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杜耀明:台灣民主無形制約 密室交易反悔有理

作者:
這個閉門交易對柯文哲十分有利,但他卻不得不反悔,首先是因為民眾黨不能夠支持,也不可能支持,而沒有組織支持,柯不可能單獨參選,否則同等變節。民主體制下,政黨以政策主張、組織動員、政治選舉來建立實力,而民眾黨草創至今四年,取得國會議席不到5%(5/113席位),縣市長職位八分一(2/16席位),仍處於新生階段,需要繼續通過選舉逐步取得政治認同,鞏固群眾基礎及擴大影響力。

台灣在野勢力整合失敗,合力拉倒民進黨政府的願望成空,不過傳媒大多關注民眾黨主席柯文哲的個人誠信,卻忽略台灣的民主制度,才是阻擋反對勢力合流的關鍵。

不錯,柯文哲確是違背承諾,與國民黨簽訂協議,同意以近期的民意調查結果定出總統候選人,並且講明禮讓對手,調查結果即使柯文哲領先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只要不超出統計誤差範圍,一概當作侯友宜勝。最後侯友宜壓倒柯文哲,柯立即反口不認賬,更指自己誤中圈套,並堅持以民眾黨的名義參選總統。

柯文哲違反協議,是誠信問題,給人設局陷害,更顯其無知甚或無恥了。常理看,一個當了八年台北市長的從政者,單槍匹馬赴會,與國民黨三位要人密室會議,當然自以為鴻鵠將至,只要自己併入國民黨的競選藍圖,便勝算在望。到時柯文哲可以再一次借力坐大自己(上次是借民進黨支持打敗國民黨當選台北巿長),穩坐第二把交椅,幸運的話,更等待機會再上一層樓。相反,以民眾黨候選人獨立參選,幾可肯定敗選而回,柯文哲政治上立即失業,政治生涯更隨時寫上句號。

這個閉門交易對柯文哲十分有利,但他卻不得不反悔,首先是因為民眾黨不能夠支持,也不可能支持,而沒有組織支持,柯不可能單獨參選,否則同等變節。民主體制下,政黨以政策主張、組織動員、政治選舉來建立實力,而民眾黨草創至今四年,取得國會議席不到5%(5/113席位),縣市長職位八分一(2/16席位),仍處於新生階段,需要繼續通過選舉逐步取得政治認同,鞏固群眾基礎及擴大影響力。

倘若兩黨聯合參選,柯文哲只當副總統候選人,國民黨憑其組織實力,將主導整個競選,民眾黨將淪為配角。例如競選議題,國民黨主打政黨輪替及兩岸關係,但若只談政黨輪替,又為免兩黨爭執而不問之後如何,民眾黨將淹沒於國民黨的宣傳聲勢,失去新興政黨所有的新頴特性。

兩岸關係方面,兩黨主張各有不同。國民黨同意「九二共識」,民眾黨則認為不合時宜,需要更新共識,但一旦聯合參選,侯友宜是總統候選人,而總統可以全權決定外交及兩岸關係的話,等於民眾黨必須順從國民黨,暫時放下自己對兩岸關係的主張。換言之,聯合參選或可給民眾黨換來一些政府職位,卻不能趁選舉向台灣人清晰表達政見,建立自己的身份。民眾黨若不願意歸順國民黨,還有何方法走上自己的康莊大道?

說到底,民主政治由公民話事。柯文哲和民眾黨不會愚不可及,誤以為他怎樣做,支持者都會追隨。由創辦開始,民眾黨不滿傳統兩大政黨,標榜在藍綠以外尋找第三條道路,吸引不滿現狀又厭倦黨派政治的中產者及年青人。民眾黨如果不忘初衷,理應拿出像樣的政策主張,如兩岸關係的策略以至社會經濟措施,通過選舉爭取國民支持,同時由柯文哲一人政黨轉型,成為精英匯聚的政黨,才能持續發展下去。否則的話,得到一些成績,個別領導人便急忙兌現,拿去和自己口中的垃圾政黨做買賣,支持者又情何以堪呢?

其實兩黨秘密談判私訂規則,以勝算來決定總統人選,牴觸民主原則,從一開始就鑄成大錯。當然,勝算不能不看,但不是唯一標準,更重要是聽取及尊重選民的意願。究竟兩黨聯合參選,以至成功之後聯合執政代表什麼,不是單從侯友宜或柯文哲的民意支持度就可以看到,更不是誰較受民意接受,就交給誰去決定日後的一切。

民主選舉是候選人開出承諾,由選民選擇施政藍圖的互動過程,因此政黨合作的亮點,更在於雙方有何共同綱領,與個別政黨單獨執政有何區別。但藍白密室謀求合作,只談人選不談政綱,看來兩黨從來沒有商討根據什麼原則共識、緩急輕重、應對策略、具體措施等,以訂出日後如兩岸關係的原則、政策和願景,更不要說讓民眾參與討論。

不談共同綱領的合作,只是把選舉變成選人選政黨而已,仿佛當選者怎樣執政也可以。幸好民主選舉的無形制約,令民眾黨最後臨崖勒馬,儘管帶來聲譽損失,總算避過支持者遺棄的泡沫命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1/1984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