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上海行引發奇怪反應,拜會這一幕讓許多人意外

《日經亞洲》社論撰稿人中澤克二(Katsuji Nakazawa)周四(12月7日)最新撰文稱,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峰會讓中國的經濟政策懸而未決。文章指出,關鍵政策會議可能推遲到2024年。

中澤克二是東京的日經新聞高層人員和社論撰稿人。他曾在中國擔任7年特派記者,後來擔任中國分社社長,並且是2014年范恩-上田紀念國際記者獎(Vaughn-Ueda International Journalist prize)得主。

中澤克二在文章中寫道,在結束美國之行返回不到兩周後,習近平於11月下旬視察了上海。罕見的是,從11月28日開始的視察日程被當局提前泄露,並在全國廣泛傳播。

文章稱,習近平的核心圈子顯然想把他們領導人的商業首都之行大做文章。為了重振中國日漸萎縮的經濟,官員們試圖讓人們注意到習近平對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和高科技創新場所等重要經濟場所的訪問,以及他在那裏發表的鼓舞人心的講話。

市場參與者感到失望

但事實證明,至少市場的反應並不十分樂觀。自習近平視察上海前後,中國基準的上證綜指一直低迷不振,周二跌破3000點大關。

一條潛規則是,當習近平帶着提振經濟的希望進行視察時,國有企業會得到信息,並通過大舉購買股票來引發市場趨勢。

有些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但為什麼呢?

中澤克二認為,原因有很多。11月27日,中國共產黨召開了由中習近平主持的政治局月度會議,但沒有宣佈將於12月召開已被推遲的重要經濟政策會議。

觀察人士原本預計,這次被稱為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的會議將於今年年底召開。但由於某種原因,它很可能被推遲到明年。

APEC領袖會議的圓桌會議空檔,拜登突然起身離座走向習近平,還向習近平搭肩

2024年,中國新年的假期,或春節,將在2月初開始。鑑於長假和3月初召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的議會)年度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的可能日期有限。

對此,市場參與者感到失望是自然的。

三中全會是為制定長期經濟政策而每5年召開一次的國際知名會議。它通常在秋季舉行,也就是在全國代表大會選舉出新的中央委員會代表一年之後。本屆第二十屆中央委員會是在2022年10月的中共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選舉產生的。

近400名中央委員會正式委員和候補委員齊聚北京參加三中全會。會議確定的經濟政策方向在國內外廣泛宣佈。

三中全會的日期反映了獲得強大權力的習近平的意願,這並不奇怪。他會仔細考慮時機,然後做出決定。然而,即使在這樣的政治結構下,這種不尋常的拖延也表明,中國經濟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

中澤克二稱,也有可能是中國內部出現了嚴重的意見衝突,習近平的團隊無法像過去那樣採取一致行動。

峰會在經濟方面沒有取得任何成果

一位熟悉中美經濟問題的消息人士也指出了另一個「被忽視的重要問題」。

該消息人士還表示:「11月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了首腦會談,雙方討論的內容或者沒有討論的內容是推遲舉行三中全會的原因之一。」

習近平和拜登在加州的會晤沒有在對中國最重要的問題——供應鏈中斷——上取得進展。

事實上,甚至在討論開始之前,就已經很明顯,這次中美領導人會議不會在經濟方面取得多少成果。

在峰會在鏡頭前的開場白中,可以看到負責金融和經濟政策的中國副總理何立峰沒有出現在會議桌旁。何立峰是習近平的親密助手。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福建廈門,當時他們都30多歲,是形影不離的朋友。

何立峰還兼任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黨委書記、中央金融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是控制房地產市場金融風險的關鍵人物。

今年早些時候,何立峰取代了劉鶴,成為中國新的經濟沙皇,在川普(Donald Trump)擔任美國總統期間,劉鶴在與美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劉鶴還經常陪同習近平訪問美國。

在最近的美中首腦會談中,擴大雙邊會談之後,雙方各有3人參加了工作午餐。

在工作午餐上,坐在習近平旁邊的是蔡奇,他是中國共產黨最高決策機構——政治局常委的七名成員之一。蔡奇也是習近平最親密的助手之一。

蔡奇是共產黨的重量級人物,負責國家安全,特別是國內事務,以及宣傳和意識形態。他在黨內排名第五。

蔡奇還兼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負責管理中央委員會的文書工作。他的職責範圍很廣。正如一位黨內消息人士所說,一些人認為蔡奇「比總理李強(在黨內排名第二)擁有更大的權力」。

出席午餐會的還有另一位政治局委員、中國最高外交官王毅,他在秦剛7月份被免職後接任外交部部長一職。

中澤克二指出,如果沒有金融和經濟事務專家在場,中方就不可能詳細討論經濟問題。

參加工作午餐的3名美國人是拜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沙利文和布林肯對應的中方官員是蔡奇和王毅。

事實上,在習近平訪問美國之前,何立峰已經前往美國,並與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舉行了會談。

中澤克二稱,如果通過這樣的預備會談,與美國達成了令人矚目的協議,何立峰自然會陪同習近平訪問美國,並在首腦會談這一重大時刻吹噓自己的成就。

就耶倫而言,她在習近平的訪美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她一直給人一種親中國的印象,並在習近平在三藩市國際機場走下專機後與他握手致意。

在此次峰會的擴大會議上,耶倫坐在拜登旁邊,這也說明了財政部長一職的重要性。但坐在耶倫對面的不是經濟專家何立峰,而是負責國家安全的蔡奇。

文章指出,以出席者名單為象徵的美中峰會主要圍繞安全問題展開。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鄭柵潔代表何立峰陪同習近平訪美,促進兩國經濟政策對話。與擔任政治局委員的何立峰不同,鄭柵潔只是一名級別較低的中央委員。

在中美領導人峰會期間,鄭柵潔並沒有出現太多。畢竟,他是一個在國際舞台上缺乏經驗的低調政治家。

熟悉中美兩國經濟問題的消息人士表示:「當何立峰沒有作為習近平的隨行人員訪美時,美中首腦會談在經濟領域沒有取得成果已經成為定局。」

該消息人士稱,對提振中國經濟至關重要的雙邊經貿問題缺乏進展,這出乎許多人的預料。何立峰的美國之行結果只是習近平訪問美國之前的一種形式。

中澤克二在文章中寫道,由於此次中美領導人峰會在經濟方面沒有取得任何成果,習近平政府無法召開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吹噓成就的計劃被扼殺了。儘管事先發出通知,但習近平視察上海幾乎沒有引起市場反應。就連政府一直支持的國有企業也沒有踴躍購買股票。如果國有企業不行動,民營企業也不可能行動——由於經營業績不斷惡化,它們負擔不起。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FX168財經報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7/1987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