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依靠3億農民工救市?中共招數用盡

近日,在觀察者網舉辦的2024「中國經濟季度觀察—圓桌縱橫談」中,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提議釋放農民工的消費潛力,「如果3億農民工真正享受市民待遇的話,至少有12萬億人民幣的消費總量。」按照遲福林的算法,也就是說,每個農民工可以釋放4萬元的消費潛力。

近日,在觀察者網舉辦的2024「中國經濟季度觀察—圓桌縱橫談」中,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提議釋放農民工的消費潛力,「如果3億農民工真正享受市民待遇的話,至少有12萬億人民幣的消費總量。」按照遲福林的算法,也就是說,每個農民工可以釋放4萬元的消費潛力。

無獨有偶,中共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在近日的一季度經濟數據新聞發佈會上,也提到了農民工問題,說,「中國房地產市場是有支撐的,因為我們的城鎮化還沒有完成,2023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是66.2%,但是按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還不到50%,還有2.97億的農民工在城裏沒有完全市民化,這些進城的農民工中間購房比例不高……中國房地產市場仍然具有持續健康發展的支撐條件,我們要理性看待房地產這一輪的調整。」

在專家和政府官員看來,農民工似乎成為了中國此輪經濟低迷中的救命希望,提振消費和挽救房地產,都要靠農民工了。也正因為存在着3億人口的農民工,所以專家們說話才有如此底氣,似乎巨量農民工群體的存在就是消費市場和房地產市場重新崛起的巨大希望。在專家們眼裏,只要具備了一定的條件,那麼提振經濟的希望就可寄托在農民工身上。就像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曾說過的,這是一個「唾手可得的舉措」。

2022年底,劉俏就說,疫情前統計數據顯示,農民工有2.9億,在1.7億的異地打工人裏面,5000萬人已經在當地工作十年以上,月均收入8000元以上,兩口子工作就是1.6萬元,已經是中等收入了。但他們的消費意願非常低,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遲早要回去,孩子教育、自己養老、醫療、公共服務都無法與城市居民對等。他說,「我想這種情況下,怎麼解決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讓他們在城市待下來,能夠把他們的消費意願能夠提振起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唾手可得的舉措。」

按照劉俏的分析,常住人口跟戶籍人口之間有一個差值,什麼時候這個差值逼近到零,中國的收入問題、消費問題,都會有非常大的改善。「所以我覺得長期還是靠改革,戶籍制度改革、住房的改革、公積金的改革、公共服務體系的改革等等。」

盛來運所說的2023年常住人口和戶籍人口就有16.2%的差異,這就是城市常住外來人口,其中大部分是農民工,但讓農民工在城市買房,可能性有多大呢?

張菁:靠農民工消費和買房?中共招數用盡

首先,農民在城市買房並非剛需,如果不是孩子結婚需要,恐怕不會考慮。農民工要考慮的因素太多了,自己和父母的養老問題、生病後的醫療問題、孩子教育以及結婚彩禮等問題都是現實中壓在農民工身上的一座座大山。

今年兩會期間,中共宣佈城鄉居民養老金增長20元,從目前最低為103元/月,達到123元/月,強調增幅達到19.4%。引發各界群嘲,被指「打發叫花子」。中國農村60歲以上人口就這樣的養老金水平,能夠讓人後顧無憂嗎?一旦失去工作能力,僅靠這點微薄的養老金,能保證基本的生活嗎?更別提看病還需要自己掏一部分錢。

然而農村的醫療保險費用卻絲毫不比城市少,從最開始每年僅交10元錢,一步一步上漲,在疫情期間醫保基金被消耗殆盡後,農村的醫保費也猛漲到380元/年。而且,在很多省份還有着更為苛刻的要求,規定農民看病時醫保卡每次最多只能使用50元,超出部分仍需自己支付,否則在醫保報銷上就會受到刁難。難怪越來越多的農村人不再繳納醫療保險。

在養老、醫療困境沒有解決之前,讓農民花錢在城市買房基本沒有可能。而且,就今年僅增加20元基礎養老金的速度來看,中共也不會心甘情願地拿出資金大幅度改善農村老人的養老待遇。

其次,在目前的收入水平下,不可能達到專家預期的消費,更奢談買房。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字,2023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691元,人均消費支出18,175元,消費支出已經佔到收入的83.8%,也就是說,在農民不買房的情況下,手裏已經剩不下多少錢了。

可以看到,當前經濟環境下,並非農民工有錢不敢消費,而是沒有錢可供消費。農村人口在保證最低生活支出的情況下,每年人均僅剩餘3516元。按每戶4口人計算,戶均年結餘14,064元。

那麼在提出「3億農民工可釋放12萬億的消費總量」的專家看來,每個農民工釋放4萬元,一家兩個農民工就要釋放8萬元,在目前農村人口的平均收入下,只能是空談。

最後,農民工的就業環境惡化,收入銳減。

農民工所從事的行業大多數是勞動密集型行業,如製造業、建築業、服務業,而這些行業在疫情後都處於萎靡不振的狀態。外資撤離,工廠倒閉,寫字樓出租乏力,住宅賣不出去,房地產爆雷,建築業開工率低,服務業中酒店、飯店不景氣。而且隨着中國經濟的下滑,這些行業的前景越來越差。

但當前中共卻要求在經濟領域要唱好不要唱衰,然而現實擺在面前,如何唱好呢?所以,農民工又被專家和政府抬出來做幌子了。

在號稱「全面脫貧」的「盛世」之下,中共每每對外撒幣一擲千金,卻視給農村老年人每月增加20元養老金為巨大的恩惠。可以看出中共並無意改變農民的待遇,也從來沒有真正想讓農民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中共把農民工視作提振消費和振興房地產的最後支撐,將農民工推出來做幌子,這反而從另一方面說明,專家和政府挽救經濟和房地產的招數已經用盡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5/2047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