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難倒中南海!習躺平坐等裁判?

—物流成本難倒中南海 蔡慎坤支招要學美國

日前,中共總理李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如何降低全社會物流成本等。獨立時評人蔡慎坤表示,中國的物流企業和個體運輸者,虧損已是常態。此時研究降低物流成本,還真不知道有什麼高招。他建議,當局應該學美國取消路橋收費,回歸路橋的公益性質。

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當局無計可施。圖為示意圖。

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當局無計可施。今年以來,中共黨魁習近平不斷炒作所謂「新質生產力」「大食物觀」及「耐心資本」等新詞彙。輿論認為,中國經濟面臨崩潰,習提出這一子虛烏有的概念,成為外界笑柄。

今年2月23日,習主持舉行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官媒報導稱,該會議研究大規模設備更新和消費品以舊換新問題,研究降低物流成本問題。

5月11日,李強主持舉行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有效降低全社會物流成本有關工作,審議通過《製造業數碼化轉型行動方案》及多個草案。

會議稱,現代物流貫通一二三產業,聯接生產和消費、內貿和外貿,降低全社會物流成本有利於提高經濟運行效率。要進一步優化貨物運輸結構,大力發展多式聯運,深化綜合交通運輸體系、鐵路貨運、商貿流通等改革,等等。

5月12日,獨立時評人蔡慎坤在海外X平台發文指,降低物流成本從哪裏開始才是關鍵,中國的物流企業和個體運輸者都被擠壓得沒有利潤空間,虧損是可見的常態。中國航空公司這幾年基本上都是巨虧,中國鐵路貨運需要補貼高鐵巨額虧損,也很難降價,中國高速公路都是收費的,否則無法償還銀行貸款,中國國道上還有大批路政和交警對過往車輛虎視眈眈,這時候研究降低物流成本,還真不知道有什麼高招。

文章認為,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或明或暗無法統計的罰款成本,每年公開的交通罰款高達上千億,而未曾公開的各種罰款和私吞款同樣是一個驚人數字。這樣的制度環境,不僅守法經營者活不下去,違法超載依然難以找到存活空間,物流運輸業的衰敗以及個體貨車戶的絕望就成了必然。

文章指,中國貨車普遍存在超載問題,其原因在於油價高路橋通行費高各種交通罰款太高,讓運輸業者不堪重負,生存艱難。

根據中國物流協會的計算,全國物流成本每降低一個百分點,就可以新增1300億元的社會經濟效益。中國物流成本中的1/10是有收據的罰款,算下來一年的公開罰款金額就是數以千億計。文章說,物流成本負擔幾乎都要轉嫁到老百姓頭上,並且主要是轉嫁到窮人頭上。

蔡慎坤認為,越是窮人,對公共資源的依賴性就越高,當公共資源變成公共負擔時,所承受的負擔就越重;越是窮人必需的生活物品,所分攤的運輸費用比重就越大,為公共負擔掏的錢就越多。如果中國像美國一樣取消路橋收費,回歸路橋的公益性質,與老百姓生活密切相關的農副產品和食品價格至少可以下降40%以上。

過去三年,習親自指揮的「動態清零」政策,引發「白紙革命」,並且重創中國經濟,內政、外交空前危機。

資深媒體人顏純鈎曾在臉書撰文表示,習現在走的是一條不歸路,這條路便是不斷糟塌中國經濟,然後擴張「維穩」隊伍。經濟崩壞,百姓活不下去就要反抗,民間反抗政府就動用武警公安實行鎮壓。這樣官民對抗的暴力不斷升級,最終耗盡政府資源,政權的崩潰,便從基層發生,然後向上蔓延。

文章說,習近平深知他走的是一條不歸路,內外形勢越來越惡劣,前進是死,後退也是死,他自己也躺平了,坐等歷史的裁判。這個結局遲早來到,是習的宿命,中共的宿命,也是中國人的宿命。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14/2054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