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梁文韜:台灣的學術作弊文化下醜聞愈演愈烈

作者:
近年台灣的大學都要求碩博士班學生提供原創性比對報告才可以申請口試,亦是因為比對系統的普及,關於抄襲的指控都是基於比對報告結果,之前有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指控對手民進黨立委張宏陸的論文比對報告中的非原創性比率超過26%,故為抄襲,張宏陸回應時也用自己做的比對結果聲稱非原創性比率只有16%,經得起考驗。

台灣大選在即,關於總統及立委准參選人的各種爆料將會大量湧現。近期最備受矚目的是南部兩位民進黨立委的論文問題,高雄的趙天麟及台南的郭國文,兩位的論文被指抄襲,前者的論文非原創性太高,高達百分之四十九,後者則被指控將自己的畢業論文抽換,主要目的是掩飾抄襲,並涉嫌偽造文書。

近年台灣的大學都要求碩博士班學生提供原創性比對報告才可以申請口試,亦是因為比對系統的普及,關於抄襲的指控都是基於比對報告結果,之前有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指控對手民進黨立委張宏陸的論文比對報告中的非原創性比率超過26%,故為抄襲,張宏陸回應時也用自己做的比對結果聲稱非原創性比率只有16%,經得起考驗。

原創性比對報告所呈顯的結果跟論文抄襲或論文當中反映多高的抄襲程度並沒有直接關係,這是由於原創性比對報告的設計不能判定抄襲或抄襲程度。非原創性比例即使再高也不代表抄襲,著作中所引用的內容只要引用得宜,是不會被認定為抄襲。所以即使趙天麟論文非原創性比例異常的高,並不必然代表抄襲程度高。有些抄襲是不會顯示在比對報告,去認定涉嫌抄襲的地方是檢舉人的責任,判斷是否真的有抄襲或其他學術倫理問題乃學校調查單位的責任,大家期待趙天麟的論文問題不會因他退選而不了了之。

至於郭國文立委,他涉嫌的似乎不只在於抄襲或違反學倫,而是未經口試委員同意抽換論文,掩飾畢業論文的抄襲,甚至被指偽造文書,這些問題有點複雜,但若指控被證實,用大家比較懂的語言來說的話,那就代表他作弊被抓包後又再作弊,以掩蓋當初的作弊。抄襲跟造假當然不可能只局限於政治人物,不同行業的人為了不同目的而選擇進入碩士班及博士班。作弊文化之所以出現,是由於僥倖心態,誤以為作弊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

不過,真正的問題在於近年硏究所的水平大降,由於人人都可念大學而教育部又縱容廣設硏究所,導致台灣博士班碩士化、碩士班大學化及大學生中學化的問題,跟香港相比可能嚴重得多了。碩士生根本不會做硏究,報讀硏究所的人也越來越少,但為了維持硏究所的生存,只好放寬對學生的畢業要求,帶來惡性循環,再加上少子化的趨勢,未來的情況恐怕會更加惡劣。

未達程度的學生為了畢業,只好抄襲,東湊西拼的完成所謂的「論文」以詐取學位。在學歷重於學問社會的氛圍下,教育體系的健康程度自然就無法維持,每下愈況,學歷取代學識下的高教亂象短期內不會改變。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3/1977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