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總書記是日本軍部一手選拔栽培起來的 組圖為證

—蓋棺論定江澤民徵文:青年江澤民接受的是漢奸教育 2002年公然認為漢奸大學翻案 冒充正統

作者:

 青年江澤民接受的是漢奸教育

抗戰八年,江澤民1220(日軍破揚州城時江己過完11周歲生日,日軍向國民政府投降時他超過了19周歲),這個年齡段是人生觀的形成期。在這關鍵期間,江澤民讀了四年偽省立中學、三年偽中央大學,接受的是漢奸教育。

200511中國出版了《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中文版(以下簡稱《江傳》),此前已在美國出版了英文版,作者是美國商人(businessman)羅伯特·勞倫斯·庫恩(Robert Lawrence Kuhn)。2001年中共當局策劃、組織了該書的編寫。毛澤東、江青是叫美國人編寫的傳記,江澤民勿忘傳統,剔除了中國人,由洋人寫自認為當可「客觀」地顯示傳主及其背後那個黨的偉大光榮正確吧,美國人出面也更易把傳記推銷到全世界。官方傳媒在報導《江傳》的出版消息時就把庫恩稱作「新時期的斯諾」。顯然,《江傳》依據的是「組織」上按傳主意思選定的抬轎者的敘述,必要時由傳主親自出馬。此外,《江傳》出版前還經過了中共中央的嚴格審查。傳記要叫洋人寫,也顯示了傳主的一種「愛國」心態。

揚州中學,江澤民生活在漢奸家庭

《江傳》重彩濃墨描繪了江澤民的六叔江上青,一個1939年被民團亂槍擊斃的共產黨員。連傳主祖父(過世時江澤民才7歲)也給了一千多字的介紹,可是對傳主父親江世俊(即江冠千)卻沒有任何描述,因為江冠千是漢奸,據說曾任職汪偽中央宣傳部高官。

江澤民到初中二年級時才轉入當地著名的江蘇省立揚州中學,那是1937年夏天的事。這表明他考初一的成績不是很好,和《江傳》中說他自小聰慧相矛盾。轉入「省揚中」是否是其父活動的結果?若如是,說明日本人進揚州前夕江冠千已有一定能量。

《江傳》說江澤民在中學期間「繼續下象棋、練書法、作畫和唱歌。他在樂器演奏方面很有天賦,演奏鋼琴、結他、笛子和二胡的技巧日益進步。」好一個洋派紈絝子弟!顯然,青少年時江澤民受過系統的優質教育。例如,彈鋼琴,那是要家裏有鋼琴才學得會。在日本侵略者的統治下,什麼人能有這樣優越的家庭條件?什麼家庭能養得起琴棋書畫、吹拉彈唱都能三腳貓地玩二下的公子哥兒?決不會是尋常百姓家,更絕不可能像他堂妹江上青之女江澤慧在《江傳》中所說「在我11歲之前,我唯一記得的就是無盡的貧窮飢餓,家裏沒有多少糧食,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

《江傳》硬說堂兄妹是生活在一起的,可二人的生活狀況怎會有那麼巨大的差別?後來我們看到江澤民主席每每喜歡在海內外(尤其是海外)公眾面前彈鋼琴、拉二胡、唱歌、朗誦詩……,以圖顯示其多才多藝。不過,這些賣弄卻表明他原先確是個公子哥兒,這就足證他從來沒有和「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的江上青一家共同生活過。結論只能是:江澤民父輩已經「分家」各自獨立門戶,大哥江冠千和六弟江上青的家庭經濟情況有天壤之別,江澤民一直生活在生父江冠千的蔭庇之下。是否接濟過「一點兒吃的都沒有」的堂妹家都很難說,投靠日本人的江冠千家對共黨江上青家唯恐避之而不及。而且,江澤民13歲時江上青己經被打死。共產黨員江上青對江澤民人生觀的形成能起多少作用?即使有,其影響也定遠遠低於朝夕相處的漢奸江冠千,已早被漢奸觀念沖刷到爪哇國去了。

《江傳》中甚至記有「我甚至在上中學時就參加了學生運動。」乖乖弄點咚!(很抱歉,筆者引用了揚州方言,感嘆詞也。)公子哥兒在中學時參加了什麼學生運動,庫恩沒有具體寫。

《江傳》第一章的末尾說「1943年春,江澤民從揚州中學畢業,……南京中央大學,有一個空缺正在等待着他。」在第二章的開頭則講「江澤民是南京中央大學機械電子系當年錄取的八名學生之一」。是自己考取的還是有人為他在這個學校保留了一個空缺?這個「南京中央大學」又是什麼性質的學校?《江傳》沒有交待。

偽中央大學,江澤民受教育於頂級漢奸學校

19897月付印的《南京中央大學(1940-1945)校友通訊錄》(見照片1)的第42頁(見照片2)上列有江澤民的名字,寫明他「42年肄業」,也即1942年江澤民入學該校理工學院機電系,1945年肄業。《江傳》謊說他1943年入大學,以為江澤民在偽中央大學受教育3年隱瞞成2年。通訊錄的前言中說它已「印過三次」,現予「增補修訂,再版重印」,因此江澤民在該校讀了3年不會有錯。

   

照片1 偽中央大學校友通訊錄

    照片2  1942年江澤民入學偽中央大學 

1940-1945年位於南京的是偽中央大學。當時的中國只有一所叫「中央大學」的大學,在陪都重慶。19399月建制的「大日本皇軍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設在南京。1940年起他們在「南京、北平、上海、蘇州、杭州、武漢、廣州等七城市」挑選忠於日本人的學生送到南京建立了他們的(偽)中央大學。一個月後才成立汪精衛傀儡政權,可見日本侵略者對培養漢奸的教育事業之重視。他們對學生「一律免收學費、雜費及住宿費」,相當多專業的學生連吃飯也不要錢,此外還有多種獎學金、清寒補助金、工讀辦法等等助學措施,比現在對學生的照顧好多了,日本人培育漢奸不怕花錢,只要你願死心塌地跟着走。顯然,偽中央大學是培養高級漢奸的中央最高學府,模範大學。不言而喻,偽中央大學是在中國大陸上進行汪偽漢奸教育或稱日本皇民化教育最為嚴密、深重的學校。江澤民是怎樣經過挑選進入這所頂級漢奸學校的?如果他真是那麼「愛國」又怎樣能在其中學了3年沒有被清除而直耽到學校解散?

上述通訊錄的扉頁及其續頁上印有五線譜校歌(見照片3),它署有詞、曲作者姓名,但未印校名,只有光禿禿的「校歌」二字,畢竟不存在封面上的「南京中央大學(1940-1945)」那個校名,他們又不敢象當年那樣自稱「中央大學」。歌詞中有「干戈永戢,弦誦是崇」(見局部放大後的照片4)等語,江澤民們唱道「永遠放下武器,共頌皇道樂土」!

照片3  偽中央大學校歌   

                

    照片4  校歌放大,請注意右上角歌詞 

筆者閉塞,不知道江澤民何時清算過自己所受的漢奸教育。我無意譴責偽中央大學的所有學生,但是作為國家元首,江澤民是應該就此向全國人民作出交待的。

上海交通大學,江怎麼取得畢業文憑,

他沒在此加入中共

抗戰勝利後當過二個月北京大學代理校長的傅斯年,對附日時期北大的教職員統通開除,一個不留。同在北平的美國教會學校燕京大學也是如此處理。對南京的偽中央大學更是嚴加處置了,不過政府對尚未畢業的學生是給了出路的:在蕪湖、杭州、上海等地開設補習班,借用當地大學的師資和校舍,讓學生們學完課程,發給結業證書。江澤民那個專業,只有上海交通大學有,於是他成了交大借讀生。後來這些借讀生上街鬧事,借學生運動以售私,上海市長吳國楨很害怕被毛澤東稱之謂第二條戰線的學生運動,息事寧人,遷就借讀生發給了交大的畢業證書。於是,江澤民就只講自己是交大的學生了,雖然他耽在交大的時間不到一年。

江澤民1942年入大學,照例他應畢業於1946年。據「解放」前交大學生會主席親口對我們說,他和時任中共交大地下黨書記等人座談回憶過,江澤民確如《江傳》所說是1947年畢業的,此前一年多他失蹤了,害怕得躲起來了。

那些老先生們還回憶說《江傳》載江澤民在交大參加了中共地下黨一事,純系子虛烏有。

江澤民掌權後竟炫耀起了偽中央大學

筆者偶然在一個展覽會上,看到一幅佔用了整個牆面的刺繡大作,約有三米五米來寬吧,說是江主席和南京中央大學老同學們歡敘友誼,江坐中央斜靠在寬大沙發上,左右二旁八字分開排列着單人沙發,老同學們傾起上身在聆聽江主席講話,眾星捧月,躊躇滿志呵。

南京中央大學(1940-1945)校友會」除了在江澤民剛當總書記的19897月再版了《校友通訊錄》外,又在江澤民即將卸任總書記的20024月出版了十六開本的《抗日戰爭時期南京中央大學史集》(封面見照片5)和《抗日戰爭時期南京中央大學文集》(封面見照片6),真夠熱鬧的。寡廉鮮恥,偷來的鑼鼓敲不得也,哥哥。欲蓋彌彰,畫虎不成反類犬!

 

照片5  偽中央大學史集                  

照片6  偽中央大學文集

 

   他們在《史集》中說「19403月南京建立中央大學。」「44年暑假,第一屆本科生畢業。」此處他們說的是「建立中央大學」!這顯然是在和重慶的中央大學爭名份,就象汪偽政權和國民政府爭正統那樣。已經是2002年了,江澤民竟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為偽中央大學翻案!北伐勝利後19285月建立了國立中央大學,它的最早前身是1902年建校的三江師範學堂中央大學是民國第一學府,尤其是1946-1949年間實力遠強於北大、清華,也超過了東京大學,排名亞洲第一。

顯然,江澤民和他的偽中央大學同學們在行文、書名和校名上是精心設計過的。

《史集》中記有「在校學生人數最多時有1100餘人。」可見,日本人從廣大淪陷區是下了多大功夫在挑選人才,這一千一百多人自是他們挑出的精華。

 

照片7 《文集》中江澤民偽造經歷的文章

江澤民的回憶文章(見照片七)排列在上述《文集》的第一篇,說1943年冬「我們幾千學生……在國民大會堂廣場前焚燒收繳的鴉片、毒品和煙具,同學們圍着熊熊的篝火,齊聲高唱《畢業歌》:『同學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聽吧!滿耳是大眾的嗟傷:看吧!一年年國土的淪喪。我們是要選擇戰還是降?我們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場……』在我們後面,日本憲兵隊持槍列隊,虎視眈眈地對着我們。大家悲憤滿腔,情緒激昂,毫無畏懼。」

真是奇了怪了,日本侵略者竟允許幾千人在他們的心臟之地大唱抗日歌曲,日本憲兵隊到象是給情緒激昂的高歌人群當持槍列隊的衛兵,太離譜了吧!難道這些日本鬼子在進行了南京大屠殺後,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倘若把「日本憲兵隊」中的「日本」二字去掉,那情景到象是發生在重慶。《江傳》對這一「光榮事績」更是添油加醋大肆宣揚,例如說江澤民再三動員同學們參加示威遊行、遊行時在隊伍中來回穿行傳遞消息、幾千人明確為四千人,等等,不同處僅是《江傳》把「國民大會堂廣場」叫作「國府路原國會大樓附近的廣場」。

偽中央大學的學生竟要和日本侵略者「拼死在疆場」,豈非天方夜譚!你們已經成了日本人精心培育的天之驕子,哪裏還有什麼「選擇戰還是降」,你們早就降了,而且降得徹底,降得在被培養成汪精衛的接班人。往臉上塗胭脂塗得太多,成了猴子屁股了,怎不笑煞人也麼哥。

江澤民的偽中央大學同學說,那個晚上促使江走上了革命道路。江自己在這篇回憶文章中乾脆說這是一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愛國進步學生」運動,「我作為一個積極要求進步的學生參加了那場運動。」原來那麼胡編,是為了和「愛國進步」掛起鈎來,和中國共產黨掛起鈎來,是為了把江澤民推上革命道路!不過有人考證過,偽中央大學裏沒有一個共產黨員。1998年北大百年校慶時,江澤民篡改了北大傳統,在「民主科學」前加了「愛國進步」四字。北大學子「愛國進步」,我南京(偽)中央大學的學生同樣「愛國進步」,彼此彼此,都「愛國進步」嘛。

江澤民和同齡人的鮮明對照

日寇侵佔前後,眾多學生或隨學校師長或跟父母親戚或自己組織,誓死不當亡國奴,跋山涉水吃盡千辛萬苦,逃離淪陷區去了大後方,不少人夭亡在路途之中!年齡小不是理由,例如蘇州人李政道,是在逃難途中完成的中學學業,最後到昆明就讀於西南聯大,他可是和江澤民同歲,還晚出生了三個多月。教李政道中學大學課程的也都是從敵占區逃難到大後方的知識分子,他們培養出了諾貝爾物理獎得主,這才是「愛國進步」的中華民族脊梁骨。

如果說大後方太遠,筆者家鄉的很多哥哥姐姐們就近投奔了抗日戰場第三戰區,就讀於江蘇省立第五臨時中學等校,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是江蘇人)兼任江蘇省主席,他照顧江蘇學子,在那裏吃飯、讀書等都不要錢!也有一些青年知識分子就近投奔了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江家的江上青就是其中之一,江澤民13歲時28歲的江上青送命犧牲了。江澤民卻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他選擇的是准漢奸道路,是當漢奸接班人的道路!

江澤民們有什麼臉面面對那些同齡人?六十多年後,一些日本侵略者豢養的天之驕子竟彈冠相慶耀武揚威起來了,他們是在向中華民族示威,對民族氣節挑戰!當你們站在南京城頭高唱「干戈永戢,弦誦是崇」時,你們想起過不久前遭日寇殺害的南京三十萬冤魂了沒有?想起過四萬萬同胞所受的苦難了沒有?發誓永不拿起武器收回國土時,連子孫後代和列祖列宗也被你們賣作了亡國奴,你們對得起誰!江澤民迴避、掩飾、甚至美化自己受過的漢奸教育,對此沒有起碼認識而向國人作出懺悔道歉,他有什麼資格去教訓別人要「愛國進步」!即使是到了陰曹地府,被日寇殺害的千百萬冤魂也不會放過他!

責任編輯: 楊秀  來源:蓋棺論定江澤民徵文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1/1122/225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