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周培源與季羨林為什麼要參加「井岡山兵團」?

作者:

1967年7至8月,反聶的5個群眾組織醞釀聯合。雖然這些組織都以反聶為共同目標,但各個組織的具體觀點有很多分歧,北大當時也沒有一個有聲望有能力的學生領袖能夠為各個組織所接受,形成了群龍無首的局面。於是,5個組織的頭頭不約而同地將目光凝注在德高望重的周培源身上,認為只有他才能被5個團體共同接受,只有他才能和聶元梓抗衡。富有正義感和責任感的周培源也接受了大家的意見,同意出任新組織的領導人。1967年8月17日,五方聯合的「首都紅代會新北大井岡山兵團」召開成立大會,大多數高校的紅衛兵組織都派代表參加並致賀詞(包括清華井岡山、北航紅旗等),周培源任勤務組組長,勤務組成員有孔繁、楊克明、郭羅基、侯漢清、牛輝林、徐運朴、陳醒邁、胡純和、謝紀康等。在周培源的影響下,又有著名教授侯仁之、周一良、趙寶煦和原黨委副書記兼副校長戈華等陸續加入到反聶的群眾組織里。

周恩來得知周培源加入群眾組織的消息後,派人傳達了他的意見,勸說周培源退出,周培源接受了周總理的意見,不再擔任井岡山的領導職務,但有時仍出席有關會議。聶元梓為了搞垮井岡山,暗中組織了「周培源專案組」,內查外調,羅織罪名,企圖把周打成「美國特務」,並準備把周抓起來。此事被新北大公社中同情周培源的學生得知,提前給周通風報信,井岡山兵團及時把周接進總部所在地28樓,保護起來。北大發生武鬥後,周悄悄離開北大,住到女兒家(軍隊大院)。1968年8月工宣隊、軍宣隊進校後,又把周培源當成清理階級隊伍的審查對象,直到1969年3月,8341部隊進校後,才把周培源解放出來。9月27日,北大革命委員會成立,周培源任副主任。1978年,周培源任北京大學校長。

再說季羨林先生。

1965年秋天,季羨林到昌平南口參加農村社教,擔任工作隊副隊長。1966年6月4日接到通知,返回北大。由於他只是個系主任,在黨內沒有職務,所以直到1967年春季,並沒有受到多大衝擊,只是因為寫過一篇「春滿燕園」的散文而被批判,按人民內部矛盾對待,還參加了一些接待外地紅衛兵、遊行示威以及到農村勞動等活動。到了1967年春夏之交,北大兩派鬥爭日趨激烈,兩派組織都在拉攏幹部和教師,以壯大自己的隊伍。季羨林也成了兩派拉攏的對象。

季羨林在《牛棚雜憶》自序中寫道:「如果我安分守己,老老實實的話,我本可以成為一個逍遙自在的逍遙派,痛痛快快地混上幾年的。然而,幸乎?不幸乎?天老爺賦予了我一個犟勁,我敢於仗義執言。如果我身上還有點什麼值得稱揚的東西的話,那就是這一點犟勁。不管我身上有多少毛病,有這點犟勁,就頗值得自慰了,我這一生也就算是沒有白生了。我在逍遙中,冷眼旁觀,越看越覺得北大那一位『老佛爺』倒行逆施,執掌全校財政大權,對力量微弱的對立派瘋狂鎮壓,甚至斷水斷電,縱容手下嘍羅用長矛刺殺外來的中學生。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並不懂得什麼這路線,那路線,然而牛勁一發,拍案而起,毅然決然參加了『老佛爺』對立面的那一派『革命組織』。」

季羨林加入井岡山,也受到了周培源的影響。在《記周培源先生》一文中,季羨林寫道:「領導新北大的是那一位臭名昭著的『老佛爺』,打出江青的旗號,橫行霸道,炙手可熱。她掌握了全校的行政大權,迫害異己。我與此人打過多年的交道,深知她不學無術,語無倫次,然而卻心狠手辣,想要反對她,需要有一點犧牲精神。出乎我的意料,又似乎是在有意料之內,周培源先生也挺身而出,而且乾脆參加了反『老佛爺』的組織,並且成為領導成員。在這期間,我一次也沒有在私下見過周先生。他為甚麼這樣做,我毫無所知。只記得北大兩派在大飯廳(今天的大講堂)中舉行過一次公開的辯論,兩派的領導都坐在講台上。周先生也儼然坐在那裏,還發了言。他的歲數最大,地位最高,以一個白髮盈顛的老人,同一群後生坐在一起,頗有點滑稽。然而我心裏卻是充滿了敬意的,周先生的一身正氣在這裏流露得淋漓盡致。」「我呢,我也上了牛勁,經過長期的反覆的考慮與觀察,抱着粉身碎骨在所不辭的決心『自己跳了出來』,也參加了那個反『老佛爺』的組織。這一跳不打緊,一跳就跳進了『牛棚』,幾乎把老命賠上」。「我不想在這方面做什麼檢查。我一生做的事滿意的不多。我拼着老命反『老佛爺』一事,是最滿意的事情之一,它證明我還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不是一個貪生怕死的膽小鬼。」

季羨林參加井岡山兵團後,當上了第九縱隊(東語系)的勤務員,這在當時以學生為主體的群眾組織中也是少見的。由於他參加了和聶元梓對立的組織,不久就受到了聶元梓和新北大公社的打擊迫害。1967年11月30日的深夜,新北大公社派人抄了他的家,之後又遭受多次批鬥、審訊,並被罰天天勞動。1968年5月,被押送到十三陵附近的太平莊批鬥勞改。一個月後又被送回學校,在外文樓和民主樓後面的平房修建「牛棚」,並住了進去,每個屋子20人左右,每個人只有容身之地,睡在直接放在地下的木板上。一直到1969年的元旦,才回到自己的家中。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周培源和季羨林作為「學術權威」和老教師的代表人物,在文革中參加了北大反對聶元梓的群眾組織,並且還當上了校系兩級的負責人,與北大的歷史背景、當時的形勢、周、季二人經歷、性格和他們對聶元梓政治品質的認識都有密切的關係。

《記憶》2014年5月31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記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1/1984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