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北京一個重大失誤 給美創造出人意料機會

他還給安哥拉留下了巨額債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欠中國的。據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信息,安哥拉政府60%以上的收入用於償債。

曾在多斯桑托斯任內當過國防部長的洛倫索接任總統一職,並掀起了一場反腐運動。儘管這個國家還殘存着一些強硬左派留下的痕跡,例如,遊客離開十月革命大道(October Revolution Ave.)上的羅安達國際機場,很快就走上了胡志明大道(Chi Minh Ave.),但洛倫索已開啟了大幅倒向西方的趨勢。

據美國官員稱,手持卡拉希尼科夫槍的安哥拉軍方人員正就一項購買飛機和坦克等美國武器的協議進行談判。美國非洲司令部此前選定安哥拉作為去年美國主辦的非洲高級情報官員會議的地點。據一名美國高級情報官員稱,美國和安哥拉官員會交換有關剛果和莫桑比克北部等熱點地區局勢的報告。

今年夏天,美國五角大樓派出十多名新晉升的美國準將訪問安哥拉,為履新做準備。

包括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內的幾位美國高級官員最近也出現在安哥拉。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定於本周訪問安哥拉。對洛倫索來說,白宮要員來訪意味着在政治上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拜登甚至暗示他可能出訪安哥拉。

美國總統拜登11月在總統辦公室會晤安哥拉總統洛倫。圖片來源:YURI GRIPAS/PRESS POOL

數十年來,雪佛龍(Chevron)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等美國石油公司在非洲一直非常活躍,即使在內戰肆虐之時,這些公司仍繼續在安哥拉石油儲量豐富的卡賓達飛地開展業務。

然而,美國仍有許多工作要做。許多美國公司認為在非洲做生意政治和經濟上的風險很大。

「非洲一直被排除在美國大公司的議程之外,」安哥拉交通部長德阿布雷烏(Ricardo D'Abreu)說。「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會把所有責任都推給美國方面。我們也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美國在與中國的競爭中處於天然劣勢。中國政府可以利用大量國有銀行為政府控制的建築公司主導的項目提供資金。五角大樓資助的非洲戰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學術院長Assis Malaquias認為,華盛頓只能通過勸說和提供激勵措施來讓美國公司關注非洲。

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全球發展政策中心的研究人員稱,安哥拉是接受中國基礎設施貸款最多的非洲國家,而且規模遠超其他非洲國家,在2000年至2020年期間,安哥拉為採礦、電力、交通和其他項目借貸了254筆貸款,總計426億美元。

但是,中國最近已經收緊了在非洲的貸款。一些中國建設的項目似乎越來越大而無用。

例如,盧奧耗資8,000萬美元、由中國承建的機場於2015年落成,但沒有商業航班,如今機場大門緊鎖,餐廳、控制塔、值機櫃枱和行李提取處都空空如也。停機坪上停着一輛黃黑格的「跟着我」護送車,無人駕駛也無人跟隨。當地人說,政府或軍方飛機一個月最多降落幾次。

交通部長德阿布雷烏沒有回應有關盧奧機場的問題。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ation Industry Corp. of China)正在羅安達郊外建造一座耗資30多億美元的機場,配套設施包括酒店以及連接機場與羅安達市區的公路和輕軌,年旅客吞吐量可達1,500萬人次。據官方媒體稱,羅安達現有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為200萬人次。

始建於1902年的本格拉鐵路部分路段在長期的內戰中被毀。戰火中脫軌的貨運車廂鏽跡斑斑,仍散落在路基旁邊。

中國鐵建(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rp.)下屬的中鐵二十局(China Railway20 Bureau)拿到了一份合同,包括在洛比托-盧奧線鋪設新鐵軌、建造68個車站,並安裝由計算機處理的安全和通信系統。根據維基解密(WikiLeaks)公佈的一份美國大使館同時期的電報,該項目於2006年開工,原計劃於2007年完工。然而,中鐵二十局又用了十年時間才完工,中國官員稱導致工程延遲的一個原因是遺留在施工地點的地雷帶來的持續危險。

2019年,中鐵二十局在洛比托舉行向安哥拉移交本格拉鐵路的儀式。圖片來源:XINHUA/ZUMA PRESS

洛比托-盧奧線上的列車車廂來自中國和南非,牽引機車則為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提供,在美國製造。列車在茂密的草原和低矮的林地間穿行,樹枝有時會刮到過往的列車。小販們在車站月台上等待,向打開車窗討價還價的乘客兜售木瓜、橘紅色的蘑菇、手工掃帚和炸昆蟲幼蟲串。

每個車站的控制室都有一個列車跟蹤控制台,上面有旁軌和指示燈示意圖,用於顯示列車的位置和安全信號的狀態。「2012年中國人離開後,控制台就壞了,」盧埃納站調度員Alves Livela說。

現在,車站管理人員舉着綠、黃、紅三色信號旗在鐵軌上奔跑,引導列車駛向站台。

據列車工程師稱,鐵軌是用鋼板連接、而不是焊接在一起,因此很容易變形。他們說,每年會發生大約10起脫軌事故。洛比托大西洋鐵路的管理人士說,安哥拉方面的維護不善加劇了施工缺陷。中鐵二十局的合同不涉及維護工作。

中鐵二十局的管理人士沒有回覆書面提問。中國駐安哥拉大使館臨時代辦不接受採訪,也未回復書面提問。

中共外交部稱,中國建設的基礎設施為安哥拉的經濟發展和戰後重建奠定了基礎。「安中合作互利共贏,重大項目不斷成功落地,見證並促進了兩國友誼,」中共外交部稱。

中共外交部未回答有關洛比托走廊沿線鐵路中國工程質量的具體問題,也未就安哥拉選擇西方財團而不是中國國有企業的決定置評。

安哥拉交通部長德阿布雷烏稱,中鐵二十局履行了雙方合同的法律規定。

洛比托被洪水淹沒的機車維修車間。圖片來源:MICHAEL M. PHILLIPS/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乘客登上開往盧奧的本格拉鐵路列車。圖片來源:MICHAEL M. PHILLIPS/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洛比托大西洋鐵路預測,到這項特許經營期的第五年,該公司的貨運量將增加兩倍,達到每年150萬噸,到第20年將達到500萬噸。這家中標財團預計,其中大部分業務將來自把硫磺運往剛果用於礦山作業,以及將銅、鈷和錳運出剛果,以滿足全球對清潔能源技術日益增長的需求。該財團還將在洛比託運營獨立的礦產碼頭。

國有鐵路公司Benguela Railway將繼續在與洛比托大西洋鐵路共用的軌道上運營客運服務。

Mota-Engil副行政總裁Manuel Mota表示,中標的西方財團將承擔約16億美元的翻新和設備成本,並從貨運收入中收回投資。安哥拉政府將獲得1億美元的預付款和一系列特許權使用費,Mota預計,在特許權有效期內,安哥拉政府將從100億美元的收入中得到20億美元的特許權使用費。

托克的Rolland說,眼下從剛果運送銅板的卡車需要至少一個月才能抵達南非德班或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的港口,因其在途中會遇到劫匪和惡劣的路況。中標財團表示,一旦洛比托大西洋鐵路完全投入運營,並且鐵路線剛果一側的鐵軌被清理乾淨,剛果銅礦帶的礦產只需八天內就能運抵非洲的大西洋沿岸。

去年10月,美國與安哥拉、贊比亞、歐盟和多家國際金融機構簽署了一項協議,研究運營從安哥拉到贊比亞銅礦區的新鐵路線的可行性。「我們希望這條鐵路能在五年內建成,」美國國務院基礎設施計劃部門的負責人Helaina Matza說。

洛比托礦產碼頭上閒置的傳送帶。圖片來源:MICHAEL M. PHILLIPS/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拜登政府的設想是,這條走廊最終將抵達位於非洲印度洋沿岸的坦桑尼亞。

美國外交官在與非洲同行打交道時強調,與冷戰時期不同,華盛頓方面不再指望非洲國家在一場全球權力競爭中選邊站隊。

不過,美國仍樂於宣佈在洛比托走廊項目上取得了勝利。拜登去年9月表示:「這是一項改變整個局面的地區投資。」

對安哥拉而言,該國不願與其長期盟友和債權國中國公開翻臉。「我們致力於維持這種戰略關係,」安哥拉交通部長德阿布雷烏說。「但我們仍有自己的利益。」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華爾街日報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3/2007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