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反猶立場從何而來?

美聯社照片

台北—

以哈戰爭後,中共把自己塑造成是一個「公道調停人」的角色,但是同時中國官媒發佈反猶言論。近期,有關「猶太人控制了美國政治」的說法又在中國言論市場興起。分析人士說,這種說法其實源自中東地區,是中國抄襲而來;也有人說,這是中共在對待以色列和猶太問題「雙軌制」的一種「戰略詐欺」。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基於一種想像,並非就是現實。

11月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在巴以問題上沒有任何私利,主張保護平民、停火止戰,推動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兩國方案」,落實中東地區持久和平穩定。

就在中國政府以「公道調停人」的姿態敦促以巴儘快恢復和談之際,受到中國政府嚴格審查的中國官媒與互聯網卻廣泛發佈各種反猶言論。中國官媒一向被視為傳達中國政府意志的宣傳工具,這也削弱了中國政府在以哈衝突中試圖保持中立的努力。

中國中央電視台在10月時發佈了一檔《美國選戰當中的以色列因素》節目片段,表示猶太人佔美國人口的3%,卻控制着70%的美國財富,並說猶太人通過鈔票和選票影響美國政府,也是美國兩黨競相討好的「香餑餑」。相關話題衝上微博熱搜,獲得近一億次的瀏覽量。

旅美時評人唐靖遠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這些被中國政府操縱的媒體和輿論中,最具代表性的說法就是猶太裔美國人透過掌控美國的經濟命脈,利用大量的財富和資源,通過捐贈、遊說、媒體等方式影響美國的政治決策和輿論導向;以及猶太人在美國的國會、政府及司法系統的政治精英中佔有很大比例,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或維護猶太人的利益和訴求;另還包括猶太人控制了包括荷里活在內的許多影視公司、報刊雜誌、出版社等,壟斷了美國的文化產業,以此來創作和傳播猶太文化和價值觀等等。

說法誇大、扭曲

他說,正是這一類的宣傳構成了「猶太人控制美國政治」的基礎,但這些宣傳明顯誇大、扭曲了猶太人對美國政治的影響。

唐靖遠表示,首先,猶太人在美國並不是一個統一的群體,他們有着不同的宗教派別、政治傾向、社會背景等,他們之間本身也存在着分歧和衝突,並非在所有問題上都一致或協調。

其次,美國政治是一個複雜多元的系統,由聯邦政府、地方政府、司法系統、選舉制度、政黨體系、民間組織等多個層次和部門組成,相互間有着不同的權力和責任,相互制衡和協調,不可能被任何一個群體或利益集團完全控制或主導。

此外,猶太人在美國只佔總人口的2.3%,是一個少數族裔,他們的政治影響力受制於美國的民主制度和多元化社會,而其他族裔和群體的政治經濟影響力也並不弱。這次以哈戰爭中,美國社會支持巴勒斯坦的聲浪遠大於支持以色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王宏仁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說猶太人「控制」美國政治有點偏頗,因為每一個利益團體在美國都有影響美國政府的途徑,不是只有猶太人,中國人、華裔也有很強大的社會影響力,所以重點不是有哪一個團體足以控制美國政治,而是一個民主國家本來就能容納各方不同的聲音。在民主體制里,不管是主流的聲音還是非主流的聲音,是多數的聲音還是少數的聲音,都可以透過人民在國會裏面的代表去影響政府。

民主包容多元聲音

王宏仁表示,中國這些反猶言論無法凸顯美國政府的政策就是完全受到猶太人或是華爾街的指揮和影響,否則,美國總統拜登大可不必表態支持在以哈戰爭結束後,以色列、巴勒斯坦分別建國的「兩國方案」。

王宏仁認為,中共官方的宣傳立場比較像是策略性的使用,因為中國在中東建交的國家比美國多,其在中東的影響力也比美國大一點。他說:「我覺得他當然會利用這種說法,趁這個時間點,去加深這一些反美勢力,增加它們的力道。」

唐靖遠表示,中共宣揚這種「猶太人控制美國政治」的觀念由來已久,從毛澤東時代起,中共由於意識形態的因素,官方聲調一直奉行一種核心敘事,就是將巴勒斯坦定義為受害者,將以色列定義為侵略者,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對以色列的襲擊美化為「爭取民族獨立的解放運動」,而將以色列和支持它的美國定義為「壟斷帝國主義的霸權」,這是為什麼中共從毛時代起就一直將美國稱為「大霸」而將以色列稱為「小霸」的由來,也是中共政府的反猶立場和中國民眾在以巴衝突中,普遍一面倒地支持巴勒斯坦的根源。

雙軌制模式

他表示,毛澤東之後的鄧小平時代,由於中共出於自己生存需要和「善於鬥爭」的需要,主動和美國緩和關係並走向正常化,導致中共在對待以色列和猶太人問題上調整了策略,改用了「雙軌制模式」,這種模式實際上和中共對付美國很相似,本質上是一種「戰略欺詐」,用表面的友好獲取美國和以色列的各種支持為己所用,但骨子裏的反美、反以立場始終未變。

唐靖遠說:「在中共的政治意識形態中,始終是把以色列視為是美國在中東的一個代理人,所以反猶、反以是它的本質,其實是反美。」

不過,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侍建宇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提出不同看法。他表示,中國政府的反猶論調其實並非源自中國,而是來自中東地區的民間討論,並且由來已久,大概有將近20年的時間。中東的說法是猶太人在世界上控制了所有重要的金融體系與重要的跨國媒體公司,包括一些高科技產業,並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包括90年代的亞洲金融危機都是猶太人發動的。

他表示,到911事件發生之後,伊斯蘭國興起後又有類似的說法出現,說世界其實有三層威脅,第一層是來自於全世界的猶太人;第二層是被猶太人控制的美國;第三層是受猶太人和美國共同壓迫而造成反抗的伊斯蘭恐怖主義。

侍建宇說,所以中國其實是抄襲了一些中東地區的說法,然後編造出美國是以色列代言人、是猶太人代言人的論調。

本質反美

他說:「中共官方這樣的說法是他們企圖想要插足中東區域國際政治的運作,所以他必須要把美國、他的對手給醜化,然後進行這樣的論述。」

事實上,2021年中國環球電視網一檔「美國何以充當以色列外交盾牌」的節目,就曾因涉及反猶言論而被以色列駐華大使館鄭重反擊說:「我們對看到中共官方媒體公然表達反猶太主義感到震驚,我們曾希望『猶太人控制世界』的陰謀論時代已經過去。不幸的是,反猶太主義再次露出醜陋的面目。」

如今,兩年多後,這番反猶言論再次因為以哈衝突而起。侍建宇說,很多的仇恨是來自於誤會與錯誤的刻板印象和認知,不見得是真的仇恨。他說,實際上,中國本身並不存在反猶太主義歷史,而這些反猶言論也跟現實不同。

他表示,在二戰時期,中國還曾幫助過猶太人,時任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向數千名猶太人發放了前往上海的簽證,使他們免遭納粹的殺害。時至今日,上海的「猶太難民紀念館」就是當年逃到上海的猶太人的聚會場所,足證當時中國政府對猶太人的友好行為。

意圖領導全球新秩序?

但無論中共官方的反猶言論從何而來,分析人士一致認為,這都是中共為了要達到插足中東國際政治,最終實現領導全球新秩序的策略性手段。

旅美時評人唐靖遠說,中共官方不是容忍或放任民間反猶言論,而是官方長期操縱、引導,再加上民眾被洗腦培育而得到的結果。他說,中共這麼做有幾個目的,首先,中共從建政起就一直貫徹一個基本的國家戰略,靠着聯合第三世界力量來奪取全球領導權,實現一個國際版本的「農村包圍城市」的有效戰略,所以中共在中東問題上自始至終都支持反美、反以的阿拉伯國家,並刻意發展、培育與這些國家的關係,伊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和哈馬斯就是典型的例子。

其次,中共想要爭奪中東地區的主導權,重塑中東地區的政治版圖,擴大自己的話語權,並意圖推動多個中東石油大國實現人民幣結算,從經濟層面削弱「石油美元」的霸權地位。

他說,但中共插手中東事務的根本目的是將其作為與美國進行全球範圍大國競爭的一部分來看待,這跟中共支持普京發起侵烏戰爭,是為了削弱、瓦解北約及美國的盟友體系,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台海等處進行軍事擴張,是為了削弱、動搖美國的印太戰略支柱,是一樣的道理。

唐靖遠說:「就是他先挑起不同地區戰亂和紛爭,然後趁亂奪取主導權,改寫『舊秩序』,這個就是習近平所說的那個所謂『百年大變局』的輪廓和一個框架,他最根本的目的是為了實現『中共領導全球新秩序』。」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5/1974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