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奎德 張杰:沙特調停會議和北京的外交賭注

作者:

鑑於上述,北京意識到自身在全球外交舞台上的最新舉動的重大後果,由於自己這一龐然怪獸的存在和莽動,已經強力推動了世界主流國家對中國的圍堵和脫鈎(去風險),西方甚至公開聲明,從長期看,中國是既有意圖也有能力威脅現存世界秩序的唯一國家;即是說,俄國僅是當下之惡,而中共則是長遠之患。因而圍堵之大勢已成,而且是在俄烏戰爭進程中的當下建構成型的。

不僅如此,考慮到習近平突然面臨的一系列內部問題:雪上加霜不可抗拒的經濟急速衰落,自己親手提拔甫一上任即遭隕落的外交部長秦剛神秘事件、突然神秘地撤換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的全部高層,以及驟然出現的大洪水包圍北京天津和雄安新區並漫灌其四周涿州等縣區……。

內外交困,莫此為甚!值此危機時刻——首都周遭人變魚鱉,中共最高層竟然無一人現身災區,而隱身於北戴河召開秘密會議,這種在現代國家不可理喻的奇葩情景,令人不得不懷疑,這個國家已經遁入兵凶戰危驚濤駭浪之境,不得不懷疑北京當局正在召開緊急會議,考慮是否應當改弦易轍,大步調整自己的較長期的內外政策了?

近因:

北京兩面下註:拭目以待戰爭結局,伺機而動上下其手

沙特的會上,北京再次拋出其「12點和平倡議」(要點為:呼籲停火和談、結束對俄制裁,"譴責冷戰思維",保護戰俘平民,等等。)實質上是企圖把戰爭凍結在俄羅斯已經佔領的烏克蘭國土上,防止俄國徹底戰敗……。但它自己也知道,這一過氣的倡議不會有國際市場。但它必須通過參與這次會議以感受、揣摩、研究國際社會的行情,以便通盤考慮,決定自己的行止。

從目前情況來看,俄羅斯有守不住克里米亞的趨勢,烏東烏南現在都相當的危險,如果現在烏克蘭就能夠獲得F16戰機的話,俄羅斯估計很難再撐兩個月。然而2024年美國要選舉,俄烏戰爭的進展節奏並非無關緊要。人們不希望像老布殊一樣,戰爭贏而選舉輸。

北京是在兩面下注,既要維持與全球南方的親近關係,探索並感受俄國在南方國家中的影響力,又要以俄國和南方各國的重要代表的身份與美國西方打交道,以便在倘若俄羅斯大勢已去時,不要錯失瓜分戰後蛋糕的最後時間窗口,不要錯過重建戰後烏克蘭的歷史機會。

在會上,一位來自非西方國家的外交官說,「共識是,這不是一場歐洲戰爭,對全球食品、能源和經濟穩定產生影響,需要所有人參與才能最終達成和解。」

有趣的是,在沙特這次會前兩天,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中國代表耿爽也把重點放在了糧食安全等問題上,他在講話中三次提到了糧食安全。但幾天前,普京表示俄羅斯將退出一項允許烏克蘭糧食安全通過黑海的協議,北京卻是烏克蘭這部分糧食出口的最大市場。然而俄羅斯卻在最近轟炸了烏克蘭的糧食港口,這擾亂了此前受保護的中國糧食出貨量。而人們更記憶猶新的是,北京在7月歡迎了烏克蘭貿易特使卡奇卡到訪,並誓言增加從烏克蘭的進口。這樣,人們不得不懷疑,一些變化正在發生,而且與幾個月前不同,中國對俄烏戰爭的曠日持久越來越感到擔憂。

美國耶魯大學法學院莫里茲·魯道夫(Moritz Rudolf)說:「現在形勢對北京來說越來越複雜,因為戰爭的升級直接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利益。」

北京用上述「保留足夠的模糊性的做法,使中共日後可以聲稱他們從未支持過普京的戰爭"。

這就意味着,北京與會,與其說推銷其「12點倡議」,不如說是察言觀色,觀察國際輿情,探索和等待戰事變化,從而修正並確立自己在會上的外交立場,阻遏國際輿論進一步推動援烏,防止在俄國大慘敗情勢下結束戰爭。爭取在俄烏立場之間找到自己的立場。

這就是說,北京可能要轉汰了。

事實上,事情正在不事聲張地發生。

首先中方出席,就打破了過去慣例——不出席排斥俄羅斯的國際會議。烏克蘭特別表示歡迎。

有跡象表明,中俄關係正在變淡,如最近幾個中國人駕車去俄羅斯旅遊,遭俄海關官員盤查刁難事件。俄國導彈擊中了中國駐烏克蘭的一個領事館……等等。

三、如何瓜分勝利之果?

1)真正的談判時刻何時到來?

一邊倒式的巨大勝利自然不必說了,那就是紐倫堡式的或東京大審判式的國際法庭審判。這種可能性是有的,但概率不超過百分之五十。

另一種可能是,倘若戰爭雙方進入兵疲力竭,資源耗盡,雙方都不可能吃掉對方的階段,就會出現第三方出面的或國際組織出面的試探和平談判這樣的歷史機會。

但是,我們不認為俄烏戰爭目前已經進入了這個階段。故我們判斷,這次的吉達和平倡議會,可能為時過早,它只是各方試試水溫而已。

四、北京處於舉棋不定的對俄烏戰爭確定立場的階段

根據種種跡象判斷,北京正處於對俄烏戰爭及其結束確立自己立場的階段。

鑑於習近平首鼠兩端的機會主義的行為方式,他目前並無結論,因此,舉棋不定。他在等待戰爭結果。但是如果不預做判斷,當戰爭結束時,黃花菜都涼了,沒你的份了。

但是,我們觀察,即使現在做出逐步轉向西方的決定,時間也有些遲了。

據10名共和黨籍參議員最近致美國務卿布林肯的一封信稱,任何關於北京方面扮演調停角色會損害中俄關係的想法都是錯誤的。他們呼籲勿讓北京參與調解烏克蘭危機,不應允許習近平當局為自己對俄羅斯的支持開脫,或利用這場戰爭為自己謀取更長遠的政治和經濟利益。俄國瓦格納叛亂的平息和烏克蘭攻勢進展的局限性可能會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帶來短時間的緩衝。但這只是暫時的。「中共體系內的一名理論家猜測普京可能沒多少時間了,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很可能輸掉他自己發起的與西方的大國衝突的風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中國透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13/1940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