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中國富二代「鬧翻」美國!引國土安全部介入…

在世界上各個國家與整個國際環境上反·洗·錢聲浪一聲高過一聲的今天,一個人無論多麼神通廣大,想把幾百萬美元從中國帶到國外而不被任何官方及個人察覺到,都是一件難比登天的事情。

不過,做到了這個「壯舉」的人竟然是一位23歲的中國留學生。

這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的現實案例。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旦發生,必然是轟動性新聞,順理成章登上美國大媒體的頭條。

以《紐約時報》為例,其英文與中文網站都報道了此事。

如此的「神鬼運轉」是怎麼操作的呢?今天我們就來給大家詳解一波。

1

23歲留學生的「神鬼運轉」以及他背後的神秘力量

這是一起典型的「案中案」,世界上許多大案其實都是由一個不太相干的小案子牽扯出來的,導致隨後辦案人員發現最起初查的那個小案子跟被牽扯出來的大案相比已經無關緊要了。

今天這個案子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紐約時報》文章開頭第一句就是:「傑瑞這種人在中國叫富二代。」

那麼,富二代在英語怎麼說呢?

叫「second generation rich」,完全就是最直接的意譯。

這位富二代都有什麼事跡呢?

他雖然學歷一般——只有康涅狄格州某預科學校的學歷,但是,他的能量卻很大。

傑瑞住在曼哈頓一處豪華公寓裏,而這所公寓是他以800萬美元從前通用電氣行政總裁傑弗里·伊梅爾特手中買下來的。

除了在紐約有如此頂級的公寓,傑瑞還是南方深處德克薩斯州一家比特幣礦場的大股東。在2022年,他以600多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家礦場。

現在,23歲的傑瑞在紐約大學就讀,而他已經成為了一名現象級的人物。美國的「有關部門」正在研究他——研究一個普通的中國留學生是怎樣在不引起兩國注意的情況下,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資金從中國轉移到美國的。

這其中有一個關鍵的介質,那就是虛·擬·貨·幣。

所謂比·特·幣礦場,當然就是大型計算中心。不過,從外觀上看起來也確實和礦場有些神似。

購買這麼大一個礦場,如果直接使用美元現金,那顯然分分鐘就會被有關部門獲悉。

所以,23歲的中國留學生購買它使用的當然並非美元,而是加·密·貨·幣。

加·密·貨·幣顧名思義,自然具有其匿名屬性,而且交易是通過離·岸·交·易所進行,因此就無人知曉這些錢的來源。

使用加·密·貨·幣是一個一箭雙鵰的做法。

一來,它能讓美國銀行體系與聯邦監管機構都發現不了資金的來源

二來,它能躲開中國對資金外流的控制手段。

而如果採用美元進行交易的話,就必然會有一個接受這些錢的銀行,而銀行當然知道資金來自何處。銀行會按美國法律的要求向美國財政部報告任何資·金·可·疑·活動。

其實,傑瑞的「神鬼運轉」是一個套路成熟的完美閉合,外人很難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他可以慢慢把更多的錢搗騰到美利堅。然而,一個看上去不可思議的小事件讓他和他幕後的帝國徹底浮出水面。

其實,傑瑞的公司BitRush Inc.(又名BytesRush,為了方便閱讀理解,我們下文簡稱B公司)所在的德克薩斯州小鎮非常小,這個叫潘漢德爾的小鎮只有281位常駐居民。

然而,傑瑞公司的承包商稱傑瑞的B公司拖欠工程款並就此展開訴訟。

什麼事情搞到訴訟這一步,那大大小小的文件就都必須公佈出來了,一些隱藏的交易當然也會曝光。

我們說一下這個事件的大背景,那就是:

在中·國於2021年禁止加·密·貨·幣·采·礦後,國內投資者紛紛湧入美國,花費數億美元建造或運營了加·密·貨·幣·礦場。

這些實體的礦場其實就和當年那些金礦一樣,是投資者們生產加·密·貨·幣(主要是比·特·幣)的基地,生產之後,投資者們可以在交易所將這些加·密·貨·幣·兌換成美元。

2

真正的開礦和真實的悶聲發大財

傑瑞的礦場建在一塊開闊的土地上,由幾十座建築組成,能夠容納六千多台挖坑專用計算機。

幾千台計算機24小時不間斷運算以猜出正確的數字序列,從而取得新的比·特·幣。其實就跟當年美國西部的那些金礦是一個性質——淘金。

現在,每個比·特·幣的價值超過4萬美元。此類礦場有什麼副作用嗎?那就是:也許會讓美國的電網超負荷。

另外,由於主人是中國留學生,所以,美國的國土安全部門會重點地去查這個「礦」。

在涉及中國公民傑瑞的B公司的一項訴訟中,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的Crypton採礦解決方案公司(上訴方,為了方便閱讀理解,我們下文簡稱C公司)聲稱這家礦場的投資者「不僅是中國公民,而且是身居高位、具有高度政治影響力和商業地位的中國公民」。

該訴訟沒有提供這些聯繫的確鑿證據,公開的資金線索終止於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

注意:幣·安交易所又是本故事中的重要單位,是關鍵的一環。正是這個交易所得以讓資產隱身。

通過使用一種名為Tether的加密貨幣,並通過該交易所的離岸交易所進行轉賬,傑瑞的投資者把資金的來源完全隱蔽了起來。

美國政府已經發聲:交易發生時,幣·安的離岸業務沒有遵守美國的銀行業務規定。

如此一來,問題就有點嚴重了。

2023年11月,幣·安·交易所承認違反了反洗錢法規,接受了超過43億美元的罰款和沒收。

這是一起聯邦案件,而不是地方性的小案子。幣·安·交易所沒有能夠遵守《銀行保密法》等法律。該法律要求貸款方核實客戶身份,並標記可疑的資金轉移。

傑瑞把這個棘手的問題轉給了B公司的律師加文·克拉克森。律師回了他email,稱該公司「遵守所有必要的聯邦、州和地方法律法規,包括銀行法律法規」。

律師表示,C公司的說法,包括該公司在礦場的服務沒有得到報酬,都是「毫無根據、毫無道理的」。

因此,這位律師反訴了C公司。在對C公司的訴訟中,傑瑞的公司指控其犯有「重大過失」,還要求對方賠償七十五萬美元。

B公司於2022年來到德州的這個小鎮,當然因此引發了聚焦。不少小鎮居民找到了建造礦場的工作,該礦場建在一個變電站旁邊。

找到工作的人們中有一位名為布倫特·勞德,是一名法官,也是該鎮的志願消防隊長,縣副警長的丈夫。在這個200多人的小鎮上,可謂是上層人物了。

勞德負責監督C公司的電氣和管道工程,他說,承包商們通過停工抗·議才從B公司那裏拿到工資。電氣承包商潘漢德爾線路服務公司也因薪酬問題與B公司陷入了訴訟和反訴。

C公司的律師戴維·黃(音譯)提供的文件展示了B公司怎樣計劃收購德克薩斯州的礦場:

賣家「不法採礦」(Outlaw Mining)將獲得價值633萬美元的Tether·幣。

Tether幣的價格是1美元,而且是固定價格。

這就讓這個虛·擬·幣·種在擁有其他加·密·貨·幣匿名性的同時,又不會出現其他加·密·貨·幣那種價格上下浮。

購買協議列出了一個錢包地址——一個42個字符的字母數字序列——資金將會進入這個錢包。

到了錢包這個步驟,就必然會牽扯出另一個公司——FalconX加·密·貨·幣經紀公司(我們簡稱F公司)。

F公司大概在2022年12月接收了507萬7146美元的Tether幣。文件稱,已支付50萬美元Tether作為定金,剩下的75萬美元會在B公司接管現場的設備、用品和材料後以Tether支付。

但是,這筆資金的來源沒有公開記錄,只有處理這筆交易的幣·安·交易所知道。該協議從未具體說明誰將支付這筆款項。

上面提到的B公司的律師克拉克森表示,B公司從未通過幣·安·交易所發送或接收過任何款項。

F公司副總法律顧問普爾維·馬尼亞爾在聲明中表示,該公司「不清楚資金的來源」。「這表明了對加·密·貨·幣領域的中心化中介機構進行監管的必要性與日俱增。」

追蹤加·密·貨·幣·交易的分析公司發言人瑪德琳·甘迺迪說:

「一旦資金被發送到區塊鏈上的中心化服務,在沒有法院命令等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無法再追蹤到將資金髮送到該交易所的個人。」

看到這裏,大家是不是都感覺到有點暈頭轉向的,摸不着頭腦?

其實也確實比較複雜,不過我們可以用一句話做個簡單總結:

目前,這個像連環套一樣的訴訟與反訴訟官司還遠遠沒有結束,但這個事件最關鍵的部分並不在此,而是它讓美國政府注意到了這些利用虛·擬·貨·幣·進行資產國際轉移的大動作,而這些大動作以前都是在地表下暗流洶湧,這次算是暴露了。

3

有些案例讓人哭笑不得

這幾年,隨着國內外的管理越來越嚴格,無論是個人還是公司,想和以前一樣把·錢·帶·出·國可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

於是,這些人想出了五花八門各種辦法,這也就造就了一些江湖傳說。這些江湖傳說中的一些手法的想像力讓人嘆為觀止。

有那麼一個故事,主人公的想像力比本文這位23歲的留學生還要更上一層樓——用英語來說就是「There is a will,there is a way」;用中文來說就是:「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這個故事的主角也是想把人·民·幣弄到大洋彼岸,苦於沒有太多辦法。他絞盡腦汁,想了一條「妙計」:

他先在大洋彼岸開了一家公司,然後,他在國內的公司故意去侵權他在美國的公司。

於是,他的美國公司開始打跨國官司,起訴他的國內公司。最終,他的美國公司勝訴,他的國內公司要賠付給他美國公司大量的錢……

到現在我們也無法知道這到底是個真事,還是只是網絡段子高手編造的笑話。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就是這樣的故事反映出的實際上就是各國對金錢流動的管理越來越嚴格,這並不是某個國家的事情,而是一個國際化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會有一些人挖空心思還是要達成自己的目的,但總體來說,他們的路子已經越來越走不通了。

遵紀守法才是人間正道,而人間正道來不得半點虛假。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英倫大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01/1998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