬥已經處在失控的邊緣,現在已經沒有統一的口徑和政策、所謂的權威在主導,包括十八大最重要的權力交接及一系列的重大決策。所以形成多頭政治,似乎共管狀態,很多人都好像是山大王。最近的話,從報導上來看,相對來說胡溫習這邊的人,掌握比較多的主動權。

北京政壇觀察人士表示,各派系元老不停亮相,說明內部鬥爭已經公開化,要在18大最後關頭搶佔對自己有利的形勢。這對江派來說也是最後一搏。新疆的「權利運動」發起人胡軍認為,目前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完全處於劣勢,像江澤民他現在是出不來,如果出的來早出來了。基本上是「殭屍」而已。

近日已成「殭屍」無法動彈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不得不靠假照片、假新聞「被露面」,甚至罕見地通過李嵐清談60年前的所謂失傳老歌推出江澤民,稱其記憶力很好還能吟唱老歌。令外界輿論譁然。

甚至早被當局自己定為罪犯的「牛鬼蛇神」、殺害張志新烈士的責任人、並欠下多條人命的毛澤東侄子毛遠新,監獄7年後出來一直極其低調,近期也突然高調起來,帶領毛的後代及毛的原部下一行去南水北調的渠首,打出橫幅「飲水思源」,提醒中南海打下天下的人是老毛他們,以此對十八大的工作報告及黨章中去毛化作出不滿回應。

《環球時報》PK《人民論壇》呈針鋒相對

中共政壇上接連不斷的宮廷劇,也波及到媒體失去方向。大公報評論員陳國棟撰文認為,同屬於《人民日報》旗下的這兩大媒體,在有關的政改話題上卻是針鋒相對,因此將政改和路徑的探討推向新高度。

《人民論壇》雜誌推出新政治觀探討的系列文章,其中一篇《新政治觀:創新點與突破口》一文,作者國防大學教授公方彬認為政治體制改革遲遲未上路,將這一問題僅僅簡單的歸咎於「既得利益集團的阻撓、或者執政黨出現精神懈怠」,都未能抓住問題的要害。他認為是:「不是懼怕民主,而是很大程度上緣於理論準備不足」。重點在於尚未確立起現代政治觀或曰新政治觀。

公方彬認為中國要啟動政改,需要完成五個方面的「理論準備」:重新解讀政治信仰;確立中華民族核心價值觀;建立執政黨的政治倫理;設計新政治觀下的體制制度;形成與新政治觀相一致的話語系統。

評論員陳國棟認為《環球時報》31日發表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副所長房寧的署名文章《政治體制改革必須「摸着石頭過河」》,與《人民論壇》的觀點形成針鋒相對。

他引述房寧文章觀點,國內外大量經驗證明,成功的政治改革多是逐步摸索、探尋,最終成功的。這跟「理論指導」、「頂層設計」沒有多大關係,理論指導難有三大原因,包括政治問題的綜合性和關聯性強、政治問題的重複性差、政治決策責任重大。

房寧認為過去30年的改革經驗,總結一點就是「摸着石頭過河」,這是中國經濟改革成果的根本。如何「摸着石頭過河?」,分三個階段:問題推動、經過試點、統籌兼顧。

陳國棟分析,房寧在文章結尾更暗指所謂「理論先行」是「圖虛名,招實禍」,與公方彬形成輿論對峙,並稱「摸着石頭過河」意在強調從實際出發、實踐第一;強調尊重科學,實事求是。

現在到了徹底跟中共告別的時候了

目前中共十八大有關改革的論調越來越高調,甚至官媒直接喊出「不政改將亡黨亡國」的高度。與此同時,外界發現,中共黨章修改案及十八大工作報告,都不再提過去一直不落下的所謂「毛澤東思想」,外界普遍認為「去毛化」在高層已經達成共識。

唐柏橋表示,現在已經到了徹底跟中共說告別的時候了。十八大召開之前這個權力移交的過程中,中共權力所謂空隙,一種失控的狀態,民眾應該發出強烈的聲音,要求改變中共一黨統治的政治生態,還政於民,一勞永逸的解決中國的腐敗、專制、腐朽的政治管理制度。如果有人對中共體制還抱着幻想的話,等中共這船沉了之後,他也會遭到滅頂之災。如果能意識到船要沉了,這體制已僵化了、不行了,誰也救不了它,他得想辦法跳船,想辦法繼續他新的生命。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2/1102/266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