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女娃送人了,男娃沒人要

作者:

受訪人:劉玉芳,女,79歲,陝西省戶縣縣城人。逃荒前為甘肅省漳縣鹽井公社人。

時間:2013年9月8日。

錄音長度:27分鐘。

採訪地點:陝西省戶縣縣城劉玉芳家。

大饑荒餓亡者:劉玉芳的丈夫,27歲,甘肅省漳縣鹽井公社人,餓亡。劉玉芳的父親,50多歲,甘肅省漳縣鹽井公社人,餓亡。

依:姨,你叫什麼名字?

劉:我的名字改了,到這裏叫個劉玉芳,以前的名字我都忘記了。我都快八十了。

依:你老家在哪裏?

劉:我是漳縣人,天水地區。就是鹽井公社,五八年、六零年,遭災了,那裏餓死的人最多了。

依:你那時候去大煉鋼鐵過沒有?

劉:我有娃哩,去不了,我在豬場養豬。吃大食堂吃了幾天,就是稀湯湯,後來稀湯也沒有了。

依:人家到你家搜糧食嗎?

劉:搜哩,來搜了幾次呢。過幾天搜一次,過幾天搜一次,滿家裏屋裏搜。那是拿個棍子敲牆搗坑,爺,一點糧食藏在炕里,人家能搜出來,藏到草房子裏人家也搜出來了。你埋到廁所的茅坑裏,人家也搜出來了。你看,那些人厲害嗎?到處都能搜出來。

依:那時候打人嗎?

劉:打哩!爺!有時候是那個幹部打人。有時候是你把那個面藏到哪裏,人家搜出來,就把你拉到哪裏開大會打,幹部也打,群眾也打,把那個人打得可憐得很。把人打倒了,拉起來,再打。誰都不敢說話,一說話,人家就說是反革命。就打,就打。

依:有沒有打死的?

劉:就打死了,打得不得動彈了,回去了,就不得活了。有些人受不了,就上吊了,吊死了。

依:你來陝西多少年了?

劉:哎喲,我的女子是在這裏生下的,都五十多歲了,你想一想。

依:五八年、六零年你們那裏情況怎麼樣?

劉:那,那可憐得很,遭了災了。沒有吃的,人挖那個草根吃,冬天,那裏什麼都沒有,就挖那個野草根吃。

依:你吃過榆樹皮、包穀芯嗎?

劉:爺呀,那還是好東西。還吃那個蕎麥皮,苦的,苦得很,苦得很,把人能鬧死!沒有吃的,胡吃哩。榆樹皮還是最好的東西。不鬧人也不苦。蕎麥皮子苦得很,人餓得受不了,就先填肚子。把人都餓死完了,一個隊上幾家子幾家子人都死完了,沒有人給埋,在炕上放幾天,最後隊長幹部讓人去埋。哪還有啥埋的,就是挖個坑就埋了,還有個啥?挖坑都沒有人挖,人挖不動嘛。你不知道,你是這裏生下的。可憐的很。

依:你在村里看見過死人嗎?

劉:能嘛!都是一個隊上的,咋能看不見哩?都認識。大隊裏公社裏都死人,我們漳縣一個縣餓死的人多得很。

依:你在哪裏看見的死人?

劉:炕上嘛,咋能看不見?睡在家裏就不得動彈了,躺幾天就死了。人家隊上幹部吃飽着哩,人家有吃的,人家貪污哩。光是農民沒有吃的,群眾沒有吃的。

依:你們家誰餓死了?

劉:把娃他爸(註:劉的丈夫)餓死了,把我爸也餓死了。我家兩個人餓死了,我那時候有三個娃哩,沒有辦法呀。

依:娃他爸多大歲數了?

劉:才二十幾歲,他比我還小一歲。我二十八那年,他二十七歲了,可憐的很。家裏一顆糧食都沒有,國家也不供應。

依:娃他爺多大歲數?

劉:我大,娃他爺也有五十多歲了,就餓死了。

依:你在漳縣三個娃?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記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9/2069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