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曝美國很快又將對中共出手…

貿易戰和各種美國政府限制下仍堅持投資中國科技領域的美國私募公司可能很快面臨新的挑戰並進而放棄投資。

中國人工智能公司商湯集團因其與中共軍方的關係而被美國列入黑名單後,一些早期投資者遭受了損失。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簡稱SEC)下屬投資者諮詢委員會(Investor Advisory Committee)上周舉辦了一次座談會,據與會的發言者說,拜登政府正準備起草一道行政命令,將對風投和私募公司在中國和其他被美國視為對手的國家的投資實施控制。這次座談會邀請了機構投資者和國家安全領域的專家,試圖評估部分私募基金的投資行為是否可能成為一些海外國家侵犯人權或研發敏感技術的幫手。

與會人員一致認為,針對中國的私募和風投交易會受到新的投資限制,但不確定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出現,可能是有針對性的限制,也可能是新的強制披露要求,抑或兩者兼而有之。

至於怎樣做對投資者有利,與會者意見並不一致。

SEC市場結構小組委員會主席Andrew Park指出,政府可以要求企業披露在某些海外國家的投資。

Park表示,近年來美國加強了對中國在美國投資的審查,尤其是通過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簡稱CFIUS)進行的審查,但對於美國在中國的投資知之甚少。令人擔心的是,這些投資可能幫助中國發展或提升其高科技產業,例如AI、半導體和量子計算。

這意味着,一旦某個地緣政治危險區的投資突然受到制裁,投資者就可能蒙受損失。去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湧現的制裁潮就讓許多私募投資者體會到這種風險。中國AI初創公司商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enseTime Group,0020.HK,簡稱:商湯)也是一個例子。2021年,美國將商湯列入投資黑名單,理由是該公司與中共軍方有瓜葛,這導致商湯的部分早期投資者損失慘重。

但規模為3,090億美元的加州教師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的投資負責人Christopher Ailman說,他有很多關於基金經理在哪裏投資的信息,能夠評估這個公共退休基金對中國的敞口。

他說,更有利的做法是,讓政府解釋清楚哪些國家和哪些類型的技術屬於政府認為有威脅的領域。他表示:「我不知道美國政府眼中的威脅是什麼。他們得告訴我才行,得讓普通合伙人知道才行。」

中國的地位正是這樣模稜兩可。Ailman說:「我的董事會針對中國是敵是友討論了不知道多少次,答案是亦敵亦友。」

這種模糊性已促使許多公共退休基金準備放棄對中國的投資。拜登政府限制投資的行政命令對許多私募基金投資者來說也許只是個形式而已,其實他們已經從中國尤其是中國的科技領域全面撤退了。

根據數據追蹤公司PitchBook Data,在第一季度募集的所有私募資本中,有8%流入了投資亞洲的基金,低於2018年的31%。據說許多私募公司正將辦事處從中國內地或香港轉移到新加坡。新加坡被視為地緣政治敏感度較低的國家。

本月,全球大型科技投資公司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表示將把中國業務分割出去,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美中關係日益緊張背景下的應對之舉。

即使不會徹底避開中國科技領域,紅杉資本和商湯的例子也很可能足以讓投資者謹慎對待這一領域。拜登政府則可能很快再為投資者增添一個迴避的領域。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628/1919979.html