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魏京生:八九民運的歷史問題

作者:
這場大屠殺給中國人民留下的教訓,就是不能相信一小撮專制主義者們的"善意"。1976年四五運動時,運動者們的要求是在獨裁政黨內部做選擇。內鬥結束後很快就由勝利者進行了平反。八九年的運動是要在專制和民主之間做選擇,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或者在推翻專制之前,共產黨不會為之平反。只有等到推翻專制之後,才有紀念英烈們的可能。那時候也沒必要讓專制政府來為反專制的英雄們平反。

「這場大屠殺給中國人民留下的教訓,就是不能相信一小撮專制主義者們的『善意』。」——筆者

紀念八九年的民主運動和犧牲的烈士們,已經三十五年了。國內和香港的紀念活動,因為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封鎖和壓制,聲音越來越弱,以至於很多年輕人已經不太清楚那場運動的情況,更不要說經驗教訓了。

現在重提那一段歷史,為新的運動總結歷史很有必要。而共產黨方面,不斷歪曲抹黑製造假象,為新的運動帶來誤導或者阻力,也十分有必要。那一場運動差一點就動搖了共產黨的專制政權,給專制統治集團帶來的恐懼和威脅,也是前所未有。所以共產黨也是不遺餘力地歪曲和抹黑。

五毛和踩縫紉機的囚犯們的低級謾罵和抹黑,很容易辨別,很難騙人也造不成輿論,不足為懼。一些多年來流行的似是而非的所謂理論,卻足以亂真和誤導輿論,給年輕人帶來錯誤的認識和混亂。其中流行最廣也最有迷惑性的,就是政府有罪,學生也有錯。

其迷惑性就在於其貌似公允,首先承認了政府有罪。因為這是全世界公認的,甚至是共產黨內的人也不能否認的。承認了事實,顯得不偏不倚,貌似很公正,這樣才有了欺騙性。一幫無良知識精英也跟着起鬨,曲線馬屁拍着還能假裝公允,符合兩面吃的投機分子特色。

很多相信了這套論調的老百姓,就被忽悠得混淆了黑白,落入了共產黨的話語陷阱。為什麼說是混淆了黑白呢?因為學生們的策略也許不那麼周到和高明,但他們堅持起碼的原則和最低的要求,並沒什麼錯誤,和造成軍隊屠殺更沒有半毛錢的關係。讓學生分擔大屠殺的責任,這就是不分是非,混淆黑白,是隱藏得很好的話術。

而且那些民主和自由的要求,不但是全國人民所希望的理想,也是共產黨自己多年來聲稱的理想,也是共產黨至今也不敢否認的人類共同的理想。這怎麼就被說成是錯誤了呢?甚至被污衊是什麼反革命的動亂,或者被叫做暴亂。這不是顛倒黑白,自打耳光嗎?

對於這場全國人民參與的特大規模運動,黨內有良知的人士們,也主張通過對話和改革來解決。以學生團體為代表的民主派們,也主張通過對話來解決分歧。本來也沒必要通過血腥的屠殺來解決問題。可是一小撮反動派硬是把軍隊開進首都,並且鼓動煽動軍隊開槍屠殺人民,以製造血案來維護極端專制的統治。這個罪責,完全要由政府和軍隊內的一小撮反動派來負責。

要說學生和群眾有什麼錯誤,那就是對共產黨反民主和反人民的本性,缺乏認識。還以為和這幫喪失了人性的獨裁專制主義者們,還可以和平理性地談判和協商,取消他們壓迫剝削人民的特權。為了這種幼稚的錯誤,人們付出了鮮血的代價。

這場大屠殺給中國人民留下的教訓,就是不能相信一小撮專制主義者們的"善意"。人類民主制度的經驗教訓,也是不能無條件相信不受制約的政黨獨掌政權。一黨專政的政治只能是反人民的暴政。只有受到人民監督和制約的政治,才能是服務於人民利益和權利的政治。

1976年四五運動時,運動者們的要求是在獨裁政黨內部做選擇。內鬥結束後很快就由勝利者進行了平反。八九年的運動是要在專制和民主之間做選擇,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或者在推翻專制之前,共產黨不會為之平反。只有等到推翻專制之後,才有紀念英烈們的可能。那時候也沒必要讓專制政府來為反專制的英雄們平反。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1/2065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